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沥闭上的眼睛也是突然被旁边的枭凛拉了拉手儿睁开了,一睁眼便可能到了自己的正前方有一个背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这身影感觉很是的熟悉。

    这一个能量的波纹还有些力量的,这接下来这么一下,并没有给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不过这到是把自己身上的斗笠吹飞了,伸手一挥这能量消失,抬脚一踏地面这地面上慢慢有几点绿色出现,慢慢的越来越大,直到变成了一个个的木人才真正的完成。

    看着这些的东西,再看着这个人的身影,两个人也是不确定的喊了出来“龙毅?”,听到了她们的话,也难怪她们会这样,我现在得射你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这反应也是难怪。

    伸手朝举起,木属性的气息在手中运作,渐渐地一个小木牌子也是出现在了我的手上,把这高高举起,一个大大的“毅”字也是印在上面,扭身朝着这两个惊呆了的女人一笑,“我回来了”。

    看着这眼前发生的一幕,不仅是这观看婚礼的众人没有想到的,就连这魔君也也是不曾能想的到的,“你们好大的胆子”随着他的话落下,这就要朝着我们冲过来,如果能让他这么简单的冲过来,那么我这木人还弄他有何用呢,微微的一控制,几个木人也是朝着他就冲了上去。

    我的实力不断的提升,这力量越强,也就越能发挥出这些气息的真正力量,这属性的气息都存在在了时间多少年,几百年,又或是上千年,这属性气息都是时间组成的一部分,这些东西原本的实力,不是说能完全发挥就能发挥的。

    看着这两个人儿,我也是朝着她们张开了手臂,“对不起,我回来的有些晚了”我这说完之后也是准备着被两个许久不见得美女送抱,但这想来的如软身子没感觉到,到是被一阵的拳打脚踢了起来。

    这枭凛不断地打着我,我这也是苦笑只能挨着,而这枭沥在后面也明显是不给我好脸色,每当枭凛打我,这枭沥也是在一旁开口,“你为什么来的这么晚”,“你为什么不早回来”,“你为什么要让我们这么担心”,“你为什么...”。

    她们这一句句话的问着,面对着这一番“暴力”的攻击我只能挨着和忍受,毕竟是我龙毅真的对不起她们。

    面对着这些的木人也是把这魔君难受的够呛,扭头也是朝着旁边喊这人,“都给我冷着什么,去把那几个人呢给我捉住,捉不到,你们都要死!”

    听着这魔君的话,这四周的守卫也都是动了起来,朝着我们慢慢的逼近,纵使是这样,这枭凛“强大”的力量也并没有停下,用脚这一踏地面,这更多的木人也是出现在我们的周围,尽管这士兵让人多,我这木人也不是吃素的。

    捏住了这枭凛打来的手臂,把这丫头直接抱在了怀里,枭凛也是流着眼泪用双拳不断地朝着我胸口上打着,面对这攻击,原来能把我打个半死,但现在这不痛不痒的攻击,对我来说真的是每一点的事。

    这流着眼泪是使劲的捶了两拳“你来的好晚”这枭凛哭着说完也是趴在了我胸口哭了起来,拍着安慰着她,抬头看着这傻傻的枭沥也是有些好笑,伸手一拉也是把她拉到了我的怀里,感受着抱着的人儿,我也是轻声说道,“对不起,我回来的有些晚了”。

    在我这抱着这两个人的同时,那边的魔君他们也是在和木人战斗着,这木人虽然强悍,但这魔君也都不是吃素的,这虽然能阻止他一会,但这慢慢的时间过去这木人还终究是会变成一堆废柴。

    伸手紧紧的抱住这两个人儿,这真的是让她们等的太久了啊,“好了好了,一会再回去慢慢哭吧,先让我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好不好”我这轻声安慰着,她们也都是渐渐松开了我,枭沥也是张嘴问道“你会好好的回家吧”,朝着她们点了点头,我也是突然的抱住她们在她们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随后松开我也是冲了过去。

    这些木人我弄除了足足几十个,弄出了这些东西可是消耗了我不少的魔气,不过现在都恢复的差不多了,面对着这魔君我也是没有太大的压力了。

    这四周的士兵有木人守着,枭沥她们的旁边也是有更多的木人守着现在我这也是不用怎么担心她们了,现在要面对的就是这要抢走我女人的魔君了。

    双手上瞬间覆盖了两层的魔气,抬脚朝着他冲了过去,此时的他还在被我的那些木人弄得很是厌烦,毕竟这些东西又不是真人,你打坏了就坏了把你气的要死又不能出奇气,这别提是有多烦了。

    捏着拳头朝他迅速打了过去,在面对着木人的他也会感受到了我这力量,双手守在胸口前抵挡,尽管是这样还是被我打得挫出去了几米远。

    “你是谁,胆敢来我的婚礼上闹事”,“哼,你的婚礼,你抢了老子的女人说是你的婚礼,今天你不死,我不姓龙!”

    土属性的气息覆盖在了双拳,一拳再次朝着他打了过去,他这也是用拳头来接,不过我这力量哪里是他说接住就能接住的,一拳打在他的手上直接把他的手臂都打的碎了去,在我这力量提升的同时,这气息也是又上升了一个阶段,这土属性气息也是变得更加坚硬。

    一拳打碎了他的骨头,随后也是抬脚一伸直接捏住了他的脖子,顺着力道直接捏在了这地上,瞬间就在这地上就下了一个巨大的裂纹。

    捏着他的一只腿,不停的朝着这地面上摔着,这每一下打下去,这地面都会出现巨大的裂纹。

    这被我打了半天之后,这魔君身上也是鲜血直流,这骨头也都被我砸的碎的差不多了,最后直接把他按在了这地上,捏紧了拳头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脑袋上,瞬间这个魔君就被我打的粉碎,这副身子,彻底的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