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枭沥她们两个,我也是直接把她们邀了进来,“发生了什么事了,能让你们这么晚来找我”,她们坐在了那一边的椅子上,而我也是直接又坐回了床上。

    “龙毅,那个心纯能先让回避一下吗”,枭凛说着也伸手指了指床上躺着的那个心纯,因为心纯跟我的关系,即使是这样子她们也不会乱想什么,不像是在外面一样,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很是别扭。

    看着她们两个的样子,我也是打开了风袋就把心纯放了进去,这放心纯和放其它的东西都是一样,到了那个空间之后她也可以继续的睡一觉。

    把心纯放进去之后,现在的这屋子里面也就只有我们三个人,那白虎被我留在了另一个屋子里面,不是说不让它进来,而是这白虎的呼噜声实在是震耳欲聋。

    她们两个这大半夜的进来,这把心纯放进去后也就什么都不干了,扭扭捏捏的坐在那里待着她们不开口,我也不好意思去问。

    可能是感觉男女共处一室,总会想些其它的东西,不知不觉间这屋子里面感觉都像是充满了热气似的,身上也是出了汗,我本以为我紧张坏了,再看枭沥枭凛她们两个更是激进,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打湿,这衣服一湿了,也就能更好的看出她们的提醒轮廓了。

    捏着拳头也是想让自己静下心来,现在的场面太过的尴尬,我喜欢的女人有好几个,喜欢我的就更多,虽然有的在一个床上,也想想一些其它的事情,但都没有去做,但现在的这场面简直让我吞口水,这单着救了,不管是心里面还是身子上都会产生一些莫名的悸动。

    我现在的思想变得越来越激动,大腿也不停的颤抖着,这激动的感觉都要冲破我的心神,再这样下去真不是个办法,不出意外我的实力比她们两个都要高,要是一会真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没准真的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

    深吸了两口气,“这里是不是有些太热了,我们出去说事吧”,我这说着刚要站起身,但这时候枭沥也是东西,直接来到了我的前面就抱住了我,抬起了俊俏的面孔,脸上还带着微红,这一副的样子哪里是我能受得了的啊,我说大姐啊,你这可是在逼我犯罪啊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家伙要高什么花样,但现在不冷静下来,这场面还真是不好办啊,嘴里面用牙狠狠地咬了自己一口,强制着把朝着枭沥伸去往回慢慢的拉回来,但眼神朝着枭凛看去的时候,我知道我今天这身子是保不住了。

    枭沥用小媳妇的眼神看着我,而枭凛那边把衣服都换换脱了下来把没被关紧的门紧紧的插上,迈着大长腿也是朝着我走了过来,枭沥伸手也是直接把我推到在了床上,伸手也解着衣服,两个只剩内衣的女人摆在我的面前,脸蛋又漂亮身材又好的出神,妈的这是个男人都忍不了好不好。

    两个女人微微的朝着我靠了过来,枭沥也是贴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还不动手吗”,一句话也是彻底的打开了我的精神枷锁,翻个身就把她们压在了身上...

    一夜间,不是整整的两天时间,在这段的时间了里面,我告别了我的男孩身份,正式的踏入了大男儿的行列,而枭沥她们两个,也是从女孩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女神,那床上的量抹鲜血,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美滋滋的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月亮,再看看一侧抱在了一块睡着了的两个女人,也顿时是高兴的不行,说实话,我还真没想过我的第一,不第一二个女人会是魔族的人。

    这两天的时间,真的是狠狠尝到了幸福的感觉,我的身子力量很是强大,这两个女人因为都是身疲力尽的都要睡过去。

    二十年的时间都没碰过女人,这一触碰就跟粘上了麻瘾一样,拉都拉不出来,看着旁边光着的人儿,用手触碰着光滑的肌肤,一夜的时间都变得不自爱安静。

    第二天的中午,两个人是彻彻底底的熟睡了过去,此时的身子和心里都感觉极其的舒爽,穿好了衣服也是直接下了床,紧紧的管好了门也是直接走出了这个屋子。

    来到了大厅当中,看着那几乎都要堆积成山的纸张也是无奈,坐在中间的凳子上面也是处理起了这些的东西。

    现在不光是心里和身子上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而这力量上感觉也是有了很大一部分的变化,张开了手掌,一团红黑色的能量出现在了手上,看着现在的这能量,变得很是清亮,比之前的浑浊感觉更加的有力量。

    处理起这些的纸张,大大小小的杂事,感觉这东西比起打架战斗可是难得太多太多了,一份又一份的东西不停的朝着这旁边小山似的纸张上面继续的落着,处理完这些的都是都到了第二天的清晨,身上真是感觉异常的疲劳。

    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看着我一片疲惫的样子,这旁边打扫这城堡的年轻女仆也是嘿嘿一笑“城主大人,您这样认认真真的做事,真的是很少见啊”,听着他的话我也摇了摇头。

    没一会的时间,枭沥枭凛她们两个也都相继的从房子那边的位置来到了大厅当中,虽然衣服什么的都已经穿戴好了,但是脸上的潮红却都还没有消下去。

    看着这出来的两个女人,旁边的女仆也都是愣住了,不过转眼朝我看了过来,我也是嘿嘿的一笑,“怪不得这几天的时间都没见到枭沥和枭凛大人,那岂不是说这几天的世间都在...”听着她的话,眯着眼睛哈哈一乐“没错!”

    我这还在笑着,顿时间就感觉到了脸上被一个东西狠狠地印住,把这东西拿了下来,也顿时看到了枭凛的那一副气氛的眼光。

    噔噔蹬走过来就揪住了我的耳朵“你还有脸笑,把我们两个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一点不知道叫我们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