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这树下休息,拿出了几块肉也是往嘴里面塞着,这东西的毒性太大,虽然对现在的我造成不了致命的伤害,但这一旦蜂拥而上,几十只的霓蜂蛰在我的身上,一觉睡个十天半个月过去,那也就太不值了而这要等魔核恢复也不知要等多久,也就只能想其它的办法了。

    小时候偷蜜我也是有过,那时候我还是林筱的时候,小时候跟好友去偷蜜吃,在身上抹一些蜜蜂讨厌的花草抹在身上,这踩完了蜜之后这蜜蜂也不带蛰你一下的,但那蜜害怕的东西好找,但这霓蜂害怕的东西,难道说也就跟那一样吗。

    在这里休息了一天的时间在想这些东西,这得出的结果还是涂抹的点东西再去,要不然这在偷蜜的过程中倒在了哪里,还不是得任由这东西采割啊。

    翻身站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这霓蜂怕什么味道,但这周围乱七八糟的花草总之都在身上抹了抹,壮起了胆子也是朝着那霓蜂锁具住的地方再次前去。

    同样的东西,再次来到了那个地方,顺着之前弄出来的那个洞也是又爬了进去,这次再慢慢的朝着那中心爬去,那霓蜂没有什么反应直到我碰到的时候,这些霓蜂来到了我身边翁嗡的不停的飞动,但是并没有像上回一样直接朝着我袭击,看到这一幕我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朝着这上面继续爬去,伸手到了这白色的东西里面,双手在里面摸了摸也是总算是摸到了黏糊糊的东西,用力一掰这一块一个手掌那么大的蜂蜜也总算是被我弄了下来,看到这东西因为应该是够治疗枭沥她们的了吧。

    虽然我还想在去多弄一些,不过这待的时间越长这些的蜜蜂给我的感觉也就越来的怪异,弄完了这东西也是赶快的离开了这里,不过尽管是这样,再要爬出这东西的时候这些霓蜂还是察觉到了怪异,朝着我的身子上面就又飞了过来。

    抓到这一块的蜜就往死的朝着一旁跑啊,跑了半天的时间终于躲开了那些的霓蜂,看着手中的这一块蜂蜜,心里也是说不出来的开心,抱着这东西也是美滋滋的回去了。

    这下午的时候,到了我所在的那个村落,人们看到了我之后我也是挥着我手跟我摆着,我同样也是朝着他们挥了挥手,不过这走过来的时候感觉他们看我都很是怪异,我也没管那么多,直接朝着我所在的那屋子走去。

    推门进了屋子也是看到了那老人,拿着这东西走到了他的面前,“这些够了吗”,我这张着嘴说着,但这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嘴唇好像有些麻木。

    “够了,足够了”听到了这老人的话我也是才从了一口气,不过这顿时间就感觉脑袋晕乎乎的,眼睛一闭直接朝着前面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能感觉的到脸上有着微微麻木的感觉,不止是脸上,上半身又有这这些的感觉,伸手从等待了里面拿出了一块镜子找了找,妈的,我这帅气的脸比以前肿了太多了,这胳膊手臂上面也都肿了很多。

    摇了摇脑袋把这东西装了回去,除了这脸上的感觉,这胸口上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着,掀开了被子也是看到了心纯那小家伙躺在我的胸口上呼呼大睡,摸了摸这家伙的小脑袋虽然这小家伙没有去按我说的好好收着枭沥她们,不过责怪的口气我却对她说不出来。

    在这躺了一会的时间,也不知道枭沥她们怎么样了,不过这等了一会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估计是那女的来给我送吃的了吧,毕竟之前也都是她来送的。

    “进来吧”,看着外面的风景我也是说了一声,不过这门刚被开开没多长的时间,就听到了噗的一声,然后便传来了哈哈大笑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我也是挺气的,不过并没有多大的办法,毕竟刚才自己拿着镜子看的时候都差点笑出了声,摇了摇脑袋朝着她看来过去,那想象中女人并没有来,来的人却是同样端着盘子的枭凛。

    看到这哈哈大笑,笑的花枝招展的家伙我也是一瞬间的愣住了,“怎么了,难道看到了本小姐心动了不行”枭凛笑着说着也是在这一旁坐了下来,弄着盘子里面的东西。

    看着这人活蹦乱跳的丫头,像是这个样子已经都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见到了吧,不过看到了这样子我也总算是放心了,脑袋往后一仰,“你姐姐也好了吧”,“好了都好了”。

    “呼,呼,来,啊~”这枭凛也是吹了吹一勺的肉汤,朝着我的嘴边也是送了过来,这送上门的亲切,我怎有不接的道理,张着嘴也是和了这一勺的肉汤。

    “龙毅,你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吃完了之后枭沥也是张嘴问着,“我,我啊,没多大的,就是现在感觉有些的麻木,体内的魔气暂时还无法动弹而已”,我这无所谓的说着,但这丫头的眼睛却是有些的微红了。

    “龙毅谢谢你为我们做的这些,谢谢”,说话间枭凛的眼泪也是不听话的落了下来,捂住嘴轻声的哭了出来。

    看着这丫头的样子,我也是伸手抹去了她的泪水,把这心纯轻轻挪到一边,伸出一只手是抱住了这丫头,把她的脑袋搂在怀里她也是痛哭了起来,“谢谢你,谢谢你”。

    抱着这丫头不停的安慰着“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哭的不好看了,我可不要你了奥”,我这也是吓唬着是这,本以为这丫头会使劲的反驳说,比如一些你不要我我还不要你之类,但这次这丫头却是直接伸手紧紧的抱住了,“跟定你了”。

    在这样呆了一会的时间,枭凛也是端着盘子走了出去,不过这枭凛前脚刚出去,这枭沥也是又走了进来,看到了我这样子之后脸上也是露出了心疼的紫色。

    “龙毅真是谢”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让我打住了,“好了好了,你妹妹刚才也是这么说,我可不希望你一会也哭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