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这地上跑,而它呢,它就跳着强飞,虽然它的速度很快,但它并没有我有优势,如果以它现在的速度在地上追着我跑还真不好说,但这样,那抓到我还是有些困难。

    这些人死后的战斗力都这么强,可想而知他们生前强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这东西死命的追,我也是往死了跑,现在把我弄成这个样子,全都是那火焰,一下烧完了还好说,这慢慢的灼烧着人家,这不把死人都给疼活了吗。

    我这小短腿,哪里比得上它的速度快,这一个转弯直接朝我扑了过来,我伸出双手挡在了眼前,而它的那副骨头再一碰到了我的双手后直接化为了灰烬,弄了我一身骨灰。

    坐在这地上就大口的喘着气息,妈的,一想起这里几百个的棺材我就郁闷的要死,这光是两个棺材就给我折磨的不行了。

    拍了拍身上的骨灰,伸手拿起了这颗掉在地上的珠子便装到了怀里,你说我这都是来解救你们的,你们这还要追着我捶,想想也真是命苦啊,不过想想那些远在天域的家人朋友要受到现在这魔神战斗的波及,那么现在这些东西真的不算什么。

    连着城堡的又一根细小的线消失了,这些密密麻麻的线要做到何年何月,说过这里也是在魔域,虽然这外面的世界被整个挡住,但这时间的流逝应该跟外面差不多吧,抬脚朝着城堡里面就又走了进去。

    在这里的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应对着这些实力不算挺强大的骷髅来说,我还没到死亡的地步,虽然有时候会被挠几下,捶几下的,不过也无关紧要,现在这魂魄不受到致命的伤害,该真的不是那么好就坏掉的,毕竟我在外面的时候,那可是多少斤的巨石在我的身子上面不停打压啊,我先在不还照样的活过来了。

    在应对这些棺木中,也有的骷髅并不是会像前面的那些一样复活的,一把火燃烧在他们的身上,直到整个化为了灰烬,也没有说动一下的,偶尔遇到些这样的,感觉整个人都好的不行,不过这样的骷髅还是很少的。

    一根根红线慢慢的消失,一具具的尸骨也都是被我烧掉,我这跑腿的也真是命苦啊,一个的性命,两个人的性命,直到整个天域人类的安危,也不能说是整个压在我的身上,不过也差不多了。

    魔人的身子条件我是知道的,回复能力比人类强大了太多,而且有魔量就可以制造出新的魔人,这一点是人类根本无法比拟的,魔族的性命不值钱,而天域的性命都是父母给的,含辛茹苦养的,在这样的方面魔族的实力占据的太多了。

    听到了那个人的话,我感觉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学到的历史真的很少很少,生下来就根本没有父辈教导过我们这些东西,按理说那样的大战应该都是那时代的人尽知的啊,为什么我在天域生活了那么多年没知道一点的东西呢。

    一根两根红线,再到了后来几十根上百根,一根根红线都在消失着,而坐子上面的那个魔神还没有什么反应,这我也不是没问过他,而他的回答却是封印的时间太长了,如果不全部弄下来的话,那么还是无法动弹,还指望那家伙帮些忙,不过看来也没那个希望。

    细小的红线处理了很多,但这一次偶然碰到了一个大家伙,这家伙的尸骨足有三米多高,平常那些小的都让我那么恐惧了,这衣服大的实力肯定是更加的强悍,不过这害怕归害怕,但是这早晚都得应付,拿起了手中的火焰也是直接放到了他的身上。

    火焰一瞬在他的身子上面燃烧,我这也是做好的逃跑的打算,一根巨大的吼声过后,一个巨大的尸骨打破了那棺材崩了出来,那直勾勾的盯着我,虽然说那空洞的地方并没有眼睛,但如果要有的话,我估计是血红色的。

    这家伙嗷嗷嗷,捶足顿胸的就朝着我跑了过来,那大长腿,那大块头,每一步这地面感觉都在震荡,这东西就是感觉比前面的应付那些要强的多,直接撞碎了房子就跑了出来。

    那一个个大步子迈的,比我长了太多,在这大街上跑,我注定跑不过他们,而转移到了这街道里面后,这巨人也是一样撞着这一个个的房子,这房子存在的时间太久了,我都能碰倒,更别说这东西了。

    带着这家伙跑了老远,由于这平常不断地带着骷髅在这里面绕,这一定的时间过去,对这里也是有了大概的熟悉,带着这骷髅饶了一圈,我特么的纵身一跃就跑到了他撞倒的一个屋子废墟下面躲了起来。

    这骷髅虽然没有双眼,但能看见东西和听到东西,但我这一藏起来了之后,这东西在这里转了半天因为没说找到我,等了一会的时间,再出去的时候那东西也是直接化为了地上的骨灰,拿起了它当中的哪颗珠子也是又装到了怀里面。

    这逐渐的应对的多了,也能冷静的思考一些东西了,至少不会吓得像是第一次面对那骷髅一样的害怕了,什么东西都会在困境中成长,这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躺下来休息,说是自己的屋子,不过是烧毁了其中一个骷髅的屋子而已,相比于其它的,这里的木板什么的还算是差不多吧,反正不至于说会倒塌,没错,我躺的地方就是一个棺材里面。

    即使是魂魄的身子,这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否则一天都感觉无精打采的,面对那些的骷髅,可是那自己的性命去赌,说不定什么事后因为这点点的困扰搭进了自己的性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躺倒这棺材里面,伸手用棺材盖把这棺材盖上,这漆黑黑的一片,并没说有什么恐惧的感觉,要不改这东西,计就算比这样都能感觉那暗红的颜色,感觉睡觉很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