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这一个东西已经被我完成了,现在也不需要魔气和生命气息去支撑这个东西了,最后再吵着这四周看了看,挥手跟着老人高了别之后我也是直接踏了进去,随着我的进入,这黑洞也是直接消失,屋里的一切再次恢复了正常。

    在我踏进了这黑洞之后,整个人都像是穿入了另一个世界里面,这里整个都是黑色,漆黑无比的一片,这一次可是时隔了两年多的时间再回到这里,原来在的两个人,一个已经死在了这里面,而另一个婵蕊一直都是下落不明,魔域那么大,寻找起来何谈容易。

    在这里面没有任何目标的飞着,这东西虽然被好好的制造了出来,但却没有问那老头该如何控制去哪里,是不是这东西制造了出来也无法去控制要到达哪里。

    在这里面一直的飞着,没有地面也没有任何的实物,不得说这股的感觉,很是痛苦的,就像是我第一次跳的很高,然后飞到天上不受自己的控制一样难受。

    这股难受的感觉再加上身子的上面和身子里面的感觉,现在整个的人都要昏过去,眼皮越来越重脑袋越来越沉,意识也逐渐变得并不那么的清醒,很快便昏迷了过去。

    身子很疲惫,而且又被累的昏迷了,这股的感觉也是很舒服的,一瞬间什么感觉都感觉不到,只是慢慢的恢复自己的身子。

    一觉醒来感觉身子很是的寒冷,这寒冷的感觉冰凉刺骨,感觉自己整个的人都要被冻死在了这里。

    眼睛眨了眨,感觉自己如果在不醒来的话,自己真的就要被冻死在了这里,强硬的把眼皮睁开,看见的完全就会是一片的白色,不管是天上还是地上,全部都是被白色所覆盖。

    双手撑着这地面想要让自己站起来,但是这胳膊刚撑起来一点点,体内的那股虚弱的感觉就让自己又倒在了这里。

    身子上面感觉异常的寒冷,胳膊现在想要回个弯都变得十分的费劲,虽然不知道自己掉到了哪里,但肯定是距离落天城很远的地方,因为那里可没有这么的冷就算是下雪天温度也不会降得这么多。

    伸着手一下一下的抓在这地上,拖着无力的伸长漫无目的的朝着一个方向爬去,要收一直这样不动弹的话,那么就真的要被冻死在了这里了。

    一下,两下,身子慢慢的移动着,这速度太过的缓慢,虽然没有个目标,但是要不动的话就得死在这里,所以这就算实在过的艰难都不可以北冻死在这里。

    为了回到这天域,我失去的东西可不是一星半点,失去自己的生命气息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失去了一切的东西还有枭沥她们的心才回到的这里,如果再次被冻死在里,就算死我也不会死的痛快。

    一下一下的爬着,手指身子什么的早就已经被冻僵了,眉毛上面都覆盖上了一层的冰碴,呼吸打在这嘴唇上也都出现了冰霜,现在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冷的时候了。

    现在除了手指以外,其它的地方都被冻得僵硬,除了这外面也包括哪里面,半天下面的身子都没任何的活动,血液估计都已经要被冻住。

    冷风继续的吹着,这冰冷的气息打在了身上这被冻得身子感觉都要变成了冰块,这刚刚苏醒的意识又要被这很冷的天气所冻的再次消失,再一掌朝着要朝着这地面上落下去,但这到了中途却是怎么也都落不下去,一股的剧烈冷风把我的手指都已经冻住,肉眼可见的速度手上开始结成了冰,慢慢的朝着自己的身子蔓延,随后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在昏迷了一段的时间之后,我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片和那昏迷前看到的东西一样,满世界都是白色,白皑皑的一片。

    雪花从天上飘落着,地上已经堆成了厚厚的积雪,自己独自走在这冰冷的雪地里面,感觉很冷,但除了这种的冰冷,心里面也感到一股另外的寒冷感觉。

    走在这被雪所创造出来的世界中,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又要前往什么地方,但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兔子从这雪地里面冒了出来,张着大耳朵朝我摇了摇,随后朝着一个地方跑去。

    看着这土族跑了,我也是抬脚跟着它跑,不过奈何我的速度比它慢了太多,而且这脚上已经被冻得没有了什么知觉,紧紧的跑了两步之后直接看着那兔子渐渐地远去,而自己只能在这里喘着气息。

    大喘了两口的气息,精神镇定了一些之后看着眼前的东西,这学面上怎么凭空出现了一双兔耳朵,好奇的伸手直接把它一手抓住,然后捏着耳朵把这下面的东西抓了起来,这一抓不要紧本来想着的事一个兔子,但没想到蹦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小女孩,看到这东西之后当时就把我吓了一跳,最关键带我是,冲着我就喵这嘴,汪了一声,随后意识就到这里不见了。

    眼睛慢慢的睁开,一睁开眼便看到了上面的四方木头板子,随后是感觉,感觉现在的自己好像是在移动着,而且周围的也并没有那么的冷了,还有些暖暖的感觉。

    朝着自己的身上看去,此时的自己被一个被子所裹住,坐着放到了这地方的一角,在这个小地方的中心有一个小的炉子,这炉子里面正在散发着热量,而且这上面还放着一个铁的水壶,眼见都有了要开的样子。

    这一个不怎么大的地方,根据这现在的条件来说,自己好像是被救了,而且现在处于的位置还是在马车上。

    朝着自己的旁边看去,一个身穿着白色的绒毛衣服,留着一头雪白的长发和雪白的面貌的女子正在朝着窗外望去。

    看着这女人一瞬间都有些看出了神,如果把她放在这雪地里面,如果把他她说是这雪里面的精灵我都很是会相信,一副俊俏的面貌实在显得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