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脑袋都被我打没了的尸体,我当然不会认为他这样就死了,这魔域魔君都是按照着实力而排名的,上一个魔君都没有那么好死,这一个我肯定也不会就这样认为,但这起码能给他造成一定的创伤。

    朝着这四周看去,这一个个的人都蜷缩在各个角落,我的视野朝着他们望去,这看了半天也没看到那个人的痕迹,顺着地下木属性的视野在地面下看着,这同样也是没有任何的效果。

    抬脚在这宫殿里面来回走动着,不得不说这东西隐藏的还是很隐秘的,这短时间没发现什么东西,但这时间一长了,就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地方,这四周蜷缩的人开始有很多,但现在,这不知为何感觉少了很多。

    这样大场面的战斗,那些的人也都不是什么战士的,虽然说是怕死,但还没到那这个时候胡乱往出跑的地步,弄不准一个擦伤碰伤什么的,这对都会危及到他们的性命,这逃跑一点说不通,那么剩下来的一条就是被那魔君给弄消失了。

    在天域那最后的时候,我也是看到了那魔君从身子中出去许许多多的影子,每条影子都能夺走别人性命,然后再返回那魔君的身子,就这样不断的吸收认命,供自己恢复力量,虽然这样子上有些不同,但这几乎都是一个道理吧。

    闭上了眼睛,用各方面的感知去感受那魔君的所在,不过这次并不是把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而是放在这些四周的人身上,如果那魔君要继续的积攒力量,那么久一定还会再吸取性命。

    虽然说在这战斗的场面上,闭上眼睛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不过这个时候只能用到这个方法,毕竟有些的事情不是靠眼睛去看的,而是要靠心去感受的。

    把自己的意识都投入到这里面去,这慢慢的也是感受到了一个黑色影子在这地面不停的攒动,感知到这东西我才明白为什么转入木属性气息的视野没看到,因为这东西一动的速度太过的迅速,在这地面下不听穿梭,根本没有停顿,偶尔捕捉到一个人,消化也就只有几秒的时间。

    越来的越感觉那东西蕴含的力量在加大,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把这地下的木属性气息全部都转移到那些还活着人的脚下,自己慢慢感受去寻找那个魔君,等待自己寻找到的时候它他就已经到下一个地方,要是按现在这个方法应该会变得简单很多。

    我这弄出去的木属性气息就像是一张大网,每每当他要触碰到得时候我都会有所感知,虽然没布满每个人的脚下,但这些也就足够了。

    右手捏着拳头,这拳头上的魔气慢慢增多,在这一个方向的木属性气息有所感应的时候,我也是瞬间一踏地面直接朝着那边跳了下去,土属性的气息覆盖在手上,重重的一拳直接把那一个魔人砸的粉碎,但这样也使这个人四周的地面破碎,一个黑色的影子也使被我砸了出来,趁着这个机会,捏紧了拳头也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顿时间给他打出去了几米远。

    把黑影子被我打出去了之后,在地上错了几米也是停了下来,一道黑色的影子,慢慢的开始有了变化,从起初的一个模糊的黑影子,也是缓缓变成了人的样子,再渐渐地五官什么的也都开始浮现,这新的一个魔君样子也是再次浮现。

    这个魔君的样子和被我打坏的那副身子有些不同,这身子上面布满着血迹,这伤势伤痕补满了全身,鲜血也是染遍了全身只不过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鲜血。

    “没想到你连这个样子的我都能看的清,也不枉我废上百年的性命用这一回,只不过这些的小把戏,到这里也就要结束了”,在他的话说完了之后,他的双手也是一张,两手直接捏进了自己的双手,这顿时间又是鲜血乱飞。

    这鲜血被他溅起来了之后,这身上的鲜血也是瞬间有了感觉,不停的朝着自己的前面凝聚,这慢慢的,一个壮阔的人,直接变成了干骨,他身上的血液都飞到了前面的一团红色的液体上面。

    待这东西弄完了之后他身上也就是一副皮包骨的状态,他的一只手触碰了这一天大团红色的鲜血,瞬间他的整个人身子也都融入了进去。

    在哪魔君进入了他弄出的那一团血团后,这血团也是变得不老实了起来来来回回的不断乱动着,他的这一举动也是把这四周的魔人都吓了个半死,一个个眼神惊恐的望着这东西。

    看着他们的这些样子,看样子这东西也并不是那么的简单,随着时间慢慢的推进,这血团动的也是更加的厉害,就像是有什么沉睡的东西要从这里面出来一样。

    这样子也是更加的吓坏了这些的旁人,那些本就呆在这宫殿四周瑟瑟发抖的人们看到了这样子之后也是终于忍不住的开始慌乱起来一个人逃跑,然后便是一堆的人都跟着一起逃跑,这中央的木人和那些士兵还在战斗,碰到这四周逃跑的人群在所难免,不过就管是这样,他们还都是奋不顾身的开始逃跑了。

    看着这些人即将要离去,我也是并没有去管他们,毕竟这些人在不在,死不死对我来说都没多大的意思,我这来的目的就是接走枭沥她们而已,有没有要管他们的死活。

    眼看他们就要离开这里,但这个时候,那一团鲜血所组成的东西也是瞬间的有了反应,这不断蠕动的血球瞬间直接爆炸开来,这血团上的血液就像是用巨力打出去的针刺一样,朝着这四周就不断的射出,这犹如炮火一般的东西直射到这些要逃跑的魔群,就他的这样一下,这场中的人也都死的差不多了,不管是那么些逃跑的人,还是还在战斗的士兵,全部都难逃一死,渐渐地,一个怪物从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