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这一脚的力量真的是不小,虽然说在我没有任何防御的时候把我击倒,但就凭现在的这股力量,枭凌的实力在这里几天昏迷的时间里面就变得提高了很多。

    在这里躺了一会也是还感觉着脸上有着微痛的感觉,揉了揉脸,那枭凌也是绷着小脸穿好着衣服坐在了我那小木床上。

    “枭凌,你有没有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异常,比如说你身子里面的力量,又或是脸上的印记”,扶着这缸也是从这地上站了起来,说实话,刚才那一脚还是有些威力的。

    听到我的话,枭凌也终于是把绷着的小脸放了下来,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她却对我摇了摇头,“并没有感觉什么异常的东西,只是体内的力量又增长了许多”。

    那东西并不会让枭凌感觉,但这力量却是一次次的增大,而且这昏迷的间隔好像是更加的短暂了,要是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的话,每次他昏迷都得需要用幼兽的鲜血去浇筑,但每次这样她的力量都会慢慢增大,直到最后失去自己的控制权,彻底的被她那体内的那鹄所完全控制。

    要消灭她体内的一股意识,而且是离现在不知多少年怪物的神智,这活了这么长的时间,极其的狡猾不说,这弄好了没什么事,反而枭凌能获得一股很强大的力量,要弄不好的话,那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挠了挠脑袋,现在我也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天域那面我两年多的时间都没有回去,而这里的事情也有些放不下来,心里真的是乱成了一团。

    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抬脚朝着门外走去,枭凌也可能是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伸手想要叫住我,但话语到了嘴边却停下了。

    打开了这木门,吹了声口哨,站在这里就感觉到了远处的顺林中有什么东西在朝着这边飞奔,这速度越来越快,响声越来越大,随着那边的草丛剧烈的抖动一个白色的影子从顺林中直直的窜了过来,一跃直接越到了我的面前才停下。

    看着这只白虎,在外面的这些日子看来经历了不少的厮杀,虽然毛发还都是白色的,但有的地方却有着些许的伤痕,在外面经历这段的时间,整个的感觉都有些不同,多了一些,血腥的味道。

    这些伤痕已经有些日子了,用体内的木属性气息也无法真正的去把它修好,摸了摸它的脑袋,一样的事它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温顺。

    朝着枭凌招了招手,枭凌看到了之后也是一脸迷茫的朝着我走来,“枭凌,你先跟白虎回到宫殿里面去,我想一个人待些时间想些东西”说着我也是拍了拍这白虎的身子。

    枭凌平时就不这么听我的话,这一次也并不怎么的例外,眼睛盯着我直直的看了看,没有任何生息的就挥舞着拳头朝着我打了过来。

    上次那并没有任何防备,但是这次再想要一样的袭几我可就没有那么的容易,抓住她的胳膊,一手砍到了她的脖子,顿时间这具的身子就直接软了下来,我虽然没有直接把她打晕,但这一下也足够要她的意识昏迷。

    伸手把枭凌放到了这白虎的身上,拍了拍这白虎屁股,朝着它说了两句话也就直接朝着宫殿的方向跑去,这两个人在这森林里跑着我也不需要多么的担心,因为那白虎的毛发上有着我的一丝木属性的气息,发生什么我都能知道,到了我控制着木属性气息尽头的时候估计就已经到了那宫殿的前面了吧。

    许许多多的事情还是都要好好的考虑,虽然说有个人在不至于太过的孤单,但是这些事情还是要自己好好想想的。

    一天一夜的时间都慢慢过去,这一天的晚上也是独自面对着这天上的月亮,总是这个时候能把自己放的安静下来。

    天域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干,如果说这里没有枭沥枭凛她们,枭凌的身子里面也没有那么大的隐患,可能我走的会很是坚定,但现在的这些东西却定住了我的一部分思想,很是贪欲的思想。

    枭沥她们都是我的女人,要在这里安安稳稳的生活,用几年的世间把那些的珠子能量全部的吸收掉,虽然可能达不到那现魔神的实力,但也应该能站在这魔域顶端,女人丶实力丶位置这些我在这里都能拥有,而且很快就都有了,但是一旦到了天域就会什么都得需要自己再慢慢的去往上爬,一边是安逸很好前景的人生,另一方面是充满着危险荆棘的道路,这选择真的是很难。

    坐着这里一个人慢慢的呆着,看着这手上的桌子,尽管所有人都不在我身边,但却还有一个你一直陪着我啊,你不我让见到,却只在危险的时候救我,我也不知道你要作何打算。

    在这里一直待到半夜的时间,最终还是打算回去,毕竟哪里的事情我实在放不下来,看来以后注定要在这魔域和天域中不断的穿梭啊。

    拍了拍手,躺在这房顶上就睡了过去,一觉睡得很是舒服,没有蚊虫的叮咬,也没有四周野兽的咆哮,第二天一早就朝着宫殿的方向走去。

    少年的身影逐渐的远离,但是这房子四周的野兽肢体摆满了个个的位置,有的被撕成了碎片,有的被揪掉了爪子胳膊,还在地上苟延残喘,鲜血不断的从树上滴落,野兽也是在疼痛的轻吼,尽管是这样也逃过不过死亡的命运,少年并没有带走这些野兽的什么,可能只是出于心情。

    我这本来就没有走太远,一段的时间之后也是回到了那宫殿的门口,现在再朝着这宫殿看去,跟原来的样子真的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建筑的风格改变了,里面的大部分东西也都改变了。

    抬脚朝着这宫殿里面慢慢走去,四处都能见到还在建筑的魔人和端茶递水,打扫宫殿的侍女,看来这宫殿还并没有完工,但尽管是这样,这宫殿看上去就顺眼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