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你有这么一身的本事以后打算怎么过啊”这老大哥也是扭头跟我说到,“这以后的事情我也没想好,我其实是北方人,因为许多的原因来到了这里,有了一定的机会的话我还是会回去的”,有的人可交,有的人不可交,像这样的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心机得人交起来还是最舒服。

    这来的时候二十人,回去的时候却少了很多,抬头朝着那人看去,眼里看着我满满的都是怨恨之色,如果不是我不想大开杀戒,这样的人早就被我一巴掌拍死了,感恩不知道算了,不去提升实力去杀那些的雪狼反而来怨恨我,这样的人留着注定是个祸害。

    走着走着,我也让我旁边的那大叔回去了,我现在已经不属于这个群体了,而且里面有的还对我怀恨在心,要是这跟我待的时间长了,没准还会被牵连。

    我们这虽然是原路返回,但是死在这路上的那些尸体一个都看不见,这天上不断飘着茫茫大雪,要有人死在这里肯定不用半天的时间就会被这飘雪所淹没。

    走在这路上,没有要保护的人而且还有人保护着,这里的人也都相比之前放松了很多一个个交谈着聊着,毕竟这一回就算扣除了给我保护他们的这一部分佣金,他们也都还会获得很多钱。

    走了没一会的时间,再次来到了那大概的地方也是又感觉到了这附近的脚步声,这大雪天的,这里生活的生物对这周围的气息感觉的最为敏感,让它们迅速的发觉也都在常理之中。

    伸手从风袋里面拿出了一把长枪,朝着围绕着我们的一个方向就冲了过去,我的速度很快,当他们发现我的时候我已经冲出去了几米远。

    跑了一会也是又看到了一只只的雪狼,以我现在的力量,杀它们简直就是和玩一样,速度力量就算在这里我都要在它们的上面,挥舞着长枪弑去了一个雪狼的性命再次朝着下一个冲去。

    一会的时间,抓着三颗一阶魔核从这一边走了出来,那个佣兵团领头的见到我之后想要对我说什么,不过看到我的身上完好无损,再加上长枪上还在滴着的鲜血也就把嘴闭上了,朝着这其它的人挥了挥手再次朝着前面赶去。

    可能是我的枪尖的鲜血所散发出来的味道,这走一段的距离机会遇到一波的野兽,不过这实力都是不够看的,都是给我来送魔核的,虽然这些人很安全,不过还是有的人会被这一波波魔兽吓得不行,大概到了这路程一多半的距离,这遇到的魔兽已经有二十几只,我风袋里面的一阶魔核也有了七个之多。

    这路程还在继续的走着,我所杀了的那些尸体他们也并没有收拾,不过这也省下了许多的时间,一个个还都是想要快回到自己的家吧。

    这一路上除了这死去的二十几头也都没再遇见其它的,安安全全的到了这城市之后也是付给了我这次保护的三十枚金币也都相继的厉害,和那大叔打了打招呼之后也是奔着自己的家里走去。

    一个个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家,找自己的家人亲人老婆孩子了,我呢,我什么都没有,一生赶赶忙忙,没有任何提停息的地点,晃了晃脑袋也是再次朝着那客栈里面走去。

    到了这客栈里面之后发现这里吃东西的人一个没有,看了看这里的牌子,这里住的抵挡因为都没有人在,这平平还算热闹的小店,如今却显得这么的异常。

    见到我了来了这之后这里的小二也是直接朝着我迎了上来,“客观好久不见,这次是来吃东西的还是来住房的”,“住房,帮我开一间房间吧,大概半个月的时间”说着也是把几枚金币放到了他的手上,这小二接了金币也是应了一声朝着里面走去。

    一会的时间这小二拿了一个钥匙回来“大人,二楼第一个房间”接过了这钥匙指着这里的空桌子指去,“为什么今天这么冷清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回大人,今天是十五了,在外面忙忙碌碌都回家团聚了,所以今天的生意也是少的很”说着便朝着这后面走去。

    拿了钥匙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也是再次的修炼了起了那新得到三品丹药药方,看过了几遍之后这大概的过程也都记在了脑袋里面,燃气了火,便开始着手练起了丹药。

    俗话说,一回生,两回熟,又失败了四次之后,第五次练出的丹药总算是能看了,虽然这里面凝和的所有东西效果不是很多,但这慢慢的就都会变得越来越好了。

    收起了这第一次练好的丹药,现在怎么来说都咱都算得上是一个炼丹大师了吧,不过这炼丹师算是知道些皮毛,那么炼丹大师才算是踏入这炼丹的行列中吧。

    把这剩下的两颗魔核再次融入再次起了炉子,一会两颗的丹药也是又浮现在了手上,一共三颗的丹药躺在怀里,三颗三品的丹药。

    转眼朝着这窗子外面看去,今天的月亮出奇的圆,毕竟今天十五了,每个人都在家里跟自己的家人团聚,一起吃上一桌团圆饭,之外家味变得很是浓郁,而我呢,在这里别说是家人,连个亲朋好友现在都没有,只剩下我和心纯了,也不知道龙晓儿凰心绮韩玉和在另一域的枭沥她们怎么样了,剑闻天和那炎胖子也不知是否还在那月火学院,家里人时候还安好,一切显得里的都是那么的远。

    没一会的时间我这房门感觉有人再敲,伸手打开了这房门也是看到了我前些天见到的那女孩找我来了,不过此时的她的手上却提着两个木桶。

    这丫头看到了我之后也是提着这两个木桶笑嘻嘻的看着我说到“大哥哥,我就知道你还在这里,我来找你玩了”甜甜的声音说着,看着这丫头我也是笑了笑,开开了门也会把她请了进来,现在额外这副模样谁能谁能想到我前些天还把他绑在那凳子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