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雪狼叼着一个人的胳膊迅速退去,我们也是并没有多大的办法,毕竟我们这样的阵型一乱,伤死的人会更多。

    这人受了伤也是直接掏出了止绷带直接缠了上去,这雪天里要是把伤口暴露可是很麻烦的,伤口直接能给冻住不说,这寒冷要是直接顺着伤口进到血液里面可就麻烦大了。

    路还是得继续的赶着,面对这些的雪狼也没什么办法,毕竟这里是人家的主场,而人类又在很多的地方弱于这雪狼,这只能尽快的赶路赶到那个地方。

    队伍继续的移动,不只是我们就连这马车里面的人紧张度也都提了起来,毕竟我们这些人如果都死了的话,这剩下的人也都别想活。

    狼群围绕着我们慢慢的移动着,相信在我们的眼中,早已经成为了它们口中的食物,尽管现在这里的人还都好好的,但这下一秒的事情谁有说得准呢。

    为了不让这不怎么多的队伍伤亡的人数少一些,体内的灵气再次的被我往下压了压,这把自身的阶段压得更低了一些。

    我的变化不止是我四周的人能感到,而那感知能力要比这些人还要强的雪狼就能感知到,找弱的下手这都是恒古不变得道理,就在那几秒钟的时间,这一个个雪狼的眼神也是狠狠地盯在了我的身上。

    在我这阶段被压低了之后,这没一会的时间一到雪色的影子就朝我扑了上来,为了不让这死人过多的是怀疑,用刀顶着这雪狼的攻击也是往后退了好几步,狼爪爪子在了我的身子上面,渐渐的流出了血迹。

    要把自身的灵气身子体质增强很难,但要把自身变弱就能简单的多,如果要是我不压制的话,就这雪狼能伤到我的身子都算它厉害,体内的灵气程度来决定武修的阶段,封住自己的穴道,让多数的灵气无法流通这也就能造成让人看不到自己真实情况的假象,身子没有灵气的维持,这就要弱上很多,但要把一个地方的灵气全部弄得消失,就像现在我的胳膊一样,不过尽管如此,这对我造成的伤势也是少的可怜。

    当我要下一步开始动作的时候,没想到我旁边的那个经常和我聊天的大叔有了动作,回首一刀砍在了这雪狼的一条腿上,这一刀的力道弄得很猛,但没有过高的武力和武学,这一刀无法真正的伤及到这雪狼的筋骨。

    这雪狼疼得嗷的一声吼叫,连个爪子没有要松开我的样子,而又张着大嘴朝着我旁边的那个大叔咬了过去。

    要是就这一口的攻击话,这碎体期六阶段前期的大叔还是可以当得住的,但是因为我刚才的那一下,顶上我的雪狼不止一只,我被压制住,而这大叔也要那武器挡住这雪狼的利齿,侧面和后面的部分就全部都显露了出去,这一旁伺机而动其它雪狼眼睛也是又红了起来。

    看着这硬直又扑过来的两头雪狼我也是感觉不妙,这样下去这大叔非得要这些雪狼拖走了不可,双手的力量逐渐加大,趁着这雪狼的注意力都在这大叔身上的时候我也会一用力把这雪狼的爪子瞬间推开,没有了我的抵挡这雪狼的双爪也是直接拍到了这马车上给马车拍的一动。

    拿起了手中的长刀瞄准了这雪狼的脖颈处就狠狠地砍了下去,不过以我现在被压制的力量看在这雪狼的脖颈也无法一击毙命,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微微运转,捏起了拳头就打在了这砍刀雪狼脖子当中的大刀上,瞬间这大刀砍进去了一多半深,这雪狼也是直接喷出大把大把的鲜血倒在了地上。

    弄完了这东西我没有什么松懈,一脚朝着这大叔踹了过去,这刚刚才要松口气的大叔也是直接被我踹飞了出去了几米远,就在这同时一头雪狼也是直接一爪子拍在了我的胸口上,而另一只的雪狼也是直接一口咬住了我的半个肩膀。

    不得不说阶段被我压制到了现在,这些雪狼对我造成的伤害还是有些的,躺在了地上一只,咬住了我两只,还有一只雪狼在伺机而动这佣兵团的其它人也是并不敢松懈,不过尽管这样也是组织了一小波的人朝着我靠了过来。

    眼下的这情况不用我在多动了,等一会的时间这些人就会上来帮我,但这看着挺顺利的事情,因为哪一只在四周的雪狼的叫喊中停止了。

    那雪狼抬着头,张着嘴朝着天上呜呜的叫了起来,这凭空的叫喊肯定不是没有理由,这一眼看上去八成就能确定了这雪狼是在呼叫同伴,之前没有呼叫估计是想吞独食,但我们这些独食出乎了它们的预料,眼下也是直接开始召集了同伴。

    这些佣兵团里的人也都不傻,快速的跑了过来也都用着自己的武器攻击到了这雪狼的身上,一只负伤逃跑了,一只被我们当中的一个人用长矛射进了脖子当中,这力量直接把这长矛插到了雪狼的脖子中,这一下它还并没有死,不过跑了一直雪狼也是给了我许多的自由,把出了这长矛鲜血四溅,再一次的直接插入到了这雪狼的眼睛中也是完全的结果了它的性命。

    这两只雪狼的倒下和逃跑,我的胸口上一道血色的抓痕布满了我的胸口,左肩膀上面一排牙印也是显得触目惊心。

    眼下的这情况已经不容我们乐观,没准我们这次真的黑如刚才那个人跟我所说的一样闯进了雪狼窝里面,感知到了这四周正在逼近的气息,我也是直接朝着这四周的人喊到“快走,更多的要来了!”

    这些人也都不傻,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那个领头的让我那同样的喊了一声之后我们也是尽快的朝着我们的目的地跑去。

    这四周的气息不断地逼近,两个三个,五个,七个八个,足足感觉到了八个气息,这八个雪狼再加上我们这里还剩下的那两头,足足的十头,一个弄不好也许都要葬身于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