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双手使劲抓着他捏着我脖子的手臂,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脖子好受一些“你,你想要干什么”,面对着这一个人,这近距离感到的,真是满满的恐惧。

    “哈哈哈,我想要干什么,也没什么,只是看上了你的这一副身子,想要罢了”,他的话语刚刚落下,另一只手直接插到了我的胸口,慢慢的一股异样的能量传了过来,自己的感觉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直至完全消失。

    自己也想过不敌直接死在这里,但眼前的这一幕我还是真的没想到,最后一个地方竟然会夺走我的魂魄,应该不是夺走,而是占有。

    当我的意识逐渐消失的时候,我这也是意识到我可能真的要死了,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到我都来不及作何反应。

    “哈哈,这有了身子的感觉就是不错啊,而且,这幅身子还是这么的强大”,它说着也是捏了捏自己的手。

    龙毅的身子,自己的意识,抬头朝着天空上望去,那一根巨大的粗线还在连接着城堡里面,这个人并没有死了,死了的好像是龙毅。

    他在这城市里面饶了绕,每一个房子里面都已经没了什么东西,有的房子还破烂不堪的,“你们这些人终究还是太弱了,空有一身强大的本事,不想着怎么出去,而是把自己的毕生精华都送给这个小子,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你们的力量终究都是我的,待我出去后重铸身子,这魔族必然会走向更加强大!”

    抬脚来到了一个大门前面,手掌在这前面轻微运作,眼前的那大门也是渐渐起了波纹,不过就在这大门似乎要开辟的事后,这股的波纹却是凭空消失。

    “那个该死的东西,说有什么好的东西要给老子,把老子困在这里这么多年,现在就算老子找到了躯壳,不摆脱自己封印的那一部分也是不那么好容易离开这里,同样的那么多年前过去,魔神的实力应该被削弱的所剩无几,这时候,也许算的上是老子的机会”。

    抬脚朝着那城堡里面慢慢走去,来到了这第二层的地方,一进来就看到了那自己的红线所困住的那个人,“没想到我们那堂堂的和平主义魔神大人也会被自己的弟困在这里”。

    “看到了你了,也就说明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吧”,“我可从来没见过魔神大人为什么事情感到遗憾啊,难道说就这么中医这小子吗,不过也不怎么奇怪,这样大的一副体质,弄好了都要比打败先魔神的那个人族都要强的多”。

    他说完了之后也是走到了这魔神的面前“你把你体内魔神的那股力量给我,我带你出去见证魔族的再次崛起如何”,“你们这些只会看眼前的东西,更远的东西你们根本没有过考虑,现在的魔族并没有那时候的强大,现在再发起战争难免不会有外域帮助天域,一但那些发生了一丝,魔族都讲要走向崩溃”。

    “崩溃?狗屁的崩溃,魔族的人哪里是外面那些人可以挡的了的,圣域的人那么反感我们,还不是一样被我们进攻的无话可说,现在有了这人的魂魄,带再次重铸起身子会成为无比强大的魔人,再拥有你的力量,魔族必要走向盛世,比以前的魔族还要强大!”

    看着那一副年轻人的魂魄,里面装的却是别人的怪物,他也是叹息的摇了摇头,“既然你这么想要力量,那我就把力量给你,过来吧”。

    听着他的话,一时间的那魔人也是激动万分,抬脚到了这魔神的手边,“我劝你不要耍什么花样,现在你的力量都已经要尽失,剩下的只有你那身子的力量,而没有力量的支撑只会死去”。

    面对着这一个原魔神,这魔人的心里面还是有些胆怯的,毕竟魔神两个称呼可是代表着一代魔族最强大存在,尽管现在已经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但这魔神还是让人心惊胆战的。

    一边是激动,一边又是担心这魔神不好好的配合,这些的东东西还没有做好什么选择的时候,突然间感觉一阵的微风吹过,眼前的那已经干枯的魔神突然变成了以前的样子,看到这他的心里面有也是一惊,急忙的想要朝着后面撤退,但是这一只手臂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身子,往出使劲了的一拽,一个白色的光亮从龙毅的魂魄里面抓了出来。

    “你疯了吗,你不要命了吗,你敢在这个样子用很久都没使用过的能力,你就不怕自己的身子炸掉吗”,看着手里面挣扎的光亮,这一瞬间回复年轻摸样的魔神也是开口说到“有这些已经够了,这个人以后的成就必定会不凡,当我们在争斗地主的时候,已经有外域的东西悄然来到,这些东西都是你们不知道的,那一阵阵的波动,使我都感到震撼,所以我把一切都压在这个人的身上,而且他的命运也定当是如此”,话语落下,单手一用力,光亮也是直接消散到了天地中。

    随着这光亮消失的同时,魔神肚子上那最大的一根红线也是一惊消失,浑身上下都得到了解脱,此时的他貌似并没有那种获得了自由的感觉。

    手指朝着地面的那身子指了过去,本来已经变成了年轻模样的魔神身子也是渐渐地再次变得干枯,一估计精纯的能量朝着龙毅的身子里面注入,直到自己的身子再次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样子。

    当我有了感觉的时候,睁开眼发现我倒在这城堡的地上,而眼前的哪个干瘦的人还在坐在那座子上,只不过现在的他,身上已经没有了那些密密麻麻的红线,看到这一切,这么长时间的辛苦总算是没有白费,虽然说不知道那个东西最后是怎么解决的,不过既然连着他身上的红线都已经消失了,那么那个人也是彻底的死了吧。

    抬头仔细的看了看眼前的那个魔神“你,我怎么感觉更加的干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