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东西,我也是一瞬间的愣住了,想想这幅的画面可是很久没见到了啊,想想当初和枭沥她们在山洞的时候,我不想做她们就自己拿那些野兽的肉煮汤吃,面相也和眼前的东西差不多。

    接过了这几碗的肉汤,到谢了一番之后这女人也是离开了,关上了门待在这屋子里面,这村子里面二十多个的人,吃那一头的猎物,这还能分的给我一些,这感情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喝着这些肉汤,虽然对于我来说很是难喝,因为这魔族的野兽肉都覆带一股特别的味道,不过现在这情况我也并不过多的挑剔,先不说别的,这最起码都是别人的一番心意。

    给这枭沥她们喂了一些之后,这剩下的也都让我给喝了,离开了枭沥她们的屋子,端着这些的东西也是走出了这个屋子,来到了这外民就看到了那一个野兽基本都被煮了吃了,一大锅的肉慢慢的在锅里面煮着,这居住的人也都端着东西慢慢的吃着,说着笑着,每个人的食物虽然都不多,但这吃着却是很是的幸福。

    看着这一幕,这些的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装出来的,慢慢的朝着她们走过,再过的道谢之后也是把这些的木盘交给了这一旁的一个女人。

    靠在这一个地方,看着他们吃着大肉,说说笑笑的样子也是感觉这样的日子才算是生活,在这里没有那么多的算计,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只有朴实,安详,这样的生活虽然是最下等的,但这却是很多人期望中的生活样子。

    一会这昨天见得老人也是背着那药箱来到了我身边坐下,端着一碗肉汤也是美滋滋的喝了起来,“眼前的这幅景象,应该是你那里很难见到的吧”,听到了他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这里充满着祥和,并没有那么多的争斗,这最普通的生活却是变成了那么多的人的渴望”。

    “对了,这里多的地两千七百的多少小魔域”,“第两千七百九十七小魔域,这个位置的人们几乎就已经接受了命运,因为在这个位置已经很难去挤进那前七十的名次,每个人都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安稳的享受这死亡来临前的生活,而且这能吃饱东西已经成了这里人活下去的动力,有时能吃上一顿好的,或是能多吃一些都会表现得非常开心,这就是这里”。

    听着这老人的话,我也是越来越确定他并不是这里的人了,不过有些的事情还是不要问了吧,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面的土也是跟这些的人告辞回屋了,不过这临走之前还是叫他们下次再出去的时候带上我一个。

    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这身子不断在慢慢适应新的力量,这身子上面的力量也是渐渐地能用出来了一些,只不过这魔核还是无法动用罢了。

    这第二天的一早,我也是随着这几个年轻人一块朝着这四周的树林里面走去,一个个人手上并没有坏好的武器,全部都是用石头和木头组成的石斧,长矛一类的东西,这“入乡随俗”的方式我也是体验了一把,并没有动用风袋里面的武器,心纯也是被我命令守在枭沥她们的身边,我现在手中拿的就是一把石斧。

    随着他们慢慢的前进着,这领头的人也像是有了不少的狩猎经验,带着我们这几个人慢慢的行走在这树林中脚步放的很轻,生怕是打草惊蛇。

    我们几个人在这里饶了一会的时间,这也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的猎物,这东西的体重也和昨天的那东西差不多,这一头的东西也是足够那小魔域里面的人吃上一天的时间,所以看到了这东西也使带着我们几个停了下来。

    他的这副样子我也并没有去说什么,虽然我杀过的野兽比他见过的都要多,数以百计真的有些少了,起码都要上千了,但这毕竟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我也不会去乱指些什么。

    我们几个慢慢的朝着那猎物靠近,此时的那东西正在闭眼睡觉,这到了大概的距离也是准备了几根的长矛,瞄准好了之后也使迅速的朝着那野兽投了过去。

    这草丛中的风声再加上这矛声,这到了那野兽前面的时候野兽也是听到了些许的动静,不过尽管是这样的几根的长毛还是射到了它的身上,不过并没有一根命重要害。

    野兽要是直接杀死还好,但这没杀死,伤痛更加的激怒了它,嗷嗷的几声大吼之后这野兽也是朝着我们这人群扑了过来。

    看到了这野兽的反扑,这些人也没有说要退后的样子,拿着石斧就朝着这野兽迎了上去,看到这情况我也是跟了上去,不过可能他们都知道我是个伤员吧,到处都在照顾着我,虽然我这也算是伤员,但现在我的要比他们这些人加起来都要强大的多。

    虽然各自的实力都很低,但是应付起这野兽来还是有着一番条理的,先是上去两个挡住这东西的进攻,时候的人再上去用石斧砍它,要说是有好一些的武器,估计这野兽早就已经倒下了,但这武器不行不说这每个人的力量都还是没那么大,这几斧子砍上去这野兽的鲜血哗哗直流,但这要流血把它流死哪有那么的容易,用力的一爪子拍下来,这东西前面阻挡的人直接给拍飞了,这野兽嗷的一声吼叫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面对这野兽也是没有任何的畏惧,挥舞着斧子也是准备再一次的进攻,这几个人不停的跟着这野兽战斗着,一会的时间这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了些许的伤势,看着这样下去,这在无辜的添加受伤度我也是出手了,挥舞了两下手中的斧子,朝前跑了两步也是一跃而起,一斧子狠狠砍进了这野兽脖子的地方,顿时间鲜血止不住的往出喷,一会的时间这野兽也是倒下。

    看着这野兽倒了,各自也都是坐下来休息,不过在这期间对我是赞不绝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