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我们以为在那个人见到我们之后,我们的命运就已经被安排好了,尽管我们去不停的反抗,但我们的实力就到这些,根本无法去拜托这命运,不过这困住了我们几年时间的枷锁却被,所打破了,这感谢之情还是要表达的,龙毅谢谢你”。

    看着她那样子,我也是挥了挥手,“好了好了,我龙毅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着也是伸手把她搂进了怀里。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着,这枭沥她们醒了之后我也是高兴的不行,枭沥跟着我出去之后就见到枭凛拖着几头的野兽回来了,看到了这些这里的人眼里充斥着惊讶,也充斥着喜悦,这一天可是好好的大吃了一顿。

    这几天的时间里面我们几个也是好好的在这里待了一断的时间,虽然枭凛展现了自身的本事,但我却把她留在了屋子里面,跟这里的年轻人好好出去捕猎了一帆,她们管做饭,我们也就等着吃,这样的日子很朴素,但却很充实。

    这一天的早起也是感觉到了身子被魔气所萦绕着,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这魔核果然能够再次的动用,这也就证明的我的力量已经恢复,看着这样子,也是受告别这个地方了。

    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开门之后也是见到了枭沥她们两个在帮村子里面的女人忙活做早饭,就在我看着她们的时候,这老人也是走到了我的旁边,看着那些的正在做东西的人“准备要走了吗”。

    听到了他的话,我也没过多的惊讶,毕竟这个老人的身份要比我神秘,“是啊,身上的伤势都恢复了,不过您不准备跟我们走吗”,想想这魔族基本就没有会看病的,发生了什么大病我们也都不知道,有这个老人在身边还是很重要的。

    我的一番邀请,果真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被这老人给拒绝了,“打打杀杀经历的太多,有些累了,等我想去的时候再去找你们吧”说着也是又回了他自己的屋子。

    在这食物还没做好的时候,我也是先和枭凛出去弄了十几头的野兽回来,这里给我照顾还是挺多了,这都要走了怎么说也要回报一些,其它的东西都没多大的用处,留下这些的食物才对他们真正的有用。

    临走的时候这老人也是拦住了我并给了我一箱子的东西,既然是这老人给的,也必然是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没有丝毫犹豫的也是直接收下。

    问了问这里的路我们也是随即离开,不过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先到了那些食肉花的地方,绕着走了两步又来到了这一棵巨大的树下看着上面的那白色的东西和大群的霓蜂,想想这东西,当初可是害得我好惨啊。

    体内的火属性气息一动,瞬间整个的身子都覆盖上了一层,“龙毅,这就是老人说的霓蜂吧”,听着枭凛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想想这东西当初可是还得我好惨啊”,听到了之后这枭凛明显是想起了什么,捂着嘴就哈哈的一顿笑。

    朝着这蜂窝走了过去,虽然这些霓蜂都认定了我这个入侵者,但是它们没有那个条件来阻止我,毕竟我的这一身火焰温度可不是闹着玩的。

    钻了这白色的东西里面,伸手进去也是把一块块的霓蜂蜜拿了过来,不过也并没全拿走,毕竟这东西还是要生活,留下一些这霓蜂就还可以继续的生存。

    这装了可是一大块一大块的霓蜂蜜,听那老人说,对精神这一方面有很大的好处,一人分了一些我们也是吃着蜂蜜朝着自己的那城市所走去。

    “对了,枭沥你们有没有见到枭凌,我那时急着去救你们,把那小家伙忘了”,“当初我们走的时候,父亲的手下把枭凌也一起带走了,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在父亲哪里”。

    足足花了两天的时间,我们也是才回到了我们的那城市,看到了我们之后这大门也是直接被打开,城里面的人见到了我们之后也是高兴的不行,这一顿饭也是好好的大吃了一顿,随后我们几个也去那老将军的墓看了看。

    这样的生活貌似又是回归到了正轨,但这正轨去还并不完全,因为还有个枭凌并没有回来,这呆了一天的时间就准备要去带枭凌回来,但这一天我们还没出动,这人就被直接送了回来。

    大门刚开,这还没等我们出去就见到了一群的人朝着我们这里走进,起初我还以为是又有那个城市的人来进攻,但这近了一些才发现是最前面的是枭凌,而且她旁边还有一位魔君跟着一起来,这魔君也就是这地两千七百多小魔域的掌控人,也是这枭沥她们的父亲。

    还想着本来要去找上门去,没想到却被这对方找上了门来,他们那一行人来到了我们面前几米的位置之后,这枭凌也是骑着坐骑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走着的这一路上,枭凌也是绷着小脸时看时不看我的,看这样子明显是让我气到了啊,这丫头也不看这什么的场面,自顾自的就朝着城里面走去了。

    看着这丫头,看来又是这脾气倔起来了,连我这个尊都不放在眼里了,一股的木属性气息注入到地面,这还坐在坐骑身上的枭凌也是突然背这眼前出现的东西一撞,直接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

    伸手直接把这丫头也是接到了手上,这丫头的性子天生就倔,在我这胳膊上面也是完全的不老实,抬起了手掌就朝着她的小屁股上一顿的拍打,这来了两下之后也才是完全的老实,坐上了旁边的坐骑之后老老实实的在这一边呆着。

    现在这场面顿时间也是变得很是的尴尬,这人虽然对枭沥她们来说并不怎么的好,但这毕竟还都是枭沥她们的父亲,而我呢,为了去救枭沥她们把她们的父亲都打了一顿,现在这又面对了起来,怎能不尴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