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心纯和白虎走在这树林里面,这也是踏上了回去的旅城啊,实力越高,自身的身子就变得很强,离老死就变得越来越远,一年两年的时间在哪些武力高强人的面前,只算得上是掐掐指头的时间吧。

    绕过了树林,不用要那一群的人,这速度就快了太多了,没用一天的时间就看到了我的那座城市,但看到了那座城市的时候我并没有进去,因为在哪大门口的位置,却有着一群我不认识的士兵。

    而且他们的那一身装备也明显的跟我们城市里面的装备不符,这为了不打草惊蛇什么的,我也没出去,一拍地面一个跟树藤从地下钻了过去。

    这木属性的气息作用是真的广泛,应该说我体内的那木属性气息太过的浓郁,那存在了太多的年数,但我感觉着,要达到这时间那最强大带我木属性还要差的多。

    五行阴阳诀,这收集了五种最为强大的气息便能弄出世间最为强大的阴阳之力,阴阳两性代表的东西太多了,男人女人,太阳月亮,极阴或极阳的地方,反正一般相反的东西,都属于阴阳里面。

    两种极端的东西都能运用,这想想就知道这力量的强大,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理解,世间万物的生命也都是阴阳组成,不过大多数的男性里面都是阳性,而女性里面多数都是阴性,如果能好好的掌握这种力量,那么是不是都可以完美的控制人的生死,这种的力量真的是想想就可怕啊。

    不过要弄到这世间的五种最强大的属性真的是太过的困难了,那样的东西都不知道在这世间存活了多长的世间,上千年?又或是,上万年?这些的事情都是说不准的。

    时间万物,存活了一定长的时间,都有了灵智,活着都有化成人的可能,就在我们的旁边行走,或许我们根本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像心纯那样的武器,本来到了天品才有可能化为人形的,但心纯现在就变成了人形,可能是她蕴含的东西太高了吧。

    越是想的深了,越是觉得发明者一本书,这一个武诀的人就越神秘莫测,因为这一个人没有五行的概率真的是太少太少了,而且你没有五行,还能造出这样的一个东西,甚至都能想到阴阳,到底强大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这话题想着想着就跑远了,很多的事情都要总是思考,尤其是折一类长自己能力的事情,我都已经死过了一次,而且已经触及死亡边缘的时候更是多的不行,这都是实力低的后果啊。

    我那一股的木属性气息从地面钻了过去,但这刚到一半的时候,那些人就走了,这老远虽然能看到他们的样子,但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还是回去问问枭沥她们吧。

    一跳也是直接从这里跳了出去,但这刚一落地还没感觉到什么感觉,然后瞬间的感觉自己的身子极具的在往下落,这到了最下面的时候,也不知道压断了什么东西便直接的掉到了这大洞的底面。

    躺在这里抬头朝着上面望去,这一个也就十几米快二十米的大坑,虽然对我来说没一点的事,但这没想到我龙毅阴了别人那么多次,这没想到还有今天这被别人阴的一天,最可恨的还是这么一个最为简单的陷阱。

    伸手撑起了自己的身子,摸了摸脑袋,朝着这旁边看去,竟然满满的都是巨大大的木桩尖刺,那头削都比手指头小很多了,但再一看我下面,全都是被压断的。

    捏了捏这些木头,感觉还可以,抓野兽什么的应该很好用,在这里躺了一会的时间,拍了拍身上的土,一跃也是想要直接跳上去,不过这时候的上面也是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看来是这陷阱的主人来了,可这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来的人竟然是一群的小孩!

    “喂,你是谁,为什么要触发我们的陷阱”,听她说的话也是给我惊得要死,妈的我要知道这里有陷阱还要往这里跳啊。

    “这陷阱是你们做得吗”,“没错,就是我们”,“那你们就是这旁边的那座城市里面的人吗”,“没错”,“这就好了,我也就是要去那个城市里找熟人投奔的,你们赶快把我救上去吧”,“哼,像你这样的人我在那里面根本没见过你,而且你的穿着着也根本不是像是那里面的人,你肯定是别的城市派来的”。

    听这女孩的话,这人虽然还没多大,但这防范的意识也还行,伸手在手里面一捏,一个上面刻着“龙”字的木牌出现在了我的手上,太瘦把这东西扔了上去,“你们把这带回去给你们的城主看看,她会知道我是谁的”。

    我的话说完了之后,这群人也是在商量着什么,随后一根疼慢放了下来,我也是顺着这爬了上去,随后我也是被这一群都是小孩压了回去,胳膊被绑了一圈又一圈的。

    “喂,我说你们啊,我可是跟你们城主认识,你们这样对我,不怕我回去一个个打你们的屁屁啊”,“哼,我们才不怕,我们可是有枭凛姐姐保护着,要打也是我们打你们的”,看着她们我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跟着她们走着,到了这大门口的事后,这大门都已经变成敞开的样子,不过还是有士兵在这城里面守着的。

    她们压着我来到了这些士兵的前面,“俞叔叔,我们在外面抓到了一个坏人哦”,这女孩也是俏皮的跟着这领头的城卫,他也是摸了摸这女孩的脑袋,“好啊好啊,我们的下丫头不知不觉都长大了啊,你们把他给我去押近地牢”。

    看着他们的样子,得来说这里的情况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在他说完了之后,这些的士兵却并没有一个动弹,更别说是上来抓我了。

    那个头头看着手下也是蒙了,“你们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带走啊”,他说完也是向我看了过来,眼神面貌却是一瞬间的凝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