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这宫殿的大厅走去,之外一路上看见我的人都微微行礼,叫了我一声魔君大人,看到这我也是点了点头,这才有些魔君的样子嘛。

    来到这大厅里面一眼就见到了那在埋头看着各种各样纸张的枭沥和那在指挥这四周人群的枭凛,见到了我之后这两个妮子也是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噔噔蹬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上上下下不断的朝着我的身子各方面看着,看了一会之后才松了口气,枭凛一只手捏住我的耳朵就往上提“几天的时间没个消息就不说了,这还把枭凌直接送了回来,你到底在作何打算”,被这一个猛虎似的枭凛揪着,说实话我还真不好反抗,只能笑着赔不是。

    这枭凛训完了我之后,本以为还要被这枭沥再训一顿,但出奇的枭沥没什么反应,没说我不说,还一把直接把我搂住,“回来就好”。

    抱着这枭沥,看着枭凛也是直接把她抱在了怀里,“一会来我的我屋子一趟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你们说”,说完了之后我也出去找枭凌。

    上次以防找不到那丫头,我在她的衣服里面偷偷挂上了一丝的木枝,虽然这东西离我远了我感觉不到,但在我的一定距离内我还是可以感知到上面的气息,饶了一会就看到了那枭凌在一个空旷的地方挥舞着拳头不断朝着空气打着。

    看到这枭凌我也是在这里静静地看着,“枭凌,来我屋子一趟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我这张着嘴说完了之后,那枭凌没有丝毫的反应,果然对这丫头越来赢得她也就越硬,不知碰上了我这个不怎么会软教育的人算不算上是一段孽缘。

    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微微运作,张着手捏了捏一个用木属性气息做成的小人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上,伸手又在这上面刻了刻,看着满意了一些之后也是把它放在了这里便转身离去。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推开门就见到了里面坐着的枭沥枭凛和那在一旁爬着呼呼睡着觉的白虎,随手关上了门也是渐渐朝着她们走去。

    搬了一个凳子坐在了她们的前面,“枭沥枭凛,我可能要回一遭天域了”看着这两个女人我也是张嘴说到。

    听到我的话,瞬间就感觉到她们两个人的身子忽然的抖了一下,我的心里也不怎么好受,毕竟都一起生活了两年多的时间,再一个,这两个可是我龙毅的第一个女人。

    在我说完了之后,这两个女人也是半天的没有反应,她们没有回答,我也不好再去说什么,等了一会之后枭沥也是开口了

    “你回去多长的时间”

    “可能几个月,可能是一年,具体多少我也无法给出你们肯定,因为在那边我的事情很多,要有很多的事情去做,我的那些敌人可能比我强大的太多”。

    我的话说完了之后,两个人的心情明显变得很是的低落,看着这样子我也并没有多少的办法,走过去捏住了她们颤抖的手,紧紧的给她们抱了一下,“哪里的事情我不得不去做,毕竟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在那边我也有我喜欢的人和喜欢我的人,枭沥枭凛对不起,我给不了你们过多的肯定,也无法给你们好的日子,对不起”。

    说完了话我也是直接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我这样的人在天域肯定算得上是一个人渣,我也无法去解释太多,因为我现在就是这样,这里也有你们的生活,我也无法直接把你们带到那边”。

    走到门伸手打开了这屋子的大门,“我龙毅向你们保证,如果有机会,我龙毅一定会回来,就算你们那时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你们的情意我也都会回来报答”说着离开了这里,关上了这大门。

    伸手在手中捏出了一个木人,在上面也是再次的刻了刻,咬破了手指,一抹的鲜血点在了这木人的上面,随着上面的木气慢慢移动这血液被木人吸收到了体内,放下了这东西我也是抬脚离开了这里。

    来到了这宫殿里面前往别的小魔域的入口,这时的一个东西也是在我的后面跟着我,伸手抱住这白虎也是好好的摸了摸,“你在这里要好好的待着,要保护枭沥她们知道吗”说着我也是摸了摸它的脑袋。

    抬脚进入到了这门的里面虽然我现在已经是个魔君了,但是我却不知道怎么前往天域,毕竟我这个魔君,才是刚刚上任的而已,虽然我不知道,但肯定有别人魔君知道啊。

    抬脚进入到这里面,再一出入就已经来到了这其它魔域的土地,没错,我这来到的就是第一千七百多的小魔域里面。

    抬头看了看这宫殿,抬脚也是朝着里面走去,这一路上看到的东西基本都已经被修复好了,这士兵也是又换了一批的新人,不过这批比以前要好的多,毕竟这都认识。

    一路上没有任何堵塞的来到了这宫殿的里面,一进到里面就看到了那坐在坐姿上面闭目养神的魔君,也就会枭沥她们的父亲。

    我见到了他之后,他也是见到了我,挥手把这些在中间跳舞的人赶下去之后也是在我的前面让出了一条道,背着手从哪上面走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要是普通的魔君就算了,但他是枭沥她们的父亲,“龙魔君如今所来为了何事啊”,听到了他的话我也没什么犹豫“我想要知道怎么去天域”。

    “天域?也看上了天域里面的东西了吗”,听到他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这样说起来,也没错吧。

    “那您可...”,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让他打断了,“你这次要去多久,我的女们怎么办”,听到了他的话,果然还是无法糊弄过去,面对着我这第一个女人的父亲我也是把我来到这里的事情都跟他说了,包括我是个人类。

    听到了我的话后,明显也是感觉到了他的怒气上升了“我女儿在之前知不知道你是人类!”说话的声音也是开始变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