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溜达了半天,也没个好去向,去那城门的地方看了看,什么都没有,连把手都没有,还有着四周的城墙,连个上去的地方都没有,而我有没生前的能力,这上去也是不可能,也看不到这外面是什么样子。

    看着这像是世界末日一样的城市,我也不知道我死后来到的地方竟然是这里,四周的暗红色,渲染着恐怖的气氛,你说我这都死了,难道就没有个小鬼什么的把我带走吗,把我留在这里也都不管了,难道因为魂魄死了变成了孤魂野鬼了吗。

    在这四周破破烂烂的房子里面不断的搜索着,每一间的房子里面都有着一具的尸体,每一具的尸体都在一个棺材里面,有的魔人比较大,有的较小,不过它们所在的棺材和他们都是正好的,野兽,也不例外。

    走进一个个的房子,除了死人之外,野兽也都被埋进了这大大小小的房子里面,用土给掩埋住,看到了这些的东西,我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真的是死后的世界。

    每一个的房子里面都绕了绕,每一个房子都有主人,如果我要真的死了话,是不是也得给自己弄一个房子,这些都太不现实,唯一没去过的地方就是那城堡里面。

    绕过个个的房子,到了城堡面前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最诡异的地方就是这城堡,这世界都被暗红所渲染,但这城堡更是暗红的出奇。

    这城堡整个都被暗红的东西所覆盖,到了这大门的地方,用手触碰这暗红色的屏障,感觉很是清奇,手放在这上面之后,瞬间直接穿过了这暗红色的屏障,瞬间也是直接到了这里面。

    到了这里面之后,这感觉和外面明显是两个世界,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里面的暗红之色显得更加的厉害,颜色要比外面深好几倍之多。

    这城堡从外面看不算是破烂,但看到这里面,这城堡简直都还没外面的那些破房子好,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坏的不行,这蜘蛛网什么单位东西也都弄得慢都是,本以为还能带给我什么东西,但这进来一看真的是失望的不行。

    绕开了这乱七八糟的蜘蛛网,这里面的小屋子到是没有什么棺材,或是被埋葬的野兽,不过破烂不堪这一点,这整个的城堡到都是一样的。

    看到了这些的东西,我也不怎么认为这是死后的世界,因为比起那,这里更像是发生过残酷的战争一样的,但在这里我感觉自己没有丝毫的力气,说是死了,不像,说是活着,这就更不像了。

    离开这一层,一个个楼梯摆放成旋转的形状,到了这上面之后,这终于是发现了点与众不同的地方,本应该是空着的地方,那却被建成了一堵的墙四周都是破破烂烂的,不过这墙显得就是要好的多,虽然还是能看出破烂的样子,但与这四周比起来几太好了。

    离开这一层继续向上面走,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不得不说这城堡真的是比较大,但到了这第六层的事后,也是终于看清了那建的一面高墙的上面,又是一面平平的墙,只不过是横着放了。

    到了这最上面也是大概看清了眼前的这个东西,这东西看上去就像是用砖石建起来的一个四方盒子一样,不是我说,这建这东西的人未免也太古怪了吧,这难道是要把人封在里面不行。

    在这盒子的上面踏了踏,尽管看上去还可以,但这一踩上去是真的感觉要塌了一样,不过还是能够承受住我的。

    走在这上面,不得不说还是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的,因为鬼知道这下面什么事后就塌了。

    走在这上面不断地朝着这盒子看着,不管是在下面的时候,还是走在这上面看四周,根本连个门都没有,要说是储物的地方也应该有个门啊。

    在这上面看着这东西,干看着也没什么结果,咬了咬牙,伸出一只脚在这上面用力的踩着,一副要塌的样子,却到现在也没有裂缝的感觉。

    一只脚不行,干脆两只脚一块在这上面不断的踩着,踩着踩着,真的事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来了,就是奈何不了这已经存在了不不知是上百年还是多少年的东西。

    坐下来揉了揉脚,现在别说是没有生前的任何能力了,这踩了一会这地面都把脚疼得够呛,揉了揉总算是好了一些,但我这还没站起来,这下面突然的就碎裂,而我整个人也是直接从这上面落了下去。

    这突然的来这么一下,当时就给我吓得够呛,你说我有准备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我这刚做这下就给我来这么一出。

    直直的随着砖石掉到了这下面,当时就给我屁股摔得都要烂了一样,疼得我眼泪都要流出来,撑起了身子把屁股撅了起来,我觉得我这屁股肿的都不成了样子。

    “喂喂喂,我可没有这兴趣”,这后面突如其来的传来了说话声,当时就给我吓得坐到了后面的地上,屁股也是再次承受了痛苦。

    这落下来的砖石灰烟散去了一些后,我才发现前面有一个人的影子,待烟灰全都散去,也是看到了一个一个极其瘦弱的人坐在那一个显得很是古朴的椅子上面,它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我哪前段时间没有血液的皮包骨一样,这样看去跟我那时候一模一样。

    “你是谁”,我这忍不住的张嘴问了过去,“我是谁,嗯,等我想想,如果我要说我是这魔族最最最强大的魔神,你信不信”。

    听到他的话,我觉得,这人怕是个傻子吧,我虽然不知道这“魔神”代表着什么位置,但你要真有那个实力,那么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那我再问你,这里是哪里,而我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这里是我住着的城堡,至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可能是我的某个手下干的吧”。

    听着他的话,我也是完全听不懂,但大概还是能确定一件事,我好像还并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