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问完我了,给该我问你,这外面怎么样了,你又没见过这城市里面的其它人”,听着他的话,这地方都成了这样子,再想想外面的那些破烂房子,除了尸体什么都没有,还哪里来的人影。

    看着他我也是不怎么害怕,拍了拍土直接坐了下来,“你说的人影我一个没看到,不过是骨头什么的到是看到了很多”。

    我无所谓的说着,不过他的感情好像是激动了起来,“那你赶快跟我说这外面到底是什么样了”,听着他的话,我也是把我从外面看到的那些事物全都跟他说了一便,包括那些的棺材和骨头。

    听完了我的话,他也是当时就沮丧个要死,脑袋靠在那椅子上面,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那些人都怎么了,而你为什么又在哪里一直坐着,不出去看看”。

    “出去,我也想出去啊,不过我那个弟弟对我这个哥哥实在是照顾有加啊,我想离开这个座位都不可能”,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的双手使劲一动,但还没起来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随着他的力量加大,这隐藏的东西也都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开始的时候,看着它身上什么东子都没有,但他这一用力,几根巨大的暗红色链子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身子上面,脖子上,胳膊手上,腰上几根巨大的链子直接把他给固定住了这座位上,而且除去这些,还有着密密麻麻的细小链子连接着他的身子,这么多的东西要绑在一个人的身上,打死我都不行还有人能起来。。

    “你刚才说你弟弟,你弟弟是谁”,“如果没什么大的变故的话,我弟弟就是现在这魔域的魔神,魔域的最强者,领头人”。

    “那既然你们都是一家人,他又为何要困住你呢,难道说是秒上了你所说的那个,魔神之位吗”,听我说完他也是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就是因为这个职位。”

    “等我想想,那时候离现在因该有几百年的时间了吧,那时候我们的父亲是这魔域大统领,简单点来说就是这魔域领兵征战的人吧,那时候的魔域不断征战个个世界,个个领域,魔族最强的时候,同时于天域丶圣域,还有其它的领域同时开战,而且还没有落到下风”。

    听着他的话,当时就给我震惊的不行,我好像知道了些,很悠久的历史。

    “魔族之所以那么强大,除了魔族人生来就强大的体质外,还有就是魔神的实力,魔神作为魔族最强大人,魔族这么强大,它的实力是必不可少的,它当时所继承的大魔神血脉,在他的身子里面发挥出来时最为强大的,所以魔族不停的征战,但却没有败的原因”。

    “从这世界形成开始,最初的人类,魔族,各种种族,都拥有着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实力,而他们一代代的相传下来,血脉也是越来越薄弱,就算是偶尔出现突变,越来越废物的血脉突然生出一个强大的人后,那血脉才算是有点接近那种族最强人的实力,然后在接着越来越弱”。

    “在其它种族血脉越来越弱的时候,我们魔族也不例外,但我们的血脉实力衰弱,要比他们所有的种族都要慢,因为我们魔族的体质适应能力很强,接受上一代遗传下来的血脉也都很强,所以我们魔族强大”。

    “那时候最强大的魔神不断带我战争,使得个个种族的人民都破受杀戮,而到了后来,连魔族的普通百姓不得幸免,为了追求强大的实力,魔族开始有人吞噬同伴,吸收一条条性命而变得强大,而实力强大就会受重视,即使你杀了成百上千魔人,也依然没事”。

    “这样的杀戮很快就受到了上天的惩罚,一个拥有最为奇特,最为强大体质的身子,从人类当中诞生了,他的身子是世间最为平和的体质,也是最平衡的体质,不管是人类,还是圣族,各个种族的能量招式他都能吸收,有了这强大体质,也是直接成为了最强的人类,而他当时与最强大的魔神战斗了三个月的时间,它离开的时候,魔神直接死在了这魔域,这样无疑不是宣布着魔族的衰落,毕竟,最强大的魔神死了”。

    “魔神死了之后,迎来的就是个个种族的反扑,一瞬间,魔族就要逼近于灭亡,而我的父亲成了当时最强大的魔族,吸收了魔神体内的血脉能量,成为了当时的魔神,虽然他的实力没有前一代魔神那么强大,但总算是保住了魔族,从哪时候起,魔族不在对外侵蚀,战斗,不断地增强,只是为了保住这个魔族”。

    “在我的父亲死后,我的血脉继续的明显要比我的弟弟强大,所以这父亲死了之后就由我继承了这魔神的位置,而我的弟弟虽然心有不甘,但奈何我的实力就是比他强大,我的弟弟天生好斗,不过跟我打的战斗他去从来没赢过,在我当上了魔神,而我的弟弟那个性子,总是跟我说要恢复那时魔族的荣耀,要去征战,去征战其它种族,因为那个人族最强大的人,虽然击落了魔神,但他的伤势也是不成了样子,没有人可以阻挡魔族”。

    “我弟弟的那样子,我不断地劝说组织,但我却一直管不住他,三番两次的去人类袭击,因为我们是兄弟,我一直没狠下心去处罚他,但这终究酿成的大祸,我弟弟把我带到了这里,个个强大魔族魔人的身子把我捆子了这里,那个时候那些人都还没有,如果我要挣脱离开,但是那些人全部都要死,所以我到了现在这样子,虽然那些人死了,但我的身子却衰落到了没有那个实力,你的体质很是奇怪,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原来是个人类吧”。

    听到他的话,我也是点了点头,现在我都还没从他刚才的话中反过神来,因为他说的话中,让我未知的东西太多,讲完脑袋都无法很快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