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看着这房顶上,一副巨大的头骨我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当这房顶上的木头都被它弄掉了之后,也是直接发现了我,嗷的一声吼叫,抬脚就朝我踩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发现的我,但现在要不跑的话,我就肯定和那肉酱无疑了,朝着后面一番,直接从破烂的窗子离开了这个房子,随后那怪物的大脚落下,整个的房子化为了废墟。

    这身上的疼痛在不停的刺激着他,而这样的刺激越发的使它疯狂,巨大的身子,粗壮的四肢,这速度真的是快的不行,还没等我逃开,直接一腿就甩到了我的身上,顿时间朝着天上飞了十几米之高,然后重重的砸到了后面的屋子,滚了进去。

    这一下简直给我摔得骨头都要断掉了,不过我现在是魂魄,断胳膊短腿是不可能的,可能的就只有死亡,化为虚无。

    伸手揉了揉后背,这从高空上摔下来的疼痛还是很高的,但最痛的还是那家伙给我的那一腿了,巨大的力量就算了,而它身上的那火焰是真的能给我造成伤害,不过只是一瞬间的触碰,还是给我疼得不行。

    也不知道那家伙能知道我的位置还是怎么了,我这坐着还没一会的时间,这地面不停的震动也是预示着我别的生物正在朝我靠近,爬起来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这东西不停的朝着我追逐,朝我撞击,又给我弄飞了两三次后,那东西才彻底的化为了灰烬,看着那满地的灰烬,我也是累的不行,现在的这魂魄感觉都变得虚了很多,不过这随着时间还是可以恢复的。

    站起身朝着那一地的骨灰就走了过去,这骨头大,留下的骨灰也多,在这骨灰堆里面翻了翻才找到那个颗珠子,拿起了来看了看,这珠子要比以前的那些珠子颜色深很多。

    扶着我的老腰就朝着城堡的位置走去,而头顶上那连着城堡的红线也是又断了一根,现在只剩下五根。

    爬了两层的楼梯走到了那原魔神的面前,这家伙的左手位置上,那一根绑着的大红线也是已经消失,我靠着这一边的墙壁也是靠了下来“这手上的红线没了还是不能懂吗”,听着我的话它也是摇了摇头。

    再次取走了一股的火焰,接着又朝着外面走出去,在这里的时间具体不知道过了多久,但以我的估计早就超过了一年的,也就说现在枭沥她们的处境,也许并不怎么好。

    时间已经变得刻不容缓,虽然很想休息一下,但现在既然还没有累倒,那么久还得继续的去应对下面的东西。

    拖着身子来到了这个地方,这地方的埋藏的也是那巨大的野兽,卡没这么啊比上一个埋着还要高很多的土堆,我也是感到无奈,一把火扔在了它的上面,随后也是往后大大的退了几步,拍了拍了脸准备应对这个东西,但那想象中的动静并没有传来,一段的时间过后,这东西直接烧为了灰烬。

    看着这样子可算是让我松了口气,走到哪灰烬的旁边,扒了扒把那蕴含着能量的珠子从哪里面拿了出来,“真的是好久没有遇到这样的简单的事情了啊”,嘴里麻将不禁的喃喃了出来。

    回到了城堡里面看着再次得到的那一股火焰,“既然这火焰现在对我没用,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说我可以拿两股的火焰”,我也是不禁的朝他问去,他也是点了点头“你还想同时处理两个啊”。

    攥着两股火焰从承包了里面除了来,我也不是没想过这样的问题,但以前的自己貌似还真没能同时处理两个的力量,虽然说现在的力量也和以前一样,但心态差的完全是两个级别。

    来到了一个大鼓包的里面,这个土包也是被埋的满满的,挖开了一个口子,一股火焰扔到了里面,然后之外东西便开始熊熊燃烧,然后再次传来了疼痛的吼叫。

    看着这东西已经醒了,我也是朝着另一个地方跑去,这连跑带赶,而且我后面吗刚爬出来的东西也是给了我记下,我这才到了这另一个墓的前面,虽然说这同时放出两个可能这困难加了倍,但这两个同时出现,应对的方法也是变得更多了。

    这个房里的不再是鼓包,而是一个棺材,和平常的那些棺材并没有两样的棺材,推开了这个东西,里面的那一副骨头显得颜色很是神奇,一把火焰扔在了这上面,没一会的时间也是感觉到了这东西在震动。

    来到了门口我也是准备好了要逃跑,但是这还没等我怎么跑,这后面的一个巨大生物直直带我朝我撞了过来,当时就给我吓得不行,朝着前面一窜直接躲过了它的攻击,而它却是直直的飞到了那屋子里面,把屋子撞得粉碎。

    不得不说,我这这份“工作”简直是刺激的不行,这时时刻刻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没想到我还活到了现在,这可能就是命大吧。

    在这里喘了几口气息,那屋子里面从那个大怪物冲进去了之后,这半天的时间也是完全没有反应,烧成灰了有不像,也不知他们再打什么算盘。

    这等了一会的时间,那屋子里面传来了响动,一会这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一个庞大的影子从哪里直接朝着一遍飞了过去,这非得高度逼我还要高,在地上滚了两下也是倒在了地上,没错,这东西就是刚才那直直冲到那个房子里面的生物。

    那个怪物掉到了地上之后,一个身上闪着异色骨头的人物也是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时的那个巨大的怪物也是爬着站起了身子,此时他们两个人的眼中似乎并没有我,只有对方。

    那巨大的生物跑着就朝着那个人冲了过去,在碰撞的时候,那巨大的生物直接别被那个比我高一些的东西所挡住,不过看那样子,两方的力量也并没有相差多少,两个东西很快便扭打在了一起,我也是在一旁等候着它们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