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我要好好的问问他”,随着那魔君的一声令下,这里的四周做着的人也都是朝我冲了上来。

    不得不说这里的人要比我所在的那城市人强的太多了,不管是速度上,力量上,还是魔气都要比强的多,相比于以前的我,也是很接近了,不过这对于现在我的来说,那真的是远远不够的。

    扭了扭脖子,双手一动直接在双手就覆盖了一层漆黑之色的魔气,一拳直接砸在了我饺脚下带我地面上,一个巨大的冲击波从我这里朝着四周飞了过去。

    我先在这力量完全不是这里的人能够抵挡的,这一个冲击波直接把这里的人都给震飞了出去,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

    这些人飞了之后,我也是朝着那魔君下次走去“我说枭沥她们在哪里!”一阵的吼声也是不断回荡在这宫殿里面,那魔君的脸色也顿时不怎么好看。

    “不逃以为有些实力,就把什么都行都说成事自己的,我的女儿是你这身份一辈子都得不到的!”随着他的话音一落,顿时间这地面上也是出现了些许的裂缝,渐渐这裂缝变大,貌似是有什么东子要从这人下面上来。

    真的地面裂开的缝隙越来越大,渐渐一个黑色的脑袋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再慢慢的,这一个个的真身也是暴露在了我们的视野,几条十几米高的大狗从地上嗷嗷叫喊着浮了上来,冲着我也是使劲的叫着,不过这脖子上却被一跳巨大的铁链给拴住了。

    随着那魔君的手一挥,这铁链直接从中间的部分断裂开了,几条大狗风一样的朝着我扑了过来,这最前面的大狗离我的距离也是并没有多远,一口咬住了我的博右臂直接给我撞到了这后面的墙壁上,这巨力都使我的身子印了进去。

    “亏你还是这里的魔君,亏你还是枭沥她们的父亲,就这有这些的本事吗,那既然如此的话,这魔君的名头还不如摘了罢了!”

    它的牙齿狠狠咬着我的右臂,虽然有很大的疼痛,但还远远没到断裂的地步,右手上的魔气爆发,深深地一用力直接把这咬着我的上下两排牙给打碎了,顿时间这巨狗也是疼得嗷嗷直叫。

    左手按着这巨狗,右手直接从它的嘴里面拔了出来,按着这巨狗的脑袋,双脚一蹬后面的墙壁,顺着直接给这巨狗按到了地上,顿时间这地面直接变得粉碎,这巨狗的那脑袋也是被我捏的快粉碎,现在挣扎着要起来,不过这头上的伤势已经让它无法这么这么做,嗷嗷的轻吼着,随后也是死在了这地上。

    说是巨狗,这只不过是感觉比较像而已,这魔族的东西肯定不是那天域的宠物可以比的了的,这第一头死了,这剩下的也是无所畏惧,嗷嗷叫着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面对这一只只的大狗,我也是没有丝毫的留情,伸手把灵枪从后面拿了出来,伸手朝着这些的巨狗一挥,这继续跑着的巨狗也是从我的两边跑过,随后身子断成了两半倒在了地上。

    这满地的血肉,当时也是给这些要冲上来的人吓得不行,这些东西都是在我的挥手间,那么他们这些人就更不行了。

    拿起了灵枪朝着那台子上的魔君指着,“今天你要是不告送我枭沥她们在哪里,我就杀了这里所有的人!”一番霸气的话,吓得所有人的眼神也是都不怎么好看,毕竟他们的实力比这巨狗高的还真没几个,这巨狗都活不过一瞬间,这些人就更不用多说了。

    “哼,好大的口气,这里那里说是你想撒野就撒野,想要什么就要什么的”,在他的说话间,也是直接砸碎了他旁边的桌子,站起了身就朝着我走了过来。

    他朝着我走着,我也是朝他走着,“一个人把自己的女儿当做东西去交换的魔君,这辈子这里都不可能强大的起来”,“强大?你懂什么事强大,这些人民谁来管,你来管吗”,“把自己女儿当做东西去交换自己的安乐,你这样的城市活着有什么用,还不如毁灭了!”

    他脚步一踏地面,硬着朝我冲了过来,我也一踏地面,朝着他冲了过去,一瞬间的撞击,震得地面的石头都开始乱飞,我们的两股的力量也是直接撞击到了一起。

    相比于天域的战斗,这魔族的战斗显得没有那么多的招式,武学什么的,大多都是运用自己身子的魔气加强自己的力量去战斗。

    拳脚之间不断的碰撞,魔气之间的撞击,它的力量很强大,不过要到我这副身子的极限还是要差的很多。

    并不说每个人的魔气都是样的,像这个魔君的魔气打在自己的身上,这就会感到深深的烧热感觉,一拳打在自己的身上,那一块都会出现些许的红印。

    他的力量很大,但我的力量也远远不是吃素的,魔气覆盖在双手,用力抓着他的手臂直接给他摔到了地上,用力的朝着他的胸口上一拳,当时就给他打得鲜血直流。

    这一拳后,我也没有再次的去进攻,毕竟如果这不傻的话,现在也应该明白些许的事理。

    双手抓住了他的衣服,“如果你做不到,那我我去帮你做,我的力量要比你高,要比你强大,呢这样的力量战胜比自己高尚一个的魔君还要难吗”。

    “我承认你很强,但是那第两千五百多魔域的君主不是你的实力可以达到的,你不要再去想枭沥她们,你以后在这里,这第一千七百多魔域的副魔君都任你当,有了这些,你什么都有了”。

    听到他的话,我也是更加的愤怒,捏着他的衣服也是把他再次的朝着地面上一砸,瞬间以我们所在的地上朝着四周的地面裂痕又开始蔓延“我说了,我要的是枭沥她们如果她们都不在了,那么这第两千七百小魔域的生死存亡又与我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