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了这个人所说的话,我也是直接给他扔了出去,这自然不用我再去和他多说,扭着头就朝着外面往死了跑了。

    来到了这大门的前面,这大门旁边有一个高度的线,想要去哪一个魔域,就要朝着这大门里面注入多少的魔气,越前面的魔域需要的魔气也就越多,所以尽管你想要去想去的魔域,但要没庞大的魔气加持,你还并没有那个能力。

    这第两千五百零一小魔域,这魔域的分法有些奇怪,不过在我那里,大概得跟前魔神问了问之后,我也是能大概得明白,这第零个小魔域是这魔域里面最强大大的几个人居住的地方,然后从一开始,到第一百小魔域都为第一魔君所掌管,然后从第一百零一开始,这到第二百都是第二魔君所掌管,然后这样以此类推,所以这第两千五百零一正是那第二十六魔君所在的城市。

    哪里的地方离这里只有两百小魔域,这也并不算多,以我的魔气的话,应该还是可以承受的住的吧。

    魔气从魔气种子里面提了出来,然后便开始朝着这大门里面注入,魔气注入的越来越多,这显示的高度也是直线上升当中,直到这魔气注入到了一个水平,我才把这按在大门上的右手拔了出来,这大门感觉就像是一个吸尘器一样,不断地吸收你的魔气要不好好的控制,没准的要被它给吸干了。

    看着这旁边的刻度线,花费了这么多的魔气,总算是到了,不过这大门上有意思的一点是,去这里上面的魔域需要花费魔气,但这下面的要去真的是一点魔气都不需要花费,直接打开就能去。

    抬脚朝着这大门走了进去,这顿时间就感到一片的漆黑,可能是这传送的地方离这里有些远吧,这漆黑的感觉真是持续了一段的时间,这漆黑再加上我这身子上面的漆黑,我要躲在这里都没人能发现的到我吧。

    一会的时间慢慢过去,眼前渐渐也是出现在了光亮,顺着光亮走了出去,这也是直接离开了这扇大门,直接到了一个我陌生的地方。

    整个的人都到了这里之后,身后的大门也是瞬间的消失了,这回去的路我不用活多过多的担心,毕竟那个魔域里面都有这么的一扇大门,那么这里的宫殿里面肯定也还是会有一个一样的宫殿的。

    来到了这里,这大概就是这是两千五百零一的小魔域了吧,走在这城市里面,总感觉着这里面的城市非常额热闹,这气氛就像是我在天域的时候过年了一样。

    走在这大街上,这处处的张灯结彩,把我都看出了神,这仿佛又是回到了天域过年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许多的事情的话,那么我现在应该还在天域的学院里面呢吧,现在有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样了。

    拉着这旁边的一个人问了问,这虽然看上去很像是天域的春节,但真正的是这里的魔君要结婚了,听这个人说是这次又纳了两个小妾,而且最终的要的事,这是其它魔域魔君的女儿。

    听到了他的话,我也是能充分的确定这次的这两个小妾应该就是我龙毅的那女人了,我堂堂龙毅的女人,第一个女人,竟然要特么被别人纳为小妾了,听到这消息也是让我气的火都要冒了出来。

    “这魔君结婚,为什么你们会准备的这么热闹啊”,“因为魔君每次结婚,都会发放下来很多的魔量供我们使用,所以到了这日子,都会这个样子”,听完了他的话,我也是把一小袋的魔量放到了他的手上,这使他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惊的不行。

    转身离开了这里,这虽然像,但却并不是那天域的春节,每年都是在家里面过得,现在这倒好,离开了家很远就不说了,这直接都来到了这另一个遇里面了。

    拍了拍脑袋,现在也并不是想那么多东西的时候,这一个婚礼,我想要添加些血腥的味道,而且这味道还要很重,很重。

    我这披上了一副衣服,来到了这宫殿的入口处,现在这里都是对外面开放的,毕竟这魔君结婚,这肯定有很多魔人回去拿东西去讨好这魔君啊,这讨的越好,没准这以后的日子也就会更好过了,这一点真的是不管到了哪里都不会改变的啊。

    这大老远就看到了哪一个身穿红的衣服的年壮魔人在一个个的收着东西,脸上的笑容也是拉都拉不下来。

    这里并没有什么好看的,我先在就是想要去找枭沥她们,这来的太急,连枭凌所在的地方都忘了询问了,拍了拍脑袋,这终究还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了啊。

    这人绕过了一个个的房子,不过这宫殿实在是太过的庞大了,这一个人找起来不知道要找到何年何月。

    体内的五行轮盘不断地转动,木属性的气息从脚上直接注入到了地面里面,这次注入的很多,因为这要搜索的范围很大。

    因为我的视野和这些木人都是连通的,而现在的我只需要在这里溜达就可以了,那些的事情都交给那些的木属性的气息去做了。

    这一堆的木属性气息可是花费了我很多的魔气,真的一会的时间大概都能把这宫殿搜索个边了,也是才找到枭沥她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木属性的气息从一旁的一角钻了上去,渐渐也是看到了这屋子里面的视野,此时的两个女人都身披红衣,抹着红妆,这样子真的是比平常还要美丽百倍,不过这红妆并不是为我说话,这红衣也并不是为我所穿,这心里面的难受感觉,真呃呃只有自己才知道。

    现在的这屋子里面并不只有她们两个人,还有着很多的女人,这些女人有都有着些许的紫姿色,不过现在的脸上都显露这狰狞的颜色,朝着枭沥她们都在指指点点的不断是着什么,枭沥她们也都并没有还嘴,只是面无表情的坐着,不过一个巴掌打在了枭凛的脸上,我的怒气也是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