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一米多高的木人从地面上直接都爬了上来,蓝火朝着它们的身上扔了过去,土属性的气息再注入到了它们的身子中,二十多个木人奔着那怪物就直冲而去。

    现在真的是要不想点办法的话,实力上的碾压太过的大,基本碰到就是给我一顿的捶,现在就让那些的木人给我抵挡一些的时间,想想能考自己实力胜过它的方法。

    这些的木人说得上是我能做出最实用的木人了,这三种气息合在一起的威力,比起那只有木属性气息的木人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二十几个木人迈着步子就朝他它冲了过去,因为这些木人都是由我控制,趁着这机会也可以用木人找找它的弱点,击破它的方法。

    我第一次朝着它冲了过去,它没有动弹,然后我就被暴打了一顿,现在的这情况也和我那时候一样,它就愣在哪里,看上去就和不还手了一样,它要打还好说,但这个情况我是根本不敢大意,控制着每人就急忙的向后退,不过尽管是这样,它抬脚朝前面一扫,我的那些木人就直接碎了七八个。

    现在的这些木人回到了我的面前,本来想着还能有些作用,没想到就算是这样还抵不过它的一击,它没什么损失,但我就不行了,弄了出这么多的木人可是消耗了不少的魔气。

    在他踢碎了那些木人之后,瞬间脚步就在地面上踏出了一个大坑,火红的影子就像是一道的光忙朝着我冲了过来。

    这速度简直不是我能躲得了的,用这一堆的木人赶忙去防御,但却没有丝毫的用处,它的一只爪子直接横着就扫了过来,充满着三种气息的木人瞬间就变成了破碎的木柴,落到了地上。

    我的身子也赶忙的朝着后面撤退,不过这肚子的位置上,还是给我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抓痕,从左面直接到了右面。

    左手紧紧的握着灵枪,鲜血不断的从肚子上开始往下流着,如果不是我那吸收的土属性气息,我估计我先在的内脏都会被这一级打得粉碎。

    它说是不在手下留情,但尽管现在这样我还没觉得它用处了全力,开始的时候我还能抵挡,但看到这两招,我还真没把握能接的下来。

    我觉得现在的它,要真的尽全力,我别说是能撑得了一分钟,就连一招我觉得能接下来都悬,唯一的方法就是现在它的能力还没有再次增大,趁着这个机会一举决胜!

    体内的魔气开始朝着体内的五行轮盘和胳膊上的龙凤印记大幅度的注入,这段时间的变化不能说是没有,体内的魔气大幅度的提升,体质变得更强,如果说最终的东西,就是我和枭沥她们那几天所干的事情,在天域的时候总能听说双休双休什么的,本以为就是为了自己的欲望所找借口,但真正的经历过了,才发现这“双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现在的魔气纯度感觉比以前上升了很多,说的简单点就是,现在一点点的魔气,可以顶的上以前的一些魔气,这种的变化我也说不出来的,但跟体内的阴阳肯定是有关系的,男性一般都是阳气居多,女性都是阴气居多,两个都是修炼之人,这通过一些的事情互补过一些之后,这能力提升也是肯定有的。

    趁着它现在还没有动作,体内魔核里面的魔气不断朝着各个地方输送过去,它没有动弹,应该就是说给我个机会差不多吧,这能力越强,对能量的流通就越敏感,它这样的人,不可能没有发现。

    当魔核里面的魔气大大多数都注入到了龙凤印记里面和五行轮盘里面之后,我也是朝着它冲了过去,现在这一切都准备好,差的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好的时机。

    我一动,它也随着动了,当我们快要碰撞上的时候,它的爪子突然抬起,朝着我就挥了下来,这能力强了,肉身的力量比武器都要强的多,不说别的,就现在的它这一抓,比我的灵枪都要强的多。

    它这一爪子还没碰到我的身子,我的衣服就已经很开始崩坏,肩膀上也感觉到了疼痛的感觉,它感跟我互换,但我不敢,它对我造成的伤痛远远要比我打它强的多。

    我的脚尖一抬,身子向后一弯,躲过它这一爪子的时候,也是直接用灵枪刺到它肋骨的位置,它现在这身子简直都要比钢铁要硬我这一枪扎上去,就给它留下了一个小口,要不是没听到“铛”的一声,我都怀疑它的身子是金属做的了。

    刺完了之后我也是飞快的朝后面腿,但我退的速度明显是没它前进的速度快,一爪子直接扎进了我的肚子里面,这一下我感觉我的肚子都要被它所穿透了。

    紧接着那一爪子也是直接朝着朝着我落了下来,直接刺近了我的左肩膀,这疼痛感,这巨大的伤痛,完完全全不是以前的战斗可以相比的。

    鲜血止不住的从肚子和肩膀留下“这就顶不住了吗”,它长着嘴也是朝着我问到,听到这沙哑的声音,我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顶不住也要顶啊,我看不愿意我身边的人受到一点的伤害”,说着我的左手也是直接抓住了它的那只穿在我肚子上的手。

    体内的五行乱换大幅度的运转,右手龙凤印记里面的力量直接朝着灵枪里面注入,银灰色的长枪上直接变得闪着金光,五行气息也没有闲着,蓝火作为送礼覆盖在灵枪的中后方,土属性的气息覆盖在枪尖,木属性和水属性的气息也都覆盖在枪上面提供特殊的伤害成败也就再次一举了。

    长枪朝着它刺了过去,此时的它也是挣脱开了我的左手,朝着后面迅速的退去,但这短短的时间怎么可能退得出我灵枪大的攻击范围,闪着各种光亮的长枪直接刺到了它的胸口上面,顺着这灵枪的力量我也是大吼了出来,用尽全身力量推动这灵枪直接把它狠狠地打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