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灵枪刺到它的时候,感觉它并没多大的事,但是我后来那用尽全身力量把两枪硬硬的推了出去,那时候也终于感到了它的鲜血,那巨大家伙的鲜血无限的喷出此时我的身上全都是它的血迹。

    犹豫它那血迹的原因,我也不知道它变成了什么样子,我又没有赢,不过我给它狠狠地打出去这是改变不了的现实。

    抹着眼上的鲜血,把这些学都弄掉了之后,眼睛才能睁开,除了这枪尖上和地上的血迹,也完全看不见它的踪影,不过前面到是出了一道几十米远的长长直线,除了这上面的树木草丛,就连下面的地面都变得不再那么平。

    这全身的力气和魔气都用得差不多了,身子也是感到了极其的虚弱,双腿现在都直打抖,如果不是坚持着站着的话,我估计我这一倒下去直接不省人事了。

    迈着艰难步伐,拖着很累很累的身子也是朝着那边慢慢的走去,直到到了这被撞出一条直线的尽头后,那边一堆散乱的草丛中也明显有着什么东西。

    “哈哈哈,这些的日子果然没让我白等啊,就算是被选中的人也是极其的强大了”,说着那边的草丛中也是有了沙沙的响声,一堆平静的草丛中一个影子渐渐站了起来,四米多高。

    它迈着大长腿走过了那被树木挡住的阴影,几步也是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不能说刚才的哪一击没给它造成伤害,因为它那巨大的身子前面那一个一米多宽多高的大洞呈现在了我的面前,那个大洞把该带走的东西全带走了,心脏内脏都是,透过那洞都能看到它身后的风景。

    看着这伤害我还是很满意的,而且对它造成的伤害也是足够了,但是它现在的这幅样子,除了胸口上有一个大洞外,对它根本没有丝毫的影响。

    “真是好久没这么打过了,这一下的伤害很不错,但却没够能击杀我的伤害”随着它的说话间身上的红色变为了更加重的深红色,红的都有些发黑,光亮在它的身上不断地闪着,他那被我打穿的胸口四周血肉迅速滋生,我靠自身最强大一击给它造成的伤害,就这样在我的眼前愈合了,变得和以前一模一样。

    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我真的是惊呆了,这差距都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而是一个星空和太阳的距离了。

    它这深红的颜色出现了之后,那几米远的位置上直接没有人了,我这四处不停的看着,不过胸口初迅速传来的疼痛也是让我把头转回了正前面,一个巨大的手臂插进了我的胸口,握着我的心脏。

    “你在这年纪可以说是我见过最强大的存在,但你没有那能力,就代表你什么都保护不了,杀了你之后,你的那些人我会好好的去看看,放心吧我会把他们和你埋在一起”这沙哑的声音就像是从地狱传来的一样顿时让我无比的疯狂。

    “你敢!!!”,我吼着冲它吼着,“我为什么不敢!我凭什么不敢!就凭你这具性命都被我捏着的身子吗,哈哈哈哈”,随着它的话落下,我明显的感觉心脏四周的力道变大,不过此时的光芒却直接从我的胸口照了出来,不过并没任何的用处,“没想到你还有这令我讨厌的东西”它的话语落下,我的心脏突然的就直接炸裂,鲜血从胸口喷出我的整个人也是直接濒临死亡。

    不得不说魔族的身子就是强,我这心脏都被捏爆,我竟然还都没有死亡,不过随着它另一只手在我的捏住了我的脑袋,我知道这一切都完了,一股炸裂的响声传出,一切都随着消失殆尽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视野没转移到魂魄上面,可能随着刚才的波动我的魂魄都死在身子里面了吧,但,我这为什么又能醒来了。

    艰难的睁了睁眼睛,我发现我真的醒过来了,伸手捏了捏看了看手掌,难道说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都是梦吗,晃了晃脑袋坐了起来,不过这一抬头也是直接撞到了什么东西。

    揉了揉脑袋,伸手朝着上面的那个东西推去,把这挡着我的东西挪开了之后,这眼前的视野整个都呈现了一种暗红色,这种的红色看起来很是的恐怖,我这撑着地面做了起来,一模直接摸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看去发现竟然是一个头骨。

    甩了甩手赶紧的站了起来,朝着自己躺着的地方看了下去,我发现我竟然在一个躺着骨头的棺材当中,眼前的一幕再加上这暗红色的视野,这就是说我到了死后的世界了吗,那么说刚才的战斗也不是假的了。

    想起了那东西,我就很是沮丧,别说是一天的时间,我连一个时辰都没坚持下俩来,她杀了我之后,直接去找枭沥她们的话,她们还真躲不及。

    坐在这棺材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一想到那血流成河的场面,再想到哪血河里面飘着几个人影,就感觉一切都没有了意思,对不起枭沥她们啊。

    迈着步子走了出去,不都是说死了之后要经历很多东西的吗,我现在别说那么东西,连个领头的没有就不说了这还跟人挤在一个棺材里面到这里,我得有多么的悲惨。

    走出了这一个破破烂烂的屋子,走出了门看着这个时间,全都是暗红色,不管是天上还是四周,全部都是暗红色的颜色,一个个的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再往远处看去,还看到了巨大的城门和城墙,没想到这死后的世界竟然是这个样子。

    走在这空空荡荡的街道了,“喂,有人没有,有没有一起去投胎的啊,组团啊大哥”,我这到处的叫着,但却没有一点的响声,难道说因为我魂魄没了,这干什么都没有用了吗。

    在这里慢悠悠的走着,这暗红色的世界着实是有些恐怖,要是生前这个样子非得给我吓得不行,但现在,都是个死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