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跃跳起,直接离开了这大床,抬脚朝着外面慢慢的走着,到了大厅的时候也是见到了枭凛在哪指挥着那些新的仆人在为这宫殿收拾装修着。

    跟她们打了个招呼,回头又去找枭凌那妮子了,那天处于一些原因在哪众多的人面前打了她的屁股,想想我也是有愧与她,心里面早就把她当成了我们一家人,想想那样打她屁股,还是第一次吧。

    敲了敲枭凌的大门,叫了两声,这半天连个动静也没有我也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那白虎在这床的旁边看着我,甩着尾巴就朝着我走了过来。

    这白虎到是好好的,但那枭凌却是在哪床上白天都没有个反应,抬脚来到了她的身边,摇了摇她的身子看着她,这真是硬生生的要了半天也没有个反应。

    看着这枭凌,这平白无故的突然昏迷肯定是她脸上的那个鹄又在作怪了,这东西平白无故存在了一个女孩的身上,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作何打算。

    那个四米多高的怪物跟我说的话我并没有不信的,毕竟我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变得很好了,它也没有理由要骗我。

    按理说那以那鹄的存在世间要化为人真的很简单,这世界的生气很多,很是的神秘,这东西存在的时间越长,能力就越大,这野兽魔兽什么的,也都会用有很大的成长,但这作为上古的兽,去寄宿在一个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魔族平民里面,这东西也不知是在做和打算,但这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把这枭凌里面的灵智给去掉,但关键是我不知道怎么去。

    抱着这丫头放在了白虎的身上就带着她朝外面走去,路过那枭沥她们我也只是说要带着这丫头出去修炼两天,毕竟刚来这里,很多的事情都需要她们去干,也没理由再为她们添加一件烦心事。

    带着这白虎和丫头就朝着外面走着,不得不说这排名在前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这里的魔气浓郁了不少不说,这路上见到的魔人实力也都是提升了很多,占据这么有利的位置,那比这下面的魔域想要战胜果然很难。

    带着这白虎朝着树林里面走着,不管是天域还是这魔域最不缺少的就是野兽,时间的生物都是共存的,天域的灵气孕育天域的野兽魔手,这魔域的魔气有孕育了这里的野兽,这些的野兽才是这排行在下面的野兽,相信在那排行靠前的位置里面也肯定有些非常强大的物种吧。

    虽然那个怪物没说这鹄居住多长的时间才会彻底的伤害到她,但这短的时间我也是真的没什么办法,这每个底线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枭凌里面的东西才会真的发作,这东西除起来也肯定不是一般的难。

    带着这枭凌来到了这满是树林的地方,自从踏进了这树林开始就感觉到四处都是盯着我们的眼神,这枭沥要用幼兽的鲜血泡十天的时间,看来到了这里被当成猎物的我们却又要变成那狩猎的一方啊。

    这些的野兽没有直接扑上来,我也没急着去寻找它们,体内的木属性气息朝着胳膊上面凝聚,这一块块的木头从手心中的木气凝聚,半个多时辰的时间,这一座木属性气息弄成的房子也是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一次动用这么多的木属性气息也是消耗了许多的魔气,现在舔我的魔气估计消耗都已经过了多半了吧。

    这四周的野兽我还真不惧怕它们,除非遇到个极为强大的野兽才能让我动动精神,否则这些普通的野兽话,就凭我的这一副身子就完全能要了它们的性命。

    推开了木门走了进去,弄了个小木床,往上面扑了有些毯子也就成为了我这些天要住的地方,顺便也往往这地下放了一些以便这白虎睡觉,而枭凌呢,伸手从风袋里面掏了掏,一个大坛子被我拿了出来,这枭凌要浸泡幼兽的鲜血十天,也不能给她换个其它的地方。

    带着这白虎走出了这里,我的实力就很高了,旁边在还有着这一只和我以前的实力差不多的白虎,这下也就更不用担心个什么了。

    把这白虎放了出去,进到了这树林里也是有又一阵的厮杀,这白虎要是一直都在人类的地方居住着,这还能得了了,要成长就要在厮杀中成长,哪一个森林中的王者是安逸到有那么大实力的。

    那些满身伤痕的野兽,一眼看上去就能给人一种强大的感觉,像是那种一身柔软的毛发,像兔子一样的野兽,就算实力强大这一眼看上去也并没给人有多厉害的感觉,但这母性的野兽就除外了。

    看着那在顺林中不断穿梭,溅起一片片鲜血的野兽,这样的东西看上去怎么说都不会和温顺挂边吧。

    走在这丛林当中,身上的气势没有释放,在一屏住自己的气息,这看上去也就和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这样也是能更好的吸引那些野兽的进攻。

    幼兽很容易能看来,那些个头不算怎么大,骨头还没怎么发育完全的就一定是刚出生没多长时间的幼兽了,虽然说去找那些野兽的巢穴好寻找,但是那些的兽太小了,总不能直接断了人家的后路吧。

    这森林挺大,魔气也很多,这里的野兽数量也就自然而然的增加了起来,寻找个几只的幼兽也不需要多长的时间,这几个时辰就杀了五六头的幼兽,虽然不怎么想对这些东西动手,但这枭凌的安危对于我而言,真的要比这些幼兽重要的多。

    拖着这几只回了小屋子,那白虎自然不用过多的去担心,要收它那实力死在了这里面,我也没说些什么,我哪银狼没有强大的实力都还能肚子活下来,它要是死在这里就让我太失望了。

    不经历厮杀的野兽是永远不会成长起来,纵使你有一身强大的实力,但是缺乏了哪一种厮杀的野性,这样的野兽永远无法成为站在顶峰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