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坐在这地面上哈哈大笑着,尽管受了伤,但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洋溢着笑容,因为今天的大家都有东西吃了,不用挨饿了。

    打这一头的野兽,就够这一个小魔域的人吃上一天了,全村的食物都放在这些的人身上,可想而知这背负的责任有多么的大。

    就这样享受了几天的时间,这身子的力量就基本已经恢复,但这体内的魔核魔气就还是一样的无法调动,虽然我不知道我现在的力量相当于天域什么阶段,但是就凭我现在这肉身的力量就足以顶的上以前力量的多少倍不止,就算是一般的碎骨期都没我现在这肉身力量吧。

    几天时间的吃吃喝喝,虽然这生活很安逸,但枭沥她们两个到现在都还在昏迷,这件事不解决真的很难去享受这生活,捏了捏拳头,要是我到时候魔气可以动用,就连那天域都可以回去了吧。

    走在寻找霓蜂的路上,这东西找起来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要想找到这东西就要去寻找吸收血肉的植物,而这要寻找起来,还真是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虽然以前见过那种的植物很多次,但现在这留心的找起来却是半天都找不到,要有时间的话,还是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这魔域啊,要是以前发现收集一些的话,现在也不至于这个样子。

    现在在这里不断无头寻找也没有半点的问讯,心纯被我留在那屋子里面看着枭沥她们两个,虽然说到现在为止那些人还没做出什么事,但在在外面有些防范之心还是不可少的。

    在这外面像无头苍蝇一样苦苦找了半天的时间才找到些线索,这一片满是泥浆的地方,四周看不到任何野兽的踪迹,一片片的鲜血留在这地面上丶树上,看到这些东西,估计那食肉的植物应该就挺近了吧。

    在朝着这顺林的深处走去,果然这走了没一会的时间,这旁边就突然感觉一道剧烈的风声朝着我这里逼近,伸手直接朝着这侧面抓了过去,转眼一道木藤被我抓在了手上。

    看着这是东西,上面布满了荆棘,不过奈何我的这一肉身太过的强大,这区区的尖刺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顺着这一藤蔓慢慢朝着源头走去,一会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花朵上,长满了这些的东西,今天我不是为了它而来,松开了手里的木藤,那东西也是迅速的抽了回去,再也没有朝我攻击。

    这世间万物都有灵性,这不管是在天域还是魔域都没有半点的差错,生活的时间越长,不断的受到天地间的滋养,石头也可能变为人类,花朵植物也可以张嘴说话,不过这些东西要能变成那样子,很长的时间肯定是得有的。

    人类有生命的限制,不过可以修炼身子达到肉身和魂魄的巅峰得以长生不老,魔族身子强大,同等阶段要比人类活的时间长,而这植物只要不遇到那些天敌的迫害,就算是一般恶劣的环境都能一直存活,受到大自然不断的滋养就以一直存活下去。

    看到了这植物之后,在这里饶了几圈也是遇到了不少这样的东西,不过能伤到我的还没真见到,估计要是在那前面的魔域里面,这些东西就不是现在的我可以好好应付的了吧。

    这食肉的植物找到了,这霓蜂离得也就近了,在这里搜索了一会的时间果然还是让我找到了,一朵巨大而鲜艳的食肉植物上面,几只十几厘米长的蜜蜂在这上面采着花蜜,虽然说这植物是食肉的,但对待这些的蜜蜂却没有一点的动静。

    在这里等待了一会之后,那些的霓蜂也是采完了花蜜朝着一个地方飞去,看着它们走了,我也是迅速的跟上,这人一会的时间就到了我这次要找的东西,霓蜂酿的蜜。

    这一颗巨大的树上,千百只的霓蜂不断在这树上来回的飞着,一个巨大的白色大东西就是它们所弄出来的家园,说实话,虽然说我的肉身强大卧室知道的,但是面对这密密麻麻的大霓蜂心里面还是有些发怵的,不过为了枭沥她们,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抬脚朝着这一棵大树上慢慢走去,要是能动用魔核还可以用火属性的气息覆盖在身子上面,但现在什么都不能动,这面对起来心里面也是没有个谱。

    朝着那东西慢慢逼近,这些的霓蜂并没有多大的动静,“我就弄一点,我就弄一点”,嘴里面小声的嘀咕着,说实话,要是这些霓蜂蜂拥而上我还是害怕的要死的。

    这偷偷摸摸的到了这巨大白色东西的下面,在这东西上弄出了一个口子身子也是钻了进去,这慢慢的朝着这中心的地方爬去,这四周全都是白色的东西,那也就说明这蜜肯定都在那中心的地方了。

    就这快要到达中心处地方的时候,突然的就感觉到这些霓蜂的不对劲了,这察觉到了我之后嗡嗡作响看到这一幕也是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不过一想到枭沥她们两个还是硬着头皮上了,不过我这胳膊刚伸出去不远,这里的霓蜂朝着我边蜂拥而至。

    看到这东西当时就给我吓得够呛,胳膊上面瞬间被几只的霓蜂蛰在了手上,一股股麻痹的感觉不断从胳膊上袭来,感觉到这东西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从这东西上面离开了,朝着旁边的树林就迅速跑去。

    坐在这树下大口的喘着气,朝着这右手上看去,整个右手都肿了一圈,这麻痹的感觉不断在身子李敏蔓延着,这麻痹的感觉很是的剧烈,一会的时间便脑袋也胀胀的,朝着这树上一歪也是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还是感觉现在飘飘的,晃了晃脑袋朝着手上看去,这原来都是那粗大的手臂现在才算是修复的差不多,看到这手臂,我知道睡了一觉肯定都有两三天的时间了,没想到这霓蜂的毒性这么的大,这几钩子能让现在的睡那么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