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子大有身子大的优势,身子小有身子小的优势,这两边扭打了半天的时间,那一副小的骨架直接坐到了那巨大生物的脖子上,伸出双手就朝着它的脖子上不停的插着。

    那句大生物受到这样的伤害明显也是疼得不行,疼得嗷嗷直叫,不过尽管是如此,那个东西也完全碰不到他,当那个生物直接翻到了地上,准备要压死那个人之后,这一瞬间直接化为了灰烬落到了那个人的身上,而他还在举着手臂。

    那个人形的生物此时也是完全的愣住了,他的拳头还在举着,不过这些的灰烬慢慢落到他的身上,现在离这么远的长度我却感到了一股不停的味道。

    它坐了起来,伸手不停的抓着这些灰烬,不过不管他怎么抓,那些灰烬都会从它的手上流逝掉,“那边的人快来帮我找找它,我为什么碰不到它了”。

    这一句话的传出,这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听到这些死人说话,虽然之前也有很像是普通人的,但这样开口说话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朝着他走了过去,看他的样子,那死去的野兽似乎跟他之间有些事情,它不管怎么乱抓都抓不到这东西,走到了他的身边也是看着他。

    “喂,你也帮我找找,我明明能感觉到它在这里,但为什么却碰不到它了”,它不断的说着话,还不停的用骨爪去抓那些灰烬,这样的一副手指怎么可能抓得住那些的东西。

    看着这一地的灰烬,我也是从这里面找了找,找到了一颗那个巨大生物所留下来的珠子,既然这珠子里面蕴含着那个生物的能量,我也是把它直接放到了他的手上“怎么样,感觉到了吗”,我这轻声地问着,他也是深深大的点了点头,为什么此时的我感觉这一句骷髅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它是从小陪伴我到大的,即使是冷酷的环境,还是战争上的生死争斗,它都没有离开过我”,在他说话期间,他的身上也是闪烁着异样的光忙,而连带的还有这一个珠子。

    异样的光忙在他的身子上闪烁着,渐渐一副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骨头上面,能看到表情,还有他的动作。

    他看了看手中的珠子,渐渐把它放到了我的手上,“谢谢你,让我们都解脱了”,他笑着说着话,脸上露出去的却是和那些魔族身上都感觉不到一股东西,一股感觉。

    “是我让你们自相残杀的,你不恨我吗”,也不知道是被这感情所触动还是什么的,我情不自禁的问了出来,听着我的话,他也是摇了摇头“不恨,相比于那些东西我们对你更多的事感动,哪个人把我们骗到了这里,用我们永久的身子灵魂粉困住我们的魔神”他说着话,也抬头看来看上面,又了看城堡的位置,然后再看着我“我们这些兄弟,欠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啊”。

    本就模糊的影子,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完全消失,两颗满是能量的珠子落到了我的双手之上,我现在也说不出我现在的感觉,总之还剩下两个,赶快去解决离开这里吧。

    回到了那城堡里面,拿到了最后的两个火焰“这就是最后两个,等着两个完了,你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听着他的话,我也是看着他“你要说话算话,你出去之后希望你不会像你弟弟一样”。

    捏着这两股火焰离开了这里,这四肢都已经解开,剩下的就是那绑住脖子,和身子的绳子了。

    顺着一根的绳子走了过去,这一副的打开这一副的棺材也看到了里面的那一副骨头,把一把火扔到了它的身子上面,随后我也是要准备离开这里,不过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了声音“等一下年轻人!”

    朝着后面看去,也是看到了一副弯着腰的骨,这一副的样子看上去,很像是一个老人。

    “你不用害怕,那家伙的能连虽然限制住了我活动,但我们魔神的火焰帮我解开了,年轻人,谢谢你,要是没有你的话,我们可能一辈都会困在这里,成为我们魔神主的累赘”。

    在他说完了话,他伸手平摊,慢慢的一颗珠子凝聚在了他的手上“这一颗小小的东西,当然是报答不了这份恩情,不过此时能做的也就这些了,生前所拥有的全部都没有了”。

    伸手把这珠子拿在了手上,而这老人的身影也是慢慢消失,“你要小心那最后一个,它是我们当中力量最大的人,它可不是那么好应付,即使是死了之后,不过这也可以说的上是你生命中的一道劫难,过去了收货无穷,不管用什么手段”,说话间,它的身影也是慢慢消失在天地间,只留下了一颗珠子。

    这个人消失了,就剩下那最后一个人了,听着他刚才的话,我当然不会认为他是骗我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且他也没什么理由要骗我,不过就算他不提醒,那最后一个我也不敢大意,它的那绳子可是绑的那魔神一圈又一圈的,这力量肯定是惊人。

    来到了这最后的一个地方,这地方的建筑要比其它的房屋还要破碎,小小的坊子区就只有一口棺材这最强的人,这所在的地方却是这么偏僻。

    一把火焰扔在了它的身上,听到那老人的话,我也是不敢丝毫的大意,抬脚就朝着外面跑去,不管怎么说,只要熬过了这一会的时间,就什么都结束,反而要是熬不过,那么一切就都完了,不过我死了,那个魔神活了,这算是我为天域捐躯了吧。

    “你想要跑去哪里啊”,这一句话从后面传出,但我感觉怎么像是从地狱里面传出来的,这老远就感觉身上一阵的冷风,我这刚转过头,一道的影子直接窜过,一个手掌直接捏着我的脖子给我提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这个东西,这身上都蕴含着一股妖异的感觉,她捏着我的身子,凑近了闻了闻,“这副身子,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