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这大叔在这雪地里面走着,没一会的时间我们也是到了这城脚下,那些已经安全的佣兵们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在哪里歇着,有个人见到我们过来之后也是叫着,一会的时间那些佣兵们也都注意到了我们。

    背着这人朝着他们走去,这群人见到了我之后能动的也都迎了上来,“他没事吧”一个人指着我背着的人问到,我也是点了点头。

    “龙毅,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们这群人死亡的人数又要增加许多”这时队伍的领头也是走过来冲我说到。

    看着之外四周人的样子,再看他们对我现在说话时候的语气,跟以前差的果然不是一滴半点,本来想要在这里安静的生活一段时间,然后有了足够的准备再回去,但现在看来,这平静的生活又要没了。

    把我后面背着的大叔放到了他们这里,虽然死了一些的佣兵,不过好在那些的商人还都活着,这也并不怎么影响之后的奖励。

    这大叔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现在只不过是因为流血过多有些昏迷了,待上一段的时间醒来之后就好了。

    “我的资金在事后就一同交给他吧,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里的”把手伸到怀里也是拿出了刚刚取出来的三颗一阶魔核放到了他的手上,脱下了穿着的雪狼皮也一同放在了他的手上“谢谢”。

    我这转身刚要离开,突然的一个同是佣兵团里面的人突然的冲了出来,抓起了我胸口的衣服就大喊了起来“你明明有那实力,为什么要见死不救那么多人,为什么我大哥死了你没去救,为什么!”说着抓着我衣服的人也是痛哭了起来。

    听着这人的话我本来想去反驳些什么,但看这家伙哭的这么厉害我也懒得去说了,伸手拿来了抓住我衣服的手我也是转身离去,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这个世界当个好人没人会念你好,当个坏人做一些好事反而会捧你为好人,这个世界很麻烦。

    没跟他计较已经算是我最大的宽容,但我不跟他计较,嘿,这人还真是会粘着你不放了,这噔噔蹬跑到了我的前面,张着嘴就说到“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不给这佣兵团死去那些人的交代,你就别想离开这里!”

    唉,实力这东西露也不行不露也不行,救了人还反被咬一口,看着眼前的这人也是让我越来的越气愤,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自身的气势也是在不断的提高。

    拉着他的衣服我的脸也是朝着他靠了过去,随着我的气势放的越来越多,这眼前这人也是发抖发的厉害,这四周的人看着我们并没有一个人敢上来的。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命是谁救得,你知不知道上一次如果不是我你们现在站在这里的还能有多少,要不是我你们现在有多少人还能站在这里的!”我叫着也是冲着这浑身发抖的人说着,我本来也不想跟他说什么,亲人死了这感觉是很难受的,但这家伙非要逼我发火。

    我的力量怎么说都要比这些些高很多,那些杀伐的气势,再加上自身的力量,要是全部当初去的话根本不是这些人能够承受的,这就是厉害人的力量。

    面对这人我并没有放太多,只想给他个教训,连感恩都不知道的人,仁慈只是废话,放手松开了他,这人也是直接吓得坐到了地上,收回了气势朝着这城市里面走去。

    现在对我来说,在哪里都一样的,反正不可能在短时间里面回到落天城,在我这一生不断前进的几年里面,现在才是真正的停下来休息一会。

    找个地方把心纯弄了,拉着这心纯走在这下雪的街道,这心纯以前带着她根本就没怎么见过雪花,但在这里满满的全是,怎么看着这天上飘落的东西也是高兴的不行,捧着双手接着这落下来的雪花,这样子看上去和邻家的女孩有什么区别。

    心纯银白色的样子就算是在这雪天里面都显得很是的出众,一副天使的面貌加上高高瘦瘦的身材也是显得很是的动人,再加上一副银白色的样子更是显得美丽的不行,这样的女人存在,就连同是的女人眼神都不得不知足在她的身上。

    心纯在这街道的旁边跑跑跳跳的,用手接了一会的雪花也是捧给我看,虽然说这雪天很是的寒冷,但这雪花落在手上还是会化的,接了一会的雪花转给我看之后却是直接化成了一手的水。

    心纯看着手里的东西也是歪着脑袋很是的不解,摸了摸她的脑袋,带着她也是继续的朝着这前面走去,一边走也是一边讲起了这雪。

    带着这丫头在路边找起了客栈,这不管怎么说总得找一个住的地方吧,这三十多枚的金币就算我不去找什么事情干都能让我在这客栈里面待上一些时日的了。

    在这里找了一会,这客栈还没找到,就碰到了一些不不速之客,几个穿着华丽衣服的人迎着我们走了过来,最前面的那个人衣服穿的华丽,腰间挂着玉佩,一对色眯眯的眼睛不断朝着四周的女性身上看着,但这看着看着却在心纯的身上停了下来,而这也是让他们朝着我们走来的原因了。

    没一会的时间这家伙也是走到了我们的面前,这心纯张着大眼睛还在看着手中的雪花的堆积,但这看了半天却没有雪花再次落在她的手上,心纯张着大眼睛不解的朝着她这掌心的上面看去,一个男人用手在她的上面挡住了那雪花落在她的手上。

    心纯看到了这家伙小脸也是气的微鼓,以心纯的力量要杀这个人当然是简单的多,不过心纯的气量也是大的不行,回头抓了抓我的衣服也是示意我绕过这个讨厌的人。

    这样的人我见得可是不在少数,一看就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儿子,成天就知道花他老子的钱,仗着自己权势去干自己想干的事,这样的人也是讨厌的不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