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优德官网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重返董家桥

重返董家桥

时间:2020-08-16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扶风县与岐山县交界处,有一条大深沟。靠扶风县境内的沟这边,有个小村庄叫殷家庄,这殷家庄就像一块小小的补丁,点缀在大深沟边沿上。
  
  北宋时期,距离殷家庄不远处,有座过沟的木桥,叫董家桥。别看这桥架在两县交界处的荒沟上,却是通衢大道,一头连着扶风县城,一头通往岐山、凤翔、九成宫,每日行人往来,车水马龙。
  
  按说,这座桥架设在殷家庄,应叫殷家桥,可为什么要叫董家桥呢?相传,那时候,这桥头上居住着董龙、董虎兄弟俩,一个外号叫“盘地龙”,一个外号叫“坐地虎”。这兄弟俩有个妹妹名叫董凤,嫁给了县衙门里的都头,仗着这势力,董家兄弟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如龙如虎,踅跳顺卧。他们霸占了桥头,将大桥改名为董家桥,又在桥头开了一家车马店,生意很是红火。
  
  这一天,车马店进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青春年少,彪壮英武,满面红光,目光炯炯,周身上下穿戴讲究,手里提着一个笼子,里面装着一只松鼠。
  
  这个笼子有多精致、有多金贵暂且不说,单说笼子里面的那只松鼠,就非同一般。那松鼠,脊背花花绿绿,花得鲜艳,花得惹眼,笼子是圆筒形的,有框架,可转动。松鼠踩着笼子跑,笼子就飞快地转动起来,笼子上系着一个小小的铃铛,松鼠跑,笼子转,铃铛响,声音响亮清脆,吸引来一众人围观。
  
  这小青年正是赵匡胤,人虽小,却有雄心壮志,心想着要治乱世、理太平,将来要干一番大事业。他为了遮人耳目,就装扮成一个提笼玩鸟、掐猫逗狗的纨绔子弟,表面看是无所事事、游山玩水,实则是想观世事、察民情。
  
  这天,赵匡胤从宝鸡附近的箭括岭下来,一路过凤翔,经岐山,来到董家桥,准备到扶风县城安歇。
  
  当他路过殷家庄,走到董家桥车马店门前时,听见车马店大院里吵吵嚷嚷。循声望去,只见几个大汉吆喝着,推推搡搡,将一个衣衫褴褛的干瘦老头儿赶出大门,那老头儿摔倒在门外大街上。
  
  老头儿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爬到门口,呼天抢地地哭喊:“英儿!英儿!我要我的女儿!你们还我英儿,还我英儿──”
  
  这哭喊声一时间招引来许多人驻足围观,赵匡胤混在人群里,不动声色。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询问干瘦老头儿是何缘故如此悲伤?干瘦老头儿抽泣着,断断续续说出情由。
  
  二
  
  原来,这老头儿是从甘肃逃难到陕西扶风来投亲的,不料亲戚病故,父女两人在这里举目无亲,只好流落街头乞讨。车马店的二掌柜董虎看到这姑娘生得长脖儿、细腰儿,身材苗条,虽未梳洗打扮,却如芙蓉出水,有几分姿色,于是就打发人从中说合,想娶她做三房姨太太,还热情招呼着父女两人住进车马店。双方说定二十两银子作为彩礼钱,又写了一纸人钱两清的字据。
  
  谁知,这董虎竟然心怀叵测,写了字据不付钱,虚钱实契,就来娶人。
  
  父女俩不从,董虎就强霸硬箍,威逼英儿与他圆房,英儿拼死抗争,董虎恼羞成怒,将英儿囚禁起来,又将老头儿赶出车马店。
  
  老头儿一边哭诉,一边“英儿,英儿”地叫喊女儿的名字,众人听罢,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正在这时,只见几个大汉吆喝着分开围观人群,牵着一头毛驴朝车马店里赶,毛驴的背上,驮着满满的两筐木炭。一个满脸被木炭涂抹得乌黑的壮年汉子,死命抱住毛驴的脖子,斜着身子不让毛驴前行。只见那几个彪壮汉子,围着毛驴,前面拉的拉,后面赶的赶,还有两个人不住地用皮鞭抽打紧抱毛驴脖子的黑脸汉子,吆喝他快放开手。
  
  那黑脸汉子被这伙人打得鼻青面肿,却就是不肯松手,嘴里一个劲儿大喊大叫:“我不卖给你们,我不卖!青天大白日,强盗抢劫啦!”
  
  这时,从大门里出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胖汉,满脸横肉,铜铃眼,络腮胡,下巴一歪大声吼道:“嚎什么嚎?谁是强盗?”这胖汉,就是车马店的店主董龙,听见门外吵嚷,就赶了出来。
  
  黑脸卖炭人见董龙喝问,就分辩说:“我这两筐木炭已经谈好了买主,人家定钱都给了,这帮人却硬下手,强行赶驴,把我强拉硬扯到这里,不是强盗是什么!”
  
  络腮胡的董龙眼睛一瞪,大声吼道:“少啰嗦,别人给你的钱少,我给你的钱多。快把毛驴往院子里牵,卸下木炭就给你钱。”
  
  黑脸汉子说:“上一次也是说卸下木炭就给钱,结果一个钱都没给,还挨了一顿打,今日说啥都不进你这院子去。”
  
  董龙笑道:“不进去?还由着你啦?快往里拉!”說完大手一挥。
  
  身边的打手们见主人这手势,立马三下五除二,将紧抱毛驴脖子的黑脸大汉拉到一旁,骂骂咧咧,将毛驴赶进车马店。黑脸大汉哭喊着撵进大院,那董龙使个眼色,打手们就闭上大门,驱散了围观的人群。
  
  这半晌,赵匡胤站立在街边,目睹着车马店门口发生的这一切,心里暗想:这卖木炭的黑脸汉子进去会不会挨打?董龙当真不给他钱?还有,干瘦老头儿的女儿现在怎么样了?她被囚禁在哪里?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赵匡胤越想越着急,越想越生气,按他这脾气,没见到的不平事,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一旦见到了,就决心要弄清楚这些事。他想了又想,心里头有了主意。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