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四周人的样子,我也是不能再这样隐藏着了,这雪狼再次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也是拿起了大刀狠狠地砍在了这雪狼的爪子上,不过由于自身的阶段被我压制的没多大,所以这一次也对它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一刀砍刀这雪狼的爪子上也是给它疼得嗷嗷的一叫,趁着这机会我也是继续冲了上去,趁你伤要你命这道理谁不懂。

    我虎着脸,拿着大刀就朝着那雪狼继续的追赶了上去,我这一个小队的人看我的样子就跟神经病一样,毕竟这暂时把雪狼打退也是给自己休息的时间,没想到我这刚进入佣兵团的傻小子就冲了上去。

    我这一身战斗的次数数不胜数,遇到的危机危险更是多的不行,不是我吹,我以前的遇到的那些事情远远不是这些人能想的到的,所以有些可以把握的机会不把握那才是傻子。

    可能是因为我这瘦弱的身子,再加上给了这雪狼一刀,这雪狼被我追的也是气的够呛,也不在的往后退了,张着满是利齿的大嘴就朝我咬了过来。

    我这追着,那雪狼突然的不退朝着我咬了过来,这之间本来就不怎么多的距离立刻就被这雪狼拉的很短,那一张的大嘴也是直接到了我的面前。

    这时候四周的同伴也都是想来救我,不过奈何他们的力量根本不够,张着嘴宠我大喊叫我躲开,虽然我的阶段被我压的没对高,不过眼前这一雪狼我还真不放在眼里,就算我的这一身体质下降了很多,但这小小的雪狼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就在这雪狼要咬到我的时候,我这体内的土属性气息迅速运转,转眼间就在这右脚上覆盖了一层土属性的力量,朝着这大嘴就一脚提了上去,纵使这雪狼的速度再快,一张嘴一闭嘴也没我这抬脚的速度快,聚集着土属性气息的腿迅速朝上面一抬,直接就踢在这雪狼的下巴处,随着那张开的大嘴闭合,也随之听到一声骨裂的声音。

    趁着这狼头往上抬的时候,拿起了手中的大刀直接从这下巴穿入了它的下巴,这喷出来了鲜血也是喷了我一身。

    一遍应对着这雪狼一遍也是冲着我那小队的人说道“这雪狼交给我对付了,你们快去帮助其它的小队!”随着我的话说完了之后也是直接拔出来这把大刀再次带我插入到这雪狼的下巴处,一插一拔又是一阵的鲜血喷出。

    本来也并不怎么想这么的出众,毕竟这人一有些名气,这好的事情随着而来,麻烦的事情也随之而来,但现在这要不出手这些人不怎么能应付这些人雪狼不说,就算都杀了活着打跑了,这剩下的人活着的肯定也都没几个。

    看着那几个人都去帮了别人,我这一手把这金刀再次抽了出来,这雪狼顿时间又是一声的惨叫,现在的这东西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现在的这样子各根本没有之前的那样子了。

    在这金品大刀抽出来之后我也是抓着这雪狼的毛发直接坐上了这雪狼的脖子上,控制体内的灵气聚集在手上,朝着这雪狼的脖子直接差了下去,顿时间鲜血乱喷,喷的我眼睛都不好睁开,这雪狼乱动着想要把我甩下去,不过这一头碎体期六阶段的雪狼怎么可能能挣脱开我,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倒在了这血泊中。

    拿着刀挖开了这雪狼的后脑,伸手进去掏了掏页数摸出了一颗白色的珠子,擦了擦上面的血迹,总得来说今天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跳下来这雪狼的身子,朝着那四周看去的时候每个队伍也都占据了上风,没一会的时间这雪狼都相继倒下,不过还是被一只受伤的雪狼逃跑了。

    这些次的战斗结束了之后,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的伤害,不过都不大,反正不都致命。

    每个人坐在雪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息,每个人拿出了些许的疗伤药也是涂抹在了受伤的各处,尽管都受了伤,看着各自身旁的尸体也是哈哈一笑“这次的收货很丰富啊”。

    在这里待了一会的时间,那个在我进这佣兵团的人也是朝着我走了过来,拿着一瓶水也是直接递给了说,“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听着他的话我也是摇了摇头,“碰巧罢了,要是没有其它人消耗那只雪狼,我也不可能抓到机会杀了它”接过这水壶我也是拿起来喝了一口,不过这水的味道貌似有些怪,怎么还带有辣辣的感觉。

    伸手看着这东西,鼓了鼓嘴也最终把嘴里面的那东西咽了下去,这顿时间就感到了嗓子辣的不行,这地方不一般不说,这水也不一般啊。

    等待这些人身上的伤势都好了一些之后我们也是拖着这雪狼踏着回城的路上,因为我是这次做出贡献最多的,这一个个也都没用我去去一块拖这雪狼。

    走了一会的时间,刚出来时那个叫我躲在他后面的那个壮汉也是又来到了我的身边“没想到啊,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这一身的本事真是让我佩服不以”。

    看着这壮汉,我也是哈哈一笑,虽然知道他这是再夸我,但向我这么低调的人怎么可能出去一阵炫耀,“那当然,我是谁啊,我可是我们那一块最强的猎人了,想当年我小时候就去跟一只碎体期的野兽打架了,你猜最后怎么着,要不是我爷爷迅速的赶来我早让那东西给活吞了,哈哈....”

    这拉着这壮汉也是好一阵的聊,聊着聊着聊到了最后我们这关系好的就差拜把子了,抓着这手中的水壶又猛喝了一口,为啥这东西喝着就跟酒似的呢。

    我们这一群人回到了这城镇之后,每个人在行走之间仿佛都带着一股子高傲的感觉,开始这行人觉得我们很怪,但看着我们后面拉着的那几头雪狼尸体就一幕了然了,看到了这一副场面看来这佣兵团平常的时候貌似并不怎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