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这个魔君,比起刚开始当然时候那样差了太多,不仅是样子上,还有实力上,现在的这魔君长得比以前要高,身子上都覆盖了一条条的血色花纹,这些的东西围在他的身边就隐隐像是产生的血雾一样。

    此时他的力量不知是比之前强大了多少倍,这身上蕴含的这神秘力量,就算是离这么远的距离都有些让我感到怪异。

    “哼,一群没用的废物”随着他的话说着,单手一挥,一根根血色细针朝着四周飞了过去,那些还在和木人战斗的士兵也是直接被这东西所贯穿,这场中的人没有一个的存活,全部都死在了这宫殿。

    他扭了扭脖子,也是抬脚朝着我走了过来,每一步踏在这地面上,都会有一阵微小的血雾在他的脚下喷发,这硬直走到了我的面前之后,本来是和我差不多高的身子,现在足足比我高了半米。

    听着低头看着我,我也是抬头看着他,这一副蔑视的感觉,真的是要多不爽就有多不爽,他的一拳直接朝着我打下,我也是用双手去拦截,不得不说这提升的力量真不是一般的大,这一股巨大力量的冲击,使我整个人都朝着后面退了几米远。

    看着这红色的东西,体内的土属性气息也是开始运转,瞬间这双手上面就充满了土属性的气息,一跃而且朝着他就打了下去。

    像是开始的时候,我这个聚集着魔气的一圈都能给他打个够呛,但现在的这一覆盖着土属性气息的一拳才刚好与它抗衡,足以见得这成长的可怕。

    拳脚之间不断的交加,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真不惧他,但他的血液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能随着他的控制而动弹,在我这一拳要打在他的胸口上的时候,瞬间就出现了几根血红色大的长刺,见到了这东西我赶紧的收手才是躲过了这一击。

    这东西的坚硬程度也是很高的,我这覆盖土属性气息的一拳打在这上面,都会在我的拳头上留下几个血洞。

    这打又打不得,不打的话,一直被他攻击也不是个办法,虽然说现在的这身子体质很强,挨上几下根本不在话下,但这挨得多了,疼痛感也是随之而来。

    体内的魔气开始运转,然后再把这默契注入到这右手上的龙凤印记里面,这强大的力量也是渐渐的传了过来,不得不说那前魔神的本事就是不一般的大,那么短的时间,不仅给我弄出了这么一副的身子,还让我自己原本的血脉能完全的兼容到这个力量,这给我的东西真的是很多啊。

    我的这幅身子变得很是强大这注入更多魔气换来的力量也是更加的强大,这右手上充满着龙凤印记的力量,一拳朝着这人的身子上面打去。

    这家伙看到了我的攻击也是丝毫不怕,顿时间他那小腹的位置上就又开始有血点凝聚,然后瞬间从哪小小的血点变成了一个个长达十几厘米的尖刺,不过这些的东西,还真不见得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

    我的一拳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肚子上,而他小腹的那几根血刺也是进入到了我的拳头里面,我的此时只收到了一些的伤害但他却不一定了狠狠地挨了骂我这一拳,虽然说没有被我打飞出去,但这里面的内脏都被我震得粉碎了。

    这一拳打出,这第二拳第三拳也是朝着他的肚子上击打了上去,一拳拳如暴风雨一般倾泻在他的身上,纵使他能不挺控制那些的血刺,这时候也是完全应付不过来,这肚子上的伤势瞬间就变成了要他老命的伤势我这从前面打在他肚子上的拳头,全部都打进了他的身子从后面传出,想这样的拳头可是狠狠打了半天,这已经变了样子的魔君也是被我打得倒在了地上。

    看着他的这个样子,说实话我还真的是不怎么放心,从拳头变成了手刀,不停的朝着他的这身子上面挥着,一道道下去这身子就又断成了极端,抬脚踩碎了一个然后把其他的又都踢飞,就算他的愈合能力强大但这样我叫你高如何的愈合。

    弄完了这些事情之后,这刚要回去抱抱离别已久的女人,但这刚走了两步也是图如起来的感觉到了异样的感觉,超想喝后面转头看去这感觉并没有错,那已经坏的不能再坏的身子,再次的开始慢慢愈合起来。

    他身子上的那些零件都已经被我踢飞了没错,但他的恢复完全不用靠那些的东西,凭着这四周的血液就可以完成,那些已经坏成了碎末的肉体开始慢慢有了动作,这四周死的那些人的血液都在朝着这尸体的身上不断流动着,渐渐这坏掉了的部分也是再次被这些血液所组成。

    看着这个东西,我知道这魔族回复能力强大,但强大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我也是才第一次见到,这已经都坏的不行的身子,死的不能再死的东西,凭借着血液就可以复活。

    当那个人再次组成了之后他也是开始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现在的我虽然还达不到永生不灭的地步,但要杀死你,那么真的是太简单了”。

    在他的话说完了之后,瞬间的身子上面再次出现了那一根根巨大的血色尖刺,这尖刺补满了他的后背,这拳头上面也是被他弄出了许多细小尖刺,这个样子极像是一个成了精的刺猬,这把全身都抱了起来,你到底是有多么的不像打架。

    现在的这样子我拿他还真的是没有多大的办法,只能捏着拳头,注入魔气换去龙凤印记的力量再次朝着他的身子上面打去。

    他的这副身子扛不住我现在的伤害,我这狠狠地一拳下去,这副身子也是再次被我打出了一个窟窿,狠狠地补了几拳也是又被我打倒在了地下。

    大口的喘着气息,双拳上面都已经充满了鲜血,这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看着双手的鲜血,再看着这脚下又继续开始修复大的血块,这东西真的是难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