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不知道睡了多长的时间,因为在这里面的我,早就已经没有了日夜休息的时间,什么事后感觉累了,就停下来休息,这连个太阳月亮都看不到,你叫我拿什么去遵守日常规律。

    推开上面的棺材板,暗红的光亮又洒了进来,覆盖了视野中的一切颜色,走出了这个屋子,来到了承包了里面,那个极其瘦弱的魔神也是再次给了我火焰,拿着这东西也是又朝着外面走去,既无聊又充满刺激的一天又开始了。

    一天的时间里面,不出意外的可以烧掉两个的,但尽管是这样,这烧了那么多的东西,都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少了,最近因为这速度之慢,让我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如果我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去,那么枭沥她们也许就会被直接带回到她们父亲的身边,然后去嫁给另一个魔君,如果是好好的,这么这没什么可说,可她们两个都已经把身子给了我,这让他们那些人知道,这后果可能不可想象。

    为了不想让想象中的事情发生,为了不让我龙毅的第一对女人落入别人的手中,我只能不断的快速去烧掉那些的骷髅,相比于以前的那些恐惧,现在变得无比的冷静。

    越想这件事发生,我的脑海中就越愤怒,这愤怒不断地滋生,慢慢的就落到了这些的骷髅身上,用火点燃了一个骷髅,她这个还是像以前一样,从棺材中站了起来就直直的朝我看了过来,随后也是抬起了两个爪子直直的朝我刺着。

    虽然我现在的实力很小,但已以前的那些战斗本领都还清楚的记得,躲开了它的双爪,一拳直接打在了它的脸上,由于我这力量过小,对它的伤害真的很低很低,就算是没有见到这骷髅的表情,我也感觉现在满满的都是嘲讽的姿色。

    我给它一拳没事,它给我肚子上一拳直接让我后退了好几步,捏着拳头也是再次朝着它冲了上去,它挥舞着爪子直接朝我拍了过来,我这么一躲,一脚直接踹到了它的膝盖上面,顿时给它踹的一歪。

    打你正中间不行,就打你的腿骨,一脚两脚,连续踹了七八脚,直接把这骷髅膝盖下面的地方揣了下来,这骷髅没有好好的支撑也是也是往后退了两步差点倒下。

    它变得愤怒,我同样也是,拿起了它的一根燃烧着火焰的大骨头就朝着它跑了过去,这火焰对我没有伤害,这可能对我来说是算是最好的事了吧。

    我的拳头打不动它,但有了它的这骨头后,一骨头打在它的胳膊上,它明显也是不怎么好受,时候我也是展开了一阵猛烈的攻击,一骨头一骨头不停的朝着它身上砸着,直到后来这骨头再碰到它的时候,化为了灰烬我才停下。

    坐在这里喘着气息,这应该是我这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正面的与骷髅做对抗吧,不得不是,这感觉还是不错的。

    一晃,这也不知道是多长的时间过去,半年,又或许是一年的时间,我对这都已经记不清了,虽然想试试刻在一个东西上,但前面那么多天过去,想想也懒得记了。

    这抬头朝着上面去看去,那些起初密密麻麻的红线,也是变得少了一多半,那些细小的红线都已经消失,剩下的就是那些有些粗壮的红线了。

    这红线带我粗细,也大概代表着这里埋藏着东西的强大,没次一看那么粗的红线,我也是发仇,不过尽管是这样,该干的还得干啊。

    应对每个东西,都有每个东西的方法,就算是这强大的怪物,想想办法也都可以应对,不过比较消耗精神罢了。

    上面的那些红线,一根两根,几十根,上百根,这红线慢慢的都已经消失,而我的眼神几乎都已经麻木,这个一个人待着的感觉很孤独,尽管和这个家伙偶尔聊聊天,也觉得很是无聊,我都无法想象,它一个人是怎么活这么长时间的。

    伤也受过,痛也都经历过,不过这些怎么说都已经熬过来了,现在这上面的红线就只剩下了六根粗壮的红线,一根连着脖子,四根连着手和腿,还有一根最粗的,连接着肚子给他狠狠地困住。

    这次我再来拿火焰,就变得感觉比平常的有些不同了,“这么多的东西消失,我的力量也可以勉强用上一些,这些的火焰你要小心,当燃烧起来的时候,连你都会被烧伤,不过这东西放在那些剩下的东西上面,对他们的伤害很高,也不用你再拖过长的时间火焰才起作用”。

    我的手朝着他伸去,一股颜色比原来的深了很多的火焰留下了我的手上,这很小,只有手指头那么大的火苗,不过尽管是这样,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它的温度。

    走出了这一个城堡抬头忘了过去,那一个个的空房子都留下了很多的记忆,很多的房子都已经损坏,该死去的人也都已经死去,剩下的也就剩下那六个了。

    抬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顺着这头顶上红线所链接的地方也到了这城市的最边上,这个坊子要比那些其它的大很多,而这屋子里面不再是棺材,而是一个被埋的高高的土堆。

    拿起了旁边的一个木棒,把这土也都开始慢慢带我朝旁边移开,这弄完了之后,一副巨大的骨头也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样一副巨大的野兽尸骨我也是见过的它们所能发挥的实力远远要比那些魔人的尸骨要强的多,毕竟魔人生前可以靠魔气增加自己的力量,而这野兽靠的都是自己的身子。

    把这小火苗放到了这副的骨头上面,顿时间这火苗就直接覆盖起了它的身子,这一瞬间的惨叫直接传了出来,而我这推后了几米远的位置还能感觉到这火焰的温度。

    看到了这大家伙,远远不是我能正面对抗的,在这旁观找了个小房子就钻了进去,这群要是让它发现不得一脚踩死了我,但在这时的头顶上房顶却在松动,一副骨头暴露在我的视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