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这一位置只能看到这少女的侧脸,尽管是这样就显得那么的美丽,双眼十分明澈,长长的睫毛,如花瓣一样的嘴唇显得娇嫩欲滴,虽然说整个的人都给人一股白雪的感觉,但是这样的女人却没有那么的高冷。

    这样的白雪美女摆在眼前,这可不怪男人那么的喜欢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各有千秋,每个人的面貌和气质都无一不是吸引人的手段,纵使万花从中一点红,总有让自己心动的。

    脑袋往后一仰直接靠在了这马车上,感受着身子温暖的温度,总得来说自己可算是活了过来,这小小的温度竟然让我产生了这股的贪恋的感觉。

    抱着这毯子闻了闻,这上面充满的都是香味,很好闻的香味,看来这东西应该就是眼前那女人平常所盖的吧。

    检查了一下身子,虽然说这次又损失了几十年的寿命,前前后后损失的生命力已经达到了八九十之多,不过我这一是修炼的体质较好,超出了一百很多,而且这一副魔族的身子也无意中增加了许多的生命。

    朝着手上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上面还是那一片的漆黑之色,这么长的时间体内的那魔气种子里面的魔气根本是没有一点说要恢复的样子,不过这也难怪,这世界可不是魔域,要能恢复魔气都还怪了。

    抬头朝着那女人看去,此时的她还在看着窗外“那个,小姐,请问这里是哪里”,张着嘴轻声的朝着这女人问着,现在真的是想不轻声都不行,因为现在的身子太过的虚弱了,本是正好的身子现在就和皮包骨差不多了。

    听到了我的话之后她的脑袋也是朝我转了过来,本就好看的侧脸这一正过来显得也是更加的好看,尤其是那都快要到达背部的雪白长发,现在更是添加了一份的味道。

    “你醒了”她说着也是用手轻轻拿起了前面的那个烧着水的壶,摆好了一个杯子捏起这壶的后面稍稍抬起,这里面的水也是慢慢朝着杯子里面流淌,这里面装得也不是普通的热水,而是茶水。

    在她倒完了之后也是把这杯子朝着我的前面微微一推,人家这都送了过来,不接也是显得排面太大,慢慢拿起了这东西也是慢慢的喝下,顿时间肚子里面就暖了许多。

    在她给我倒完了之后,自己也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边倒边说“这里是位于最南方向的冰雪领地,我们现在是前往冰封城的路上所遇见到的你,看着你的穿着的样子,并不像是这里的人,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看着她那没有任何表情的面貌,问着的话语,这说话间带起来严肃,不过这也正常,人家把你救了就已经要感恩戴德了,问这些事情也是正常。

    我在魔域生活了两年多的时间,也总不能跟她说小姐,我本是天域人,后来进入了魔域几年,然后这又回到了天域,但来错了地方,这话要说出去我都不信。

    “小姐,我叫龙毅,原是我们那边的一家稍微有钱人家的护卫,所在的地方是哪北方的位置,但那天不知为何有两位拥有极其强大实力的强者在我们那里打得不可开交,那些的力量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了的,在两个人力量的撞击之间,在那地方打出来个黑洞,而我们这又受到了些许的波及,所以我就被那力量波纹的撞击而进入到了这黑洞里面,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谎话在现在来说还是必须的,而且配合这谎话,脸上的表情也是转话成了失落,拿在手里的杯子半天没有个动静,十足真的像是发生了那情况的人。

    这虽然很多的东西都是装出来的,但心情是真的没多好,失去了很多东西回来不说,这一下直接落到了这最南面的地方,这地方跟我那位于北面的落天城方向可真的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这要回去也真的是个难事啊。

    我现在这戏份做的也是足的不行,不过这大小姐半天连个面貌都没有,我这样子也不知该如何去往下做,现在真的是就差哭出来了啊。

    捏着这杯子,一直保持着这动作,这一会的时间感觉自己的胳膊都麻木了,不过这大小姐还是没个反应。

    这苦苦跟她愣了半天的时间,这大小姐才终于有了些反应,“正好我们城里的佣兵团缺些人手,你要是感觉自己的武力可以的话哪里可以让你足够在好好生存下去,如果不行的话在我们家充当仆人一类的人,工作量并不大,收入应该也是足够你生存的了”。

    听到这女人的话,这未免太过的善良了吧,把我救了不说,这后面的路还给我安排了好了,这样的善良的女人啊,活该你平安一辈子。

    端起了这都要凉的茶水也是喝了一口,对着这女人也是说了声“谢谢”,我现在的魔气无法恢复,身子现在也并没多大的力量,毕竟这身子还没从哪虚弱中缓过来,如果说要有魔气行了,但自己剩下的那少少的魔气还真的什么都不够看的。

    坐在这里走了一会的时间,这马车前面的帘子页数被拉了起来,一个足有七十多岁的老人也是把头探了进来,“小姐,已经安全到达冰封城了”,这女人听到了之后也是点了点头。

    这马车继续走了没一会的时间也是直接的停下来,打开了帘子从这马车上跳了下去,从风袋里面拿出了一件显得平平常常的衣服穿在了身上,虽然说我现在感觉并不是那么的冷了,但在这天气里面我现在充当的角色又没那么的大,也不能显得太过的怪异。

    朝着这四周望去,还是和我那所见的一样,眼前几乎全部都被那白色所代替,雪花不断的从天上往下飘着,这地面上的人群也是人来人往,屋子建筑的也是比落田城强的多,看着这一副的景象,在这城市里面貌似并没有什么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