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落到了地面上,身子的力量也都是空空如也,现在我的真的是不想死,因为只要我一死,枭沥她们的下场我不根本不敢想象,但现在真的已经到了尽头。

    现在的身子都不能怎么控制,不过这对木属性气息的控制却还是存在的,控制着身子下面的木藤钻进了我的风袋,从里面掏出了几颗小的珠子,然后便直接送到了我的嘴里面,慢慢的,精纯的能量开始从嘴里面扩散。

    “哼,能当我的女人,是给你一百个小魔域面子,这到好,才几年的时间就把身子给了别人,第一次精纯的阴气都消失,我要你们还有何用,不过呢,我得要感谢那个被我打死的废物,就让你们享受几天极乐再让你们死去”。

    污秽的话语不断的从这魔君的嘴中说着,边说脚步还边朝着枭沥枭凛走去,而他说的话,这两个女人明显没听进心里,嘴里面不断喊着龙毅两字,眼泪也不停地从眼里面流着,哭的太过的悲惨,身子都软了下去,坐在地上不停的抽泣着。

    这个浑身红色已经变成了黑色魔君也是朝着她们走着,一边走着还一边用眼睛在这枭沥和枭凛的身上打量着,时不时的还舔舔嘴唇“虽然这第一次没了,但这身子真是妙啊,不多多享受几天哪有哪里会便宜了你们”。

    这魔君说话的时候也是已经接近了枭沥她们,直到魔君来到了她们的身前,她们才把目光从那已经死亡了的人身上拉回来。

    满眼仇恨的看着这个两米多高的怪物,“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便宜了你”在她们的话语同时喊出,两把的匕首也是朝着自己的脖子上面刺去,但就在这匕首上的尖刺刚刚刺破她们的脖颈时,两个黑红的大手也是抓住了她们的双手,使她们再也动弹不了手中的尖刺丝毫。

    “想死也要等我享受完了你们两个人再死”随着他的话说着,双手微微的一用力,这两把的匕首也是直接被他弄到了地上,这最后的自杀的全力都已经不存在,两个人的心里只剩下绝望。

    当这魔君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时候,两人眼睛中的泪水还在继续往下滴着,这样放在这个处境谁都没有办法,毕竟这就是能力地下的下场,尤其是女性魔人,在天域的时候,虽然说女人也跟着差不多,不过比这要强很多,拿女人修炼各种各样的力量,这些都是有的,只是我没怎么见过罢了,不过与她们那第一次之后,自身的力量感觉也是了成长很多,阴性与阳性,即使是两种的极端,也有互补的时候。

    枭沥她们两个这样以后的结果,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死不能死,生不如死一般的活着,真的没有死了要舒服,但死亡却不是她们能做到的,要说是天域的人,咬流很长时间的血,咬舌自尽是有的,不过那得流一段时间的血液才能死,但这在魔域就不行了,魔人身子连多多少少都有魔气,只要你哪里受伤了,这魔气就会去恢复,你拦都拦不住。

    他松开两人的双手,转眼双手就朝着她们的背部抹去,但就在这时候,一股的鲜血喷到她们两个人的面前,本来已经绝望的两个人看到了这一幕之后,空洞的双眼又有了些许的吗明静,朝着前面看去一个被鲜血布满的拳头从哪血魔君胸口处出现。

    抬头看着这个比我高的身子和脑袋,现在我的力量可不是提升了一点半点,吸收了几个精纯的能量之后,现在感觉自己的力量提升了太多,这力量上有提升,这提升的可是方方面面。

    一拳打穿了他的胸口,胳膊一转直接又捏碎了他的心脏,他看着我也是哈哈一笑,我也知道这样对他没用,不过这胳膊上渐渐出现了另一种的颜色,一股蓝色的东西从我的手上浮现。

    看着这东西,起初他的脸色还是很好,但这随着时间的推移,脸色变得越来越狰狞,渐渐开始张嘴大叫了起来。

    随着惨叫声的响起,他的这胸口位置上也是出了一股蓝色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烧,现在饿哦吞噬了几颗珠子,这可是吸收了大把的能量,这魔气强度上提升了很多,而这魔气强度提升,这弄出来的属性气息也就越强大,也不能说是越强,只能说是,能发挥出这东西原本能力的一些了吧。

    起初他的胸口也就只有我拳头那么大大的洞,但这个洞现在却在逐渐变大,渐渐变得都能从我这里看到枭沥她们两个,两行泪水还在脸上挂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里面充满的全是惊讶。

    看着她们的样子,我本来还想跟这个东西好好的玩一玩,但现在,我是根本不想再看到他一眼。

    胳膊上面的火属性气息变得越来越大,渐渐覆盖了我的整个胳膊,在到上面的整个半身都开始覆盖上了蓝色的火焰,火属性的气息在身上熊熊燃烧着,现在的这火焰可不是以前的那火焰,原来烧不了的东西,不代表现在烧不了。

    在我这火力全开的情况下,这蓝色的火焰燃烧的很是迅速,在这魔君的惨叫中,这家伙的身子就被迅速的融化干净,这些血都是被绕没的这地上也没有再多的血液供他吸收,我的口子也都被自己修复,这家伙也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我不甘心啊”随着他的大脚,这张着双手就朝着我抓了过来,不过就在这手指离我几厘米远的时候,这火焰迅速的补满了他的手指,这一个活生生,纵想一世繁华的魔君就这样被活活烧死了。

    看着这一堆的东西化为了灰烬之后,心中的大石头才总算是放了下来,这东西真的是太难打了,这一直不断地复活,才真的是烦人。

    看着这两个许久不见的人儿,向前走了两步也是直接把她们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感受着怀里的温度,心里才算是踏实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