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的团聚之后又到了这离别的时候,挥着手告别了之后我们也是一闪而过来到了这新的地方,第两千五百零一小魔域里面。

    再次来到了这里的之后,这本来要比那我们来时候的魔域宫殿还要好的宫殿,现在却变成了这一副废墟的样子。

    鲜血,尸体,一眼朝着这宫殿里面望去,除了这些的东西就没有见到个活人,原本热热闹闹的地方,如今却别我们搞成了这个样子,开始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但没想到这最后还是要自己来收拾。

    既然来到了这个地方,也将要成为这一百个小魔域的魔君,这新官上任三把火虽然不知道至于不至于,但这至少还是需要宣布自己的存在的,而且这最重要的是,这一堆的麻烦还是得需要人来收拾的。

    在我们这准备动弹的时候,那这宫殿的外面却传来了响声,来到这窗子旁朝外面看去,一小堆的人站在一个高高的地方,手里举着什么东西在喊着什么,而这高台的下面已经聚满了人群。

    看到了这一幕,没想到我这刚刚来到这个地方就发生了有趣的一幕,也没有在这里过多的犹豫,带着枭沥她们也是朝着那一群的人中慢慢走去。

    离这有着一定距离的时候也是看清了这场面,听到了台上面那些人所说的话,一个人手里面抓着一个玉佩也是在哪里高喊着“如今魔君已经被我杀死,那么也就证明我的实力要比那魔君的实力强,当上这里的魔君有更好的手段把大家领像更好的地方,有人不同意的自然可以站出来!”

    那个人在上面大喊着,这下面也是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毕竟这魔君突然的转换肯定要有很多的事情要改变,有的人更向往原来的生活,而有的人却想要新的生活方式。

    这讨论了一会的时间,这突然的就有个人高喊了起来,“我反对,虽然你杀了魔君,但这魔君的更换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去改变,不是你...”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的紫光从哪高台的上面朝着他就射了过来,不过这里魔人的实力果然要比那魔域里的人高很多,聚集起了身上的魔气充盈到手上,直接一拳把这东西打飞了出去。

    “大胆,他击杀魔君的时候我亲眼所见,如今谁再敢出来反抗那就是和我这个原魔君的女人过不去!他的死亡说明他没有更多的实力,没有更多的实力就说明他没有好的领导能力,只有强者才能令我们更加繁荣的生存下去!”

    在哪一阵的女声传出来之后,一个女人从哪后面走到了高台的前面,这个人的脸色我很是熟悉,她就是那领着头欺负枭沥她们的女人。

    在这女人走向前了之后,那个高高喊话的人也是伸手搂住了她的细腰,“不要生气嘛,这些区区的蝼虫怎么能让你动粗呢,这些的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吧”说着在她的嘴上亲了一口之后也是朝着这下面跳了下去。

    下面满满的人群也是因为这个人的跳落而让开了一条路,一跳直通道刚才那个说完人的路。

    的叫不忙慢慢朝着他走着,“既然不服从我的管理也就说明你也有相当魔君的想法,但这个你有没有这个实力,还是让我亲自的验证吧”说着他也是朝着那人冲了过去。

    一会的时间,两道的紫色能量相撞,不过这虽然能挡住,但明显那个早在下面的人实力要比他小,对抗了一会的时间也是直接被踢了出去十几米远。

    这个人捂着胸口挣扎着要站起来,这四周的人群中也是出现了几个人挡在了他的前面,看这样子,这家伙还真的是有几个好的朋友啊。

    “我们并没有那争夺魔君的意思,我们只是表达了我们的想法,如有冒犯请见谅”这站在那人前面的人明显也还是能分的清局势的,尽管自己有着自己的道理,但没有那么大多的实力,这一切的想法都是错误的。

    “哼,现在知道错了,不过晚了”随着他的冷哼声落下,这上面的高台子上也是训速的有几个人一起落下,朝着这挡着他的人就冲了过去。

    一瞬间这些的人也都有着同样的碰撞,不过这一面的人明显没有那要当自称杀了魔君的人力量大,这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落到了下风。

    这个假魔君来到了这被他踢飞了十几米人的面前,伸手抓起了他的头发也是眼对眼的盯着他,“一会我杀了那些人之后,然后就去杀了你的那些家人,男的杀死,女的好好享受,我要你下辈子都要后悔反抗了我”,说着他的一拳捏起,紫色的能量在手中凝聚,一瞬间朝着这人落下。

    面对着这一拳,这个人的脸色也是已经面如死灰,不过在时候他自己的拳头突然动了,一拳打在了这要打死自己的人的脸上,瞬间直接他打飞了出去十几米远。

    这一个人到飞出去了十几米后,这场中激斗的场面也是瞬间的停止了,这一番强势的要死的人也使是脸上浮现了凝重的姿色。

    把手从这人的后背上撤了回来,绕过了他朝着那被我打飞了的人抬脚走去,“听说是你打败了这里的魔君是吗,正好我也想要试试这新魔君的实力,不然这以后岂不是会害了大家”。

    一步一步从这被打飞的地方慢慢朝着他走去,没想到我这还没上任就先被人家给站了职位,这件事哪里是那么可以结束的了的。

    没一会的时间我也是走到了他的面前,“那原魔君的实力我可是知道的,不巧的是我还和他好好的对上了几场,人家当那魔君是靠的实力,而你靠的是什么,也是实力吗”说着我这捏着拳头就一拳打在了他的旁边,瞬间的一道巨大的裂纹从他的身下朝着四周蔓延,眼下的这围着自己几米宽的地方就全都变成了这满是裂纹的土地,这一下也是把这场面再次的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