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脚下这又开始慢慢修复他肉身的血液,我这现在也是真没办法去阻止他修复,只能把这刚刚弄起来的身子再次打碎,坐在旁边看着这东西也是把我累的不行,要这么下去,非得把我累死不得。

    朝着这四周看去,满满的全部都是那些死亡了魔人的鲜血,要说是把这些血液都弄出去,那想想都是不可能,但这些东西部消失,这个东西我又没办法阻止。

    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力量,而又能把你磨个半死的东西真的事多啊,不过这东西可没那个四米多高的怪物强大,想着一把蓝色的火焰出现在了手上,既然打不死的话,那么都烧了就是了。

    把这火焰放在这一图案的血液上,不过这火焰还并不足以能够燃烧掉它,这还是说明我的能力太弱,不过这个东西烧不掉不代表其它的血液也都烧不掉,一团的蓝火扔到了那些的血液上面,瞬间就开始燃烧了起来。

    一遍烧着一遍看着的旁边的这一摊血液,等待那些血液烧完了,也就是时候解决这个魔君了,然后回去找枭枭凌抱枭沥她们,想想也是美滋滋啊。

    这里的血液都烧完了之后,这待了半天的时间这一摊血液还没有消失,看到这东西我就很奇奇怪了,这里的血液都被我烧完了,它这四周被我还围起了一圈的火焰,但这半天没烧完他就真的有些奇怪了。

    扭头朝着这东西看去,这平静的样子下面谁知道又蕴含着什么东西,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捏起了拳头准备要在给他来一下的时候,我也是看到了我拳头上的血液,眼神随着这一地血液开始滴落,直到到了这一摊的血液上我才发现我大意了。

    这手上被那血刺扎了很多次,但这因为上是并不怎么影响也没太急着去修复它,直到这后来把它打成了这个样子,用火属性气息去烧那些东西也没想到用木属性气息修复着伤势,这么半天都不死,原来都是因为我的失误。

    当我这要在一拳打下去的时候,这一摊的血液也是有了动静,本是红色的鲜血,现在开始慢慢变了颜色,一会的时间这些血液都渐渐染上了黑色,我这一拳打在这一摊血水上面之后,这次并么有奈何的了它,这一拳就像是,像是打在了空气上一样,没有多大的动静,也没多大的反应。

    这一团几乎都变成了黑色的血水也是慢慢从液体逐渐要变成固体,这一股黑色的液体慢慢变得越来越高,直到到达了那比我高半米的时候才停下。

    他的五官各种各样的东西开始在他的身上凝聚,我这一拳拳不断打在他的身子上,每一拳虽能打进他的身子,但对他并没有多大的效果,凝聚起了充斥龙凤印记的一拳打在这个东西上面,只是把他身子上的血液打散了而已,这刚要出去的血液也是又立即回到了他的身上。

    “哈哈哈,你的鲜血竟然蕴含了这么大的能量,而你却这么的弱小,那不如把这全乎都交给我如何”,他说着也是直接伸手捏住了我的脑袋,把我的面孔面相他的面孔,在这几秒钟的时间,这一副面容上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不过这黑色里面透着红色,显得却是那么的怪异。

    抓着我的脑袋看了看我,随后我也是感觉到肚子上传来了一个疼痛的感觉,随后身子就随着这股的力量到飞出去了几米之远,在地搓出了一道长印才让自己的身子真正的停下来。

    现在他这一拳的力道真的是比之前的大了太多,我这刚刚坐起,还没等我有所反应的时候,顿时又是感到了脖子上一痛,随后自己的人身子被打进了这地下,整个的身子都印了进去,一口的老血也是不受自己控制的喷了出来。

    一拳丶两拳,一脚丶两脚,这力量不停地朝着我的身子上面攻击着这每一拳的力道都比之前大了太多了,一顿暴风雨般的攻击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已经被打得不行,如果不是这副被那个魔神强化过的身子,那么我都觉得我早就已经死在这里了,说到底这一切还都是自己酿成的苦果。

    在地上有气出没气进的,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和魔气早就定不上自己这伤势的出现,说到底现在也是真的到了半死的地步。

    他的一只脚踏在了我的身子上面,我的身上感受到的满是鲜血的感觉,而我这越来越虚弱,这踩着我的人却是越来越强大,我的鲜血不停的被他所吸收着,身上的颜色也是都变成了黑色,“到时吸干了你身子里面的血液,我到时候起码能打过前几个魔君,哈哈哈”。

    我趴在这里听着他的话,根本是一点都无能为力,眼神看着的地方,也是那枭沥枭凛所在的地方,这刚找到她们,现在我就变成了这样子,如果不是我用那些木人挡住枭沥她们的话,你那两个女人非得冲过来不可。

    他弯下了腰,抓着我的头发让我的眼睛看着他,“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有的这些力量,不过你就放心的去吧,你的性命成为我的一部分,而且,你的那两个女人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只不过就是不知道她们能陪着我疯多长时间而死,毕竟她们只是被人用剩下来,哈哈哈”随着他的话落下,一根巨大的血色尖刺直接从后背扎穿了我的心脏把我订到了地面上。

    心脏这地方除了脑袋是人最重要的地方,而这个地方被一根巨大的尖刺所刺破,就算我这一副魔人的身子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嫩肤修复的,而且现在的我被打成了这个样子。

    眼前的视野开始慢慢变暗,眼皮也是忍不住的想要跳下来,身子里面的血液感觉正在向着一个方向流逝着,本来就要死要死的我,被这么一折磨更是差不多了。

    慢慢血液已经流失的差不多,这个人也抬脚朝枭沥她们走去,看着那两个哭的不行的女人我的手想抓却碰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