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东西,大概的收拾了收拾也是又在这里睡着了,现在的身子捡些柴火,干点这么少的事情身子上都感觉累的要死,这要回复到原来,肯定还得花费一段的时间啊。

    这连续待了十天,半个多月的时间,身子总算来说也能达到那正常人的水平了吧,不过我这慢慢恢复的同时,枭沥她们两个却还是在一直睡着觉,这不管怎么说都是出了事情,要不然的话,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总得有些反应的吧。

    在这我用木属性气息搭建的房子里面,就算一直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外界的东西来影响到我,就算是那个魔君这木属性的气息都能困住他些许的时间,要放在这四周的野兽身上,要能打破这屋子我算你赢好吧。

    木属性的气息要高的多,所以就算在这里面生火也完全不用担心会烧到这一间的屋子。

    在这里的日子慢慢待下去,我的身子是越来越好,但枭沥的她们没有一些的好转也是让我没有多少的办法,这只能找这附近的魔人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了,不过就算是没有办法,问问路也是可以的,因为那样就可以回去了。

    这收拾收拾也准备是要出门了,这出门肯定要少不了有人保护着,而这个人人去就落在了这一旁乎乎大睡的心纯身上。

    心纯在前面走着,我背着枭沥和枭凛她们两个朝着一个方向慢慢走去,要说只魔人的话,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不过这起码的生活做饭肯定也是必要的,毕竟我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枭沥她们管辖的那个小魔域都是需要生火做饭的,这里的野兽比她们哪里的野兽实力都要差许多,那么这里的人这些东西肯定是少不了。

    这四周不断的寻找着,这找了一天的时间也是终于找到了一处冒着烟的地方,那么哪里也就是有人居住没错了。

    在这一天的时间了里面,这遇到的野兽也都是让心纯三下两下全乎都砍死了,而我也是用刀把这些东西上面能吃的肉都弄了下来一些,后续肯定还有要需要的地方。

    抬脚朝着那个地方慢慢走去,这我一个人要是走着,靠我现在的这幅身子也还是可以的,但是要扛着枭沥她们两个女人,这走一会还是要停下来休息休息的,看着这两个闭着眼睛一直都在睡觉的人儿,你们两个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休息了一会背着这两个人继续的走去,这走了一段的时间绕过了这一个丛林也是来到了这冒烟的地方,这里一眼望去,大大小小也就只有十几个房子,这些的房子也都是那些的小木房子,都是用一些木头和野草堆成的,看着这建筑的形式,这肯定也是这小魔域里面最下面的人所居住的房子。

    不是说我有多么的歧视弱者,因为不管是在这个魔域还是在我以前那句住在的天域,你弱小的人都是没有人权的,就算是你哪一天被人给杀死了,你也不能怎么样,毕竟弱者就是弱者弱肉强食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背着这两个人朝着这人们居住的地方走去,这快要接近这里的时候,也是突然的有人从哪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拿着石头和木头做成的武器看着我,虽然我现在的实力很差,但是以我现在的样子,要面对起他还是比较容易的。

    这一个人突然的出现,这进跟就是一个又一个人,一会这都出现了十几个二十几个人拿着武器对着我,看到这一幕,这要我应付起来,好像就是有些的困难了。

    看到了这些的人,心纯跟我之间都是有一根无形的先在链接着的,我能大概知道心纯的情况,她也是能知道我的,前提是各自没有隐藏的话。

    心纯知道现在我的情况,也是直接从这一遍的虫草的注意力上来到了我这里,两步直接来到了我的身上,这一副要保护的我的样子也是清晰可见。

    在我的眼里这算是保护,毕竟我不管怎么说都还是知道心纯的实力的,但这在那些的人的眼里我不就不敢说了。

    这次我们是来求救的,也不是来大开杀戒的,所以这真的是要冲突起来,对我来说也还是很不利的,虽然杀了这些人也没什么事,但是这如果都杀完了,还要去慢慢找别人。

    “那个,我们不是敌人,我的老婆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有醒过来,所以我想要寻求下帮助,我真的没有任何的恶意”,我这真的事没有什么办法,这要是放在以前的我也许并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人,但这随着时间生活的变化,有很多的事情都渐渐的学会,有些的帮助是不能不去求的。

    这些的人听到了我的话后,也还都是一副疑神疑鬼的,看着这些人我也是没有什么办法,既然说没有这帮忙的意思,我也不好再去打扰,我这刚要开口说告辞的时候,这后面却突然走上来了一个老人,看我也是说到先进来吧,而你们也都先把东西放下,这些人只是些寻求帮助的人罢了。

    听到了那个老人的话,这些的人也都是慢慢的放下了武器,渐渐也都是给我让出了一条路,看到了情况我也还带着枭沥她们走了过去。

    走在这人群中,心纯小脸一绷,抬头不停的朝着这四周看着,显得真的是极为的“凶”,这人当然也并不是假的,以心纯的实力要应付这些的人,死亡也就只是在一瞬间吧。

    随着这老人来到了这一个屋子里面,他看到了我之后也是说到,“你把她们先放在那床上吧”我听到也是点了点头,背着把这两个人也是轻轻的放在了这床上。

    这老人伸手捏起了枭凛的手指也是自爱不闭目想着些什么,我也不是什么看病的,也不懂她们现在的情况,不过这个老人的样子并不像是在骗我,这也就只能慢慢的等待他看出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