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里握着灵枪朝着这剩下的人继续慢慢走着,现在的这些人可没有先前的那股劲头,三百多人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面被这一个人打倒,这足以说明这人实力的强大。

    虽然剩下的人面露甘干,这么强大的实力也足以证明眼前的这人就是哪杀死魔君的人,不过这好歹是个机会,那几大缸的魔量也不是个小数目,内心的欲望还在蠢蠢欲动着。

    朝着这四周看去,除了这剩下的三百多参与的的人,剩下的人还是有些的,看这样子也不怕这些人都被我打倒了之后没人来打扫。

    捏着灵枪举到了面前,体内的魔气大幅度运转,瞬间一层的黑色能量覆盖在了身上,灵枪往旁边一放,一瞬间的光亮放出,这一个银白色的小女孩也是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捏了捏拳头,一踩地面直接朝着那些人窜了出去,看到了心纯的他们,好奇归好好奇,但不好好应付我这个人的话,好处得不到不说,这还睡落了一身的伤势,虽然这伤势都能恢复,但这疼痛还是有的啊。

    现在我的身子会相当于一个强大的武器,踏着地面朝着人群中迅速的冲去,尽管这些人冲上来想伤于我,但这前面看到了我的样子之后也是直接吓得转身就跑,不过奈何这后面的堵的人太多,一下全部都堵在了哪里。

    一个黑色的影子硬直冲进了这三百多魔人的阵势之中,这人数是够多了,但是奈何这群魔人的实力还都没有达到能伤害到这个人的地步,从人群中冲到了人群的最后,我冲过来的这一路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因为那些得人不是在天上,就是飞去了两侧。

    甩了甩胳膊,身上的魔气也是瞬间当然消失了下去,身子朝着后面一转,张开了双手也是把飞过来的心纯抱到了怀里。

    也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的,总感觉心纯对我身上放出来的这股魔气有些讨厌,意识到这东西之后我也是避免了许多,毕竟心纯的背景很是奇特,而且这么多的域,总有些是讨厌和喜欢的。

    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看着这些都已经昏死过去的魔人和剧烈的伤势只是让他们昏过去,一段的时间身上的伤势就可以恢复,转着脑袋朝着那些旁观的人看去,每个人的看着我的眼中都显露怯色,看来这一场的作用都提现出来了。

    抱着心纯一跃再次跳到了那高台上,转头朝后面看去,想看看那个女的怎么样了,不过这头还没转过去就被枭凛扭了回来,我也是摇了摇脑袋。

    走到这台子的前面看着那些的人,“现在还有没有不服的人了”我这一句话的喊出,这下面的人有的吓得真是直发抖,但在这时的那开始我救的人朝着我这下面慢慢走过,绕过了人群走到了这台子下面的最前方。

    “谢谢魔君大人救了我们,我等愿意追随魔君”,说着也是直接半跪在了这前面,随着这几个人的表态,这些四周的人也都半跪了下来,看到这样子我才是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这样子还是必须有的。

    站在这里朝下面看过去,这两年多的时间没想到我这都到了魔君的位子,现在的这些东西真的是以前不敢想象的啊。

    看着这下面的人群,虽然想要说些什么,但这想了想,好像还真的事没有要说的,咳咳了两声,眼神朝着枭沥看去,不得不承认我在这方面这么的是不如枭沥。

    枭沥这一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放,我这看到也是无奈,张着嘴小声的说“枭沥大姐啊,您倒是说两句啊”我这也是真的没有了办法,没想到这枭沥听到了之后也是嘿嘿一笑,看到这样子原来枭沥这妮子一直都在逗我。

    笑了两声之后走到了前面“女性的魔人听着,只要在宫殿做事,每个月都是奖赏魔量......”看着枭沥在上面那一脸正经的讲着,我也不用再去管些什么,打着哈欠带着心纯就朝着下面走去,虽然宫殿的大厅坏了很多,但这睡觉的地方总应该有吧。

    走了两步直接跳下来这个台子,朝着宫殿里面走着走着,这也是在这一边的路上看到了枭凌骑在白虎的身上老老实实的带着,我说这半天没见到这枭凌,看来这也是真的给她吓着了。

    拉着心纯走了两步来到了她的面前,这丫头也是小脸一扭也是根本不带看我的,我看到也是哈哈一笑,“怎么了,还在生我的气啊”说着的同时我也是带着这白虎朝着宫殿里面走去。

    枭凌坐在这白虎上赌气也是气的厉害,拍着坐着的白虎想要朝后面看去,但这白虎在我的手里还能听到她的啊,也不知道是谁带这白虎回来的,怎么可能会听她的。

    “好了好了,尊错了该不行吗,在这里给你道歉了”我这也是笑着跟她说着,本以为这丫头的心情会好转一些,毕竟咱这可都是拉下老脸道歉了,但谁知这丫头直接趴在了这白虎上面,小脸直接扭到了那一边。

    看着这人丫头我也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毕竟她才十几岁,这年纪还正事闹脾气的年龄呢,再加上她这本来的脾气就倔,看来着一时半会事不会原谅我喽。

    来到了这宫殿里面,带着这人白虎朝着这宫殿用来住着的屋子走去,这一路上遇到的东西真的是比枭沥她爹的那宫殿还要豪华的多了,这东西住上去别说室友多么的很舒服了。

    找了半天也终于找到了这些住着的房子里面,这找了找了也是找到了间最大的,最豪华的,这一眼看上去就是那魔君所住的屋子,因为这屋子要比其它的屋子豪华的太多了。

    看着枭凌的那样子,我也是带着白虎把她们领到了另一个屋子里面,走的时候也是把们关了上,对这倔脾气的丫头我也是真没什么的好办法,毕竟我也没怎么教育过别人,在这中途发生些错事也是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