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女孩激动的样子,我也是点了点头“我要跟你一块去,一起把枭凛姐姐她们带回来”她的这一句话,也是瞬间在这人群中炸开了锅,“城主,我也愿意跟您一起去”,“城主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

    看着这些激愤的人群,看来枭沥她们在这些人的眼中真的很是重要啊,想想以前的时候,枭沥她们不管是看到谁死,这表情都不带动一动的,但现在,让那来的人以这里的人的性命来要挟,才使得她们真正妥协。

    “好了,这次你们谁都不许去,这次要去的地方,是你们这里魔君的地方,而且我和他们之间可能还有一场的战斗要打,那个我可顾不上你们,你们难道想枭沥她们都回来了,见到你们这些人逗死伤过办了吗”。

    我的话说完了之后,这些人那激动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下来,不是我说实话,而这就是现实,他们的实力就到这里,如果一个个都跟我战斗的四米多高的哪个怪物一样的话,那么我就什么都不担心,但带着现在这群人去,难免会出些什么意外。

    我蹲着看着之外小女孩,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这愁眉苦脸的样子,可不是你枭凛姐姐想看到的哦,你们在这里好好等着,我去把你们的枭沥枭凛姐姐都带回来好不好”。

    这女孩大眼睛不停的眨着,眼里面渐渐都覆盖上了一层薄雾,“你说的”,“对,我说的”,“那我们拉钩”。

    画面一转,我也是顺着女孩她们说的路线朝着一个地方跑着,这路上难免会碰到一些的人,经过一个个前面的城市,但这也没使我停下,拦住的人直接杀了就可以了。

    这一跑,跑了接近一天的时间才看到这里魔君的住处,不得不说这魔君所在的地方是真的豪华啊,这都不能说是城堡了,眼前的这一个应该都能算得上是宫殿了。

    看着这东西,现在也应该完全确定这里就是我要找的地方了,不得不说,这里的城市也是很大的,这宫殿宫殿位于这城市的一个方向,这里的看上去可比我的那小城市繁荣的太多了,这里一个个人的气息也都要强的多,而且,这里四周蔓延的魔气也要比哪里高了很多。

    这城市,我当然不是好好进来的,这直着走进来肯定会被挡住,然后又少不了一场大战,从城门口杀到那宫殿也并不是不可以,但这样有些太费时间了。

    走过了这城市,直直的来到了这宫殿入口,这宫殿的入口就这一个,还重兵把手,看来也是不想战斗都能难了。

    “站住,你是谁”,这几个士兵说着话也是直接拦住了我,“我是谁,你特么敢问我是谁”,我说完就直接朝着这魔人来了一脚。

    我现在这一脚威力也是大的不行,直接把这人踹出去了数十米之远,这四周的人看到了之后明显一惊,不过这要拦住我的举动还是没有停下。

    屏住身上的气息,然后猛的一股冷气朝着四周放了过去,以前的我的这气息什么的,都是无形的,就像是自身发出来的一个风一样,但现在这个,一股的气息放了出去,这黑色的狂风不停的刮着。

    这冰冷的气息吓得这些守卫也都是动弹不得,伸手再次捏起了一个人的脖子“再敢废话老子杀了你们!”我这吼着一凶,大眼睛一瞪,当时就把我放进去了。

    这顺利的来到了宫殿里面,我这虽然也算是狐假虎威,但我确实有这实力啊,现在能尽快的就要赶紧去找枭沥她们,枭沥她们离开这么长的时间,难免都已经被这里的魔君,她们的老爸把她们送过去了。

    这进入宫殿也真的是一道道的关卡,这每一道都像是第一道一样,吼着叫着,就过来了,但这到了最后一道的时候,这一个人被我打了出去,这些守卫当时就急眼了,打喊着就朝着冲了上来。

    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微动,用脚一踏地面,一股的木属性气息就朝着地下钻了进去,这些的魔人再离我几米的时候,身子突然就定住了,也不是说他们自己顶住的,而是一根根的尖刺把这些人都扎在了这地上,这离我的脑袋只有几厘米的大刀也是永远的停在了这里。

    顺着这里直接来到了这宫殿里面,不仅是外面,这里面也是热闹的不行,一个个守卫守着这宫殿,各种的来类似于侍女的人也都在不停的动着。

    硬直直接来到了这宫殿的大厅里面,这宫殿的四周也都是坐满了人,而这大厅的中央,一群穿着华丽衣服的魔租女人也是在哪里蹦蹦跳跳的,四周人也都是拍手叫着好。

    看着这样子,我顿时也是愤怒的不行,枭沥她们说,这里的魔君实力要比前一个差很多,也就说没有外力的帮助,这里的人在一段日子过后都是要死的,但眼前的这幅景象哪里有说是要到生死存亡的样子,这样明显已经是有什么东西保了他们,二者牺牲品便是那最上面坐的魔君的女儿。

    顺手杀了挡住我的两个守卫,来到了这一角抓起了一个凳子,朝着上面就扔了过去,这凳子就如是炮弹一样硬直的朝着那魔君飞了过去,这凳子从上方飞过,直接砸进了那魔君身旁的墙壁里面。

    我的这一下直接把这场中欢快的场面给定了下来,场中的眼神也都不在这一个个跳舞的女人身上,“枭沥她们在哪里!”对着上面的那魔君我直接吼了出来。

    那魔君看了看旁边已经印在了墙壁里面的凳子,挥了挥手,这些跳舞的女人也都是纷纷退了下去,“你是谁,敢来我这里捣乱”,“哈哈哈,我是谁,老子来找老子的女人”。

    我的一顿话,顿时间给这魔君气的够呛,“你的女人,你敢说是你的女人,怪不得她们走的时候反应那么大,而且那身子的气息我感觉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来都是你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