w88优德官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死去活来(2)

死去活来(2)

时间:2020-05-30 作者:未详 点击:

  
  吉祥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心里一阵暗喜,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呛人的浓烟没见到,火苗却“嗖”的一下蹿了起来。这可坏事了,火苗一下蹿出一丈多高,吉祥扑了几下没扑灭,再想控制却来不及了,火苗漫过一米多深的土坑,很快烧着了坑沿上吴大昌褥子下面的麦秸秆,然后褥子又引燃了屋子里那些用来烤烟叶的木杆,烟房很快就着了起来。
  
  吉祥一看,吓傻了,烧了烟房那还了得,还不得被爹打死啊?他看吴大昌这会儿也醒了,吓得撒腿就跑。
  
  吴大昌是被吉祥扑火的动静惊醒的,他睁眼一看,自己睡觉用的麦秸秆、褥子和被子全着了火。他一骨碌爬起来,一个箭步冲出了屋子,整个人已是灰头土脸,身上没一点干净的地方。
  
  吴大昌跑到屋外,借着烈火的光亮,很快就发现了不远处正在逃跑的吉祥和大黄。他一下就明白了,这把火与这小子有关。
  
  他用低沉的声音喊了一嗓子“站住”,然后猛力朝吉祥追了过去。可是追了几步,他就停下了,然后使劲跺脚,让吉祥以为他还在追,接着,他一转身又跑进了着火的烟房。
  
  这时,烟房里还睡着一个人,而且是个女人。吴大昌之所以不敢大声呼喊,只是把吉祥吓跑,都是为了烟房内的这个女人。
  
  女人没跟吴大昌一样睡在地上,而是睡在了半空中。吴大昌在秋天挂烟叶的木架子上支了个简易的床,离地面有一米多高,女人就睡在那上面。这会儿,火还没烧到她那儿。
  
  这女人是谁?她是供销社贾主任的老婆丁小娟。吴大昌私下里跟她好上了。两人是怎么好在一起的呢?因为贾主任好酒,每喝必醉,醉了就打老婆,每次都往死里打。吴大昌去供销社开会,遇到过几次,替丁小娟说过话。吴大昌笑着说:“这么好的老婆,贾主任您咋下得去手呢?”他虽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可是真心疼眼前这个叫丁小娟的女人。
  
  贾主任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喝酒,丁小娟在家里没东西吃,他不但不管,喝醉了回家还打她。吴大昌把上头分给他的窝头留下来,偷偷塞给丁小娟。丁小娟含着泪啃窝头,吴大昌越看越心疼。自那以后,吴大昌只要有点吃的,就背着贾主任给丁小娟送过去,一来二往,俩人就好上了。
  
  丁小娟知道吴大昌晚上就睡在大河村村头的烟房里,她隔三岔五,瞅着贾主任去开会,就跑来跟吴大昌见面。今晚她又来了,为啥来呢?因为吴大昌把家里那只老母鸡杀了,他提前好几天就跟她说了杀鸡的日子,嘱咐她务必这天晚上过来喝鸡汤。万万没想到,俩人睡到半夜,差点让吉祥的一把火把他们烧成火鸳鸯。
  
  吴大昌当然不想让村里人发现丁小娟,他假裝追赶,吓跑吉祥之后,才赶紧返回烟房,把丁小娟抱了出来。
  
  丁小娟不知道吴大昌跟吉祥和大黄之间的故事,还以为她和吴大昌的事让人发现了,这把火是故意为她点的。她想想自己的命真苦啊,就不想活了,一了百了。所以她早醒了,但没想往外跑。等吴大昌再次回来,抱着她往外跑时,她这才“哇”的一下哭出了声。吴大昌赶紧把她的嘴捂上了:“姑奶奶,小点声!”
  
  3。地窖秘密
  
  吴大昌背着丁小娟就往村外跑,他可不想让人发现他俩的事。这事要是传到贾主任耳朵里,那还有好下场吗?即使贾主任拿他没办法,丁小娟还不得让贾主任给打死啊?
  
  哪料,吴大昌和吉祥俩人跑的竟是一条路线。因为把烟房点着了,吉祥不敢回家,只好往村外跑。
  
  因为天黑,吉祥又心慌意乱,一不小心把脚崴了,速度就慢了下来。吴大昌虽然背着丁小娟,可她人长得瘦小,吴大昌又特别有力气,所以很快就要追上吉祥和大黄了。
  
  吉祥听到后面的脚步声,以为吴大昌是追他来了,慌不择路,就踏上了村边大河的冰面。
  
  河里的冰并不厚,吉祥一上去,冰面就裂了几道,吉祥跑了没几步,冰面就碎了,他想转身往回跑,却来不及了,一下就掉进了河里,急得大黄在旁边一个劲地“汪汪”直叫。
  
  吉祥是会水的,可河水又冷又深,他掉下去时冷不防呛了好几口水,再加上他穿着棉袄棉裤,棉衣吸了水,他感觉浑身有劲使不出来,直往河底沉。
  
  吴大昌背着丁小娟是想逃命的,没想到却把吉祥追下了河。人命关天,不能见死不救,吴大昌放下背上的丁小娟,甩掉上身的棉袄,就跳下了河。
  
  吴大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丁小娟的帮助下,把吉祥从河里救了上来。这会儿,吴大昌和吉祥早冻得上牙打下牙,一个劲地直打哆嗦。
  
  吴大昌看了看方向,背着吉祥钻进了不远处山窝里的一个白菜窖子。这个窖子是空的,别说秋天的白菜,现在连个白菜帮子都没有了,正好坐得下两个人。这里以前是吴大昌和丁小娟见面的地方,后来因为这儿空间小,又在河边,不安全,俩人就换到了烟房。
  
  现在这窖子正好派上了用场。吴大昌把自己和吉祥身上的棉衣脱下来,拧干了水,然后拍了拍大黄的头,往回指了指,意思是让它回去给老夏和杏花报信。还别说,这大黄真通人性,它看了自己的小主人吉祥一眼,啥都明白了,调头就朝村里跑。
  
  这会儿,全村人都在烟房那儿救火呢,因为发现不及时,整座烟房都烧着了。大黄很快在忙着救火的人堆里找到了老夏,咬着他的裤腿角儿,直把他带到了河边的地窖那儿。丁小娟呢?早在老夏来之前走掉了。
  
  老夏一看当时的情况,心里就明白了个八九分,赶紧在地窖上面盖了厚厚一层玉米秸秆,然后回家抱来几床棉被,把俩人严严实实地裹了起来。
  
  杏花也得到了消息,开始一壶一壶地往地窖里送滚开的热水,让吴大昌和吉祥趁热一碗接一碗地喝。老夏则用热毛巾在俩人身上一个劲地擦。这办法是老夏的爹教他的,以前有人冬天掉进河里,就是用这法子救过来的,要不然,非冻掉身上的零件不可。
  
  吉祥恢复了知觉,又想起了烧着的烟房,忽然哇哇大哭起来。
  
  吴大昌问:“你点的火?”吉祥被吓坏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