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的女孩不认识我,但这群的士兵怎么可能不是认识,我怎么说也都是这城市的领主好不好。

    “城,城主大...”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我打住了“好了,你们就不用管了,让这群女孩压着我走吧”,既然发话了,他们不明所以也点了点头,士兵们都分了开,这女孩也是一脸茫然的压着我走了。

    走在这城市的里面,这里面的面貌并没有说是像前几个月一样,感觉很是压抑,这里的让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有说有笑的在这城市里面生活着。

    平民们安逸的生活,士兵们都在这城市了里面戒备着,有的地方还建立了训练的场地,个个的新人老兵什么的也都在干着自己的事情。

    在这看来,把这城市交给枭沥她们守着,果然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啊要是我的话,肯定会达不到现在的这样子。

    到了这城堡里面,还是像那进大门的时候一样,守卫也是一脸茫然的放我进去了,来到这城堡里面,不仅是外面,这里面的变化也很大,各种的装饰,比起以前更有生活的感觉。

    四周有着女仆在打扫着这个城堡,朝前面看去也是看到了枭沥丶枭凛她们桌子上摆着一大堆的东西,虽然这里没有前面的城市先进,但是这纸张也还都是有的,在那桌子上就摆着了一大堆,枭沥枭凛她们也都是在处理这这些的东西。

    这城市还没发展多长的世间,这城市有很多的问题也是在所难免,看这样子我也很是尴尬,把这一切都丢给别人,是不是感觉太好啊。

    “枭凛姐姐,我们从外面抓到了一个坏人哦”,那女孩也是噔噔蹬跑到了枭凛的旁边,高兴的跟她说着,枭凛也是放下了手里的纸张,揉着她的小脑袋也是跟她说“做的很好啊,不过现在枭凛姐姐不能陪你们玩,等晚一些好不好”。

    看着她们的模样,看起来也不是一般的融洽,不过这丫头,这一高兴起来什么都忘了,我给她的哪个木牌装到了怀里面之后现在也是完完全全的都忘了,这回头拉着我就要走。

    感觉这时候我要是在不说话的话,那么我是不是被直接带到这里的地牢里面去了啊。

    “咳咳,我说你们连看都不看我是谁就要把我打发走吗”,我这说完了之后,她们也同时都拿着手里面的东西愣住了,当脑袋朝我转过来的时候,当时脸上的表情都不对了。

    枭凛放下了手里面的东西朝着我走了过来,还是像以前一样,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衣服“我说你啊,走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我这前些天不是送回来一些人给你们些交代了吗”。

    我这和枭沥枭凛她们说着话,这些的女孩都愣住了,“枭凛姐姐,他到底是谁啊”,没等枭凛回答,我的双手也是微微一动就挣开了这绑着我双手的东西,蹲下来也使捏了捏他的小脸“我说你们啊,下一次别不分理由就把人绑上,我可是你们的城主啊”。

    这听到了之后女孩也是蒙了,朝着枭凛看去,枭凛也是点了点头,这一下可是给这些女孩吓得不行,真的赶忙就要半跪下来,不顾都被我给拦住了“这些就免了吧,在外面的时候我说什么都听到了吧”,这女孩也是点了点头,哆哆嗦嗦就转过了身子,小屁股一撅也是紧逼着眼睛。

    看着她我也是哈哈一笑,从风袋里面拿出了一个小袋子也是也是放到了她的手上,“拿回去吃吧”,她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又看了看我,噔噔蹬的也就跟着那一群人走了。

    “对了,给你们看看东西”,说着我也是吹了一声口哨,没两分钟的时间一个白色的影子也是直接窜了进来。

    这白虎进开的时候被我留在了城外面,不过这家伙的上面挂着我的那个牌子,那些的城卫也不可能阻拦。

    看到了这白虎之后,给她们造成的反应也是不小,“这就是那头白虎”,跟她们聊了一阵子后也是直接回去休息了。

    这剩下的几天时间里面,也就都在这城市离开你慢慢的呆着了,时不时地去训练士兵的地方指点指点那些新兵,总而言之也是轻松的不行,那些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留给了枭沥她们干了,我这几天也就是好好的休息了。

    也就在这最后三四天的时候,我也是直接去见了见我带进来的那些女人,不过并不是在平民的房子里见得她们,而是在训武场上。

    训练她们的是枭凌,我送进来的那百八十个女人全都在这里,本来想送她们来过安安稳稳的日子,可没想到她们选择了当这里的士兵守卫,果然这改变不是什么事后说来就来的。

    这些的人训练起来也很是的努力,可以的说都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一个个训练起来也都是跟枭凌的那个时候一样,不累倒,根本就没说要停下来。

    此时的枭凌给我的感觉很奇怪,体内蕴含着一股我也看不清的力量,这股力量很是神奇,总而言之就是比以前强大了很多。

    怪不得这些的日子没见到那枭凌,看来这丫头也都有了他自己要干的事情,这天的晚上也是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休息,这最为重要的战斗在即调整好心里总得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实力可以说已经达到了自己现在最顶的实力,差的就剩这心态了,一股能必胜的心态。

    那一个生活了不知几百年的怪物,要战胜它还是很难得,它露出来的实力可能就是那冰山一角,而我要拿自己的全力去对付它的冰山一角,而输了死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我身边的人。

    我也怀疑过,那东西是不是只存在我的幻想中,但那东西能无缘无故的给我带来那种东西,也肯定能给枭沥她们带去,我可不想看到她们怎样怎样的。

    就在这胡思乱想的时候,大门忽然的被敲响了,这大半夜的来敲我的门,到底是什么事情能有这么的紧急,打开了门后也是看到了枭沥枭凛她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