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在我的手上还在不断挣扎的妮子,如果不是我每天的事情都安排的好好的,我还真想把她困在这一天的时间让她张张记性,这世界可比想象的要乱的多,要是这丫头一直这样活着,总有一天会遇到危险。

    伸手把丫头的身子转了过来,“我放开你可以,但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可以吧”,听着我终于要放开他她,这丫头眼前也是一亮“没问题”。

    “第一,以后不要再这样出来瞎胡闹,否则到时候要是让坏人抓到了就危险了你知道吗,第二...”随后我就她说了几条东西,这之间不管我说什么她都是一阵的点头,显然根本没把我的话放在眼里。

    看这丫头也是给她惯的太厉害,把她放在了我的身上,伸手就朝着她的屁股上面打去,这稍稍用了些力道的巴掌顿时也是给这丫头打得嗷嗷直叫,转头也是朝我瞪着大眼“你再敢打我一下,我叫我姐姐把你的屁股也打开花...啊!”

    一下给了这丫头几巴掌之后这丫头也是终于哭了出来,“我回去一定要叫我姐姐来收拾你...啊!”说着我也是再次的几巴掌下去,随然这隔了层裤子,但这里面估计也已经都红了吧。

    这打了几下之后这丫头看着有了些效果我也是才再次张口跟她说到“我刚才的话你都记住了吗”“记住了记住了”,“那你再把我刚才对你说的话重复一便”,接着这丫头也是重复了起来我刚才跟她说的话。

    说完了时候我也是才点点头放开了她,相比于之前的那些样子,现在的她身上根本看不出一点淘气的样子,捂着屁股红着眼睛,低着头用大眼睛看着我。

    看着这女孩,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么多的时间来教育她,如果真要给自己一个说法的话应该是把这女孩钥匙这次去到什么坏人的地方被捉了之后的下场,这女孩也就只有十几岁的样子,看起来也就比那枭凌小个一两岁,困境中会使人成长的更快,但这样看来这丫头明显没有那困难。

    蹲下来伸手朝着她的脸伸了过去,这丫头还以为我要带她,闭着眼小脸往后缩着,我只是想要给他她哥教训,让她知道些东西,伸手便擦掉了她眼睛上的泪水。

    知道我没再伤害她,这丫头也是又睁开了眼睛看我,从风袋里面掏了掏,抓着他她的手也是把一袋放着三十枚金币的袋子放在了她的手上,“答应哥哥,以后不要再去偷东西了好吗”,虽然被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不是我猜想的那样是一个很有钱家的女儿,但如果真的是出来以偷东西为生的话,那么这笔钱就没有白给。

    看了看这手中的袋子这丫头也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起身把身后的门打了开,“走吧,以后不要再出来冒着种风险了,如果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就来跟哥哥讲知道吗”这丫头点了点头之后也是抱着这钱袋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那丫头慢慢的朝着下面走着,但还没走两步边停了下来,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这丫头指了指肚子“我饿了”。

    在这一层的地方点了许多的吃的,一会的时间这些东西也都上来了,一边喂着心纯我也是一边吃着东西,但这眼前说着自己饿了的丫头却久久没有动弹。

    看着这丫头我也是好奇“怎么不吃啊,害怕我给你下药再给你绑回去啊”这女孩听到也是摇了摇头,“我从没吃过家外面的食物”,看着这样子还是怕有危险啊。

    伸手拿起了一根鸡腿我也是狠狠地啃了一口,大嚼了几下把这咽了下去“你看,我都没事,这东西很好吃的”说着我也是把我这啃了一口的鸡腿给她松了过去。

    她看着这鸡腿也是一阵的犹豫,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传着,可能真的是饿了不行了吧,张开小嘴轻轻的要了一口,咀嚼了两下之后大眼睛也是直接看向了我,想想这个样子我以前也是在这心纯的脸上看过。

    把这鸡腿给了她之后她也是大吃了起来,我们三个大口大口的吃着,没一会的时间这一桌子的东西就让我们早吃完了,这丫头拍了拍手也是朝着外面走了出去,倒了这客栈门口的时候也是抬头冲我说,“我还可以再来找你玩吗”,听着她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这丫头看到之后嘿嘿一笑转头便离开了。

    付完了钱我和心纯回到屋子收拾收拾也是准备朝着佣兵团走去,因为现在这地方人多眼杂,也没法好好的吧心纯带在身边只能把他她装到风袋里面。

    抬脚朝着佣兵团里面走去,这一路上各式各样的卖东西的小店都有,什么卖丹药的,卖各种武器兵器的,各工各样的东西很多,而这么多的东西都在这一个城里面,这也就说明了这撑城市还是挺繁荣的。

    在这大街上找了一会也是直接来到了这佣兵团所在的地方,进去了之后这里面的人也是坐了很多,但还并没有来满,看来我来的时候也不算晚。

    我来到了这里之后也是又见到了昨天的哪个壮汉,来到他的身边我们两个也是又是一顿的聊啊,这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已经有了老婆和孩子,全家的生活都是靠他一个人养活,所以这全家人吃的住的怎么样,也都放在了这一个人的身上,嘴上说的很辛苦,但这说话的时间却是一直在笑着,足以看得出他对着生活的满意。

    这普普通通的日子真的是我最为向往的,本来我的生活也应该和这差不过的,但我的这一条线却在那个人杀了我的父母之后全部的断掉了,也是从哪一天开始,我的生活不再安逸,不再停止不前,有时候颠簸的人生过累了,真想停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啊。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没多长的时间这里面的人也是几乎都已经到了这里,看着这里的人坐满了,昨天那个跟我说话的人页数走去了那最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