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自己的身子各方面看去,满满的都是漆黑之色,这副身子里面蕴含的力量简直是强大无比,就算没达到那魔神的力量,现在的力量就已经让我感到了很是的满足。

    捏着手臂感受着这股强大的力量,几倍,这手指在空气中捏捏都在咔咔作响,这力量的强大足以比得上我的那身子数倍之多,光是几倍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朝着右臂上看去,一副黑色突然的龙凤缠绵在我的右手手臂上,这也就是说明的我那副体质还在,只不过现在是更加的上了一个档次。

    体内的五行轮盘也都在,那木灵也还存在在这木属性的气息里面,现在这一遭,貌似并没有损失什么东西,这赚的可是太多太多了。

    朝着前面的那个干瘪的都不行的人看去,此时的他身上的黑色都隐隐变成了光忙,现在只能看到一个虚体的他。

    看着他那笑着的样子,自己能有现在这样也是多亏了他,“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帮你解决吗”,听到我的话,也是张嘴哈哈一笑,“没什么东西需要你去做,要说我弟弟吧,他就那个样子,把我困在这里也并不恨他,要真说是有的话,如果到时魔族遇到了举族的灾难,希望你能帮一下”,虽然不知这魔族会遇到什么灾难,我也是点头答应,毕竟这个人给我的东西可不是一般的多。

    他身上的黑色光忙也是开始慢慢消散,直到消失的时候那一副面容上还带着笑容,可能这样的结束它也并没有多大的遗憾吧。

    伸手把那些魔族强者留下的能量珠子全部都装到了风袋里面,这些的珠子里面蕴含的能量也不是一般的多,说是都是那个时候魔族挺为强大的那一批所留下来的,那么把这些都吸收,到时候的力量都能赶得上魔神的力量了吧。

    再回头朝后面看了一眼,抬脚也是直接从他打开的的那个黑洞进了去,这前脚刚进去,这后脚就又来到了那跟那个四米多高的怪物战斗的地方。

    身上的黑洞转眼消失,那个四米多高的怪物也是再次来到了我的面前,现在见到了它,根本并没有多大的恐惧感觉,“我说的没错的话,你跟那个魔神有很大的关系吧”。

    听到了我的话它也是哈哈一笑,这粗哑的嗓音笑出来也是让人感到微微恐惧,“没错,我就是魔神大人的坐骑,这么多年的寻找能解救他的人,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消失了,而你,小子,现在看你配不配拥有这股力量”。

    它伸手朝着我一指,训速的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它的爪子一拍,这旁边的树木都断成了几段,不过我现在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以前可以相比的,一手直接捏住了它这拍来的手臂,另一拳直接打在了它的肚子上,一阵的冲击直接带着它的身子飞了出去,把从他身上的拽下来的手臂扔在了地上“你这是在逗我玩吗”。

    我的口气中带着毫不遮掩的口气,因为以前跟我打得时候,这家伙都变了颜色,但现在我都这样了,它却用平常的力量跟我打,这不就是在嘲讽我吗。

    “哈哈哈,好小子”,它说着话,抬脚也是从哪倒下的树林中走了出来,它的脚步继续朝着我这里迈着,每走一步,它的身子都在发生很大的变化,肚子上的那大坑变回了原样,那被我拽掉的手臂也是瞬间的长了出来,身上的颜色也是在不断加深,直到这最后变成了安红色。

    它这走着走着,突然的就从前面消失不见了,随着它的不见,我的身子也是跟着动了起来,在原来的那左上方的天空上,一股巨大的力量互相撞击,这凭空出来的气浪都在这地上留下了一个大坑,周围的树木全都刮飞了出去,本是好好的树林,现在这里却成了一个光秃秃深陷大坑的场面。

    现在我的速度完全能跟的上它,力量也并不比它差,一拳拳不断的打击,这方圆几里的地放都被打得寸草不生。

    我的这个肉身真的是出乎我意料的强大,我能给它造成伤害,只不过它的恢复能力实在是太强大,这断了胳膊腿什么的,只需要短短几秒的时间就能恢复原样,它一拳打在我的身上,也是能给我疼得够呛,不过也就只有这些而已。

    打了一会的时间,我的身上有着伤痕,而反观那个家伙,就跟没事的人一样的,身上的伤势一点没有就不说了,这连大气都不带喘一口的,要跟他打架,除非带有着比它更强大的力量,要不然的话,非得被它给累死。

    体内的魔气朝着龙凤印记里面输送,慢慢强大的力量从印记里面涌了上来,再次到的一次撞击,我的这一拳直接贯穿了它的拳头,被它这整个上半身都打成了肉酱。

    此时的它还并没有死,那些变成了肉酱的身子还都在重组,这个时候我也没去进攻它,因为就算它重组,以我现在的力量再把它打碎也是举手之间的事。

    就在我这等待它站起来继续打得时候,它这刚刚组成的身却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反而它的身子上面的肉体也都是像是那个魔神的样子一样,开始化成虚影衣一副要消散的样子。

    看着它,自我感觉它的力量还并没有到底,也就说还并没有到它死亡的样子,“喂你就这样的认输了吗”,听到我的话它也是一笑,“臭小子,如果要是当年的时候我非得要跟你好好的打一场,不过现在这副身子,却是根本不行了啊”。

    “我的都这副身子,能有三次的复活,当我受到致命的伤害,身子虽然会消失在这魔域,但一定的时间过后还会重组,而且一次比一次机会强大,到了第三次的时候,都可以称得上是不死了,但就在我第二次死亡的时候,魔神大人被抓了,所以我不得不立刻重组,在那城市里面留下一道空间,以防到时找到机会无法去就魔神,但这也是葬送我的生命力,力量变得越来越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