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了这些人的面前,从怀里摸了摸,把几瓶的疗伤药给前面的两个女人扔了过去,“去给那些受伤的人抹一抹”。

    我随后也没再理会他们,走到了这野兽的旁边,伸手也在它的身上割了几块的肉下来,拿着这满是鲜血的肉块也直接朝着树林中走去。

    等我再回来的事后,这手上一根的藤蔓上也使穿着十几头大小不一的野兽,但这就算是最小的也都比她们大的太多太多了。

    我这抬着走了出来,她们见到了我之后也是一个个楞的不行,我抓着这些的野兽也是朝着山顶上走去,“走吧,都愣在哪里准备喂这里的野兽吗”。

    回到这山顶上,把这些的野兽尸体往这里一扔“你们把这些东西都吃完了之后再来找我,其它的不管有什么问题都不要来找我知道吗”,说完我也是朝着我的屋子里面走去。

    现在的身子还没有恢复到最好的时候,因为这身子里面的血液还没有被造出来多少,身上充斥着一股虚弱的感觉,虽然能正常的运作,但感觉很不舒服,我这已经算得伤势严重缺血了吧。

    这造血功能只能等待慢慢的恢复,这木属性气息和魔气对这一方面都没有太大的作用,而这要加快恢复的方法就是睡觉。

    这一觉真的是睡得很是舒服,靠着白虎抱着心纯这几天的时间里面就在睡着觉,要不是外面的人来叫醒我的话那么我可能还在睡。

    把挂在身上的心纯放了下来,伸了伸懒腰,话说这睡觉就是舒服的不行,那些天不断地折磨,都让我的心神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挥了挥手,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这几天的时间总算是恢复好了,身子上面不再是皮包骨了,而是恢复到了我以前那一副帅气大的面貌,但这一眼偶然瞄到了右手上面,本是红蓝能量燃烧成的右手,现在的上年却有了一个纹样,龙凤相交的模样!

    看了这东西伸手也会摸了摸,擦了擦眼睛,这东西可是我的血脉啊,真正的龙凤血脉!体内的魔气朝着这里面注入,这马上就反馈回了一股强大的能量围绕在右拳之上,感受着这东西真的是令我高兴的不行,我的血脉终于是回来了。

    穿戴好了衣服,美滋滋的开开了门,这外面等着我的那个女人看着我的样子也是有着深深的不解,但我却没有理会那么多,这心情一好了,看什么东西的感觉也都是不一样了。

    带着她抬脚来到了这一屋子的面前,“转头在她的耳边说,去把你们的那些人都叫出来吧”,这女的点了点头也是飞快的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一会的时间,这上百人的队伍也都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走吧,带你们去个能安稳过日子的地方”抬脚也是带着这些人朝着我的那座城市走去。

    这一路上,带着这么多的人群还真的麻烦挺多了,但在我的这一身实力面前就都不算什么了,这一路上遇到的野兽也都是一个个倒在了地上。

    这一走也是走了一天多的时间,要同时照顾着这么多的人还真的是听麻烦的,直到能看见我的那座城市的时候我们也是才听了下来。

    木属性的气息在体内转动,伸手一捏一个上面刻着“龙”字的牌子也是被我捏了出来放到了前面这一个女人的手上,从风袋里面摸了摸,把几个风袋也一同交到了她们的手上“你们就直接去那座城市,把这个牌子给他们看,他们便会放你们进去,你们在哪里就要好好的生活知道吗”。

    收好了东西之后,这个人让你也是眉头紧皱的看着我“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不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做,不过过些天一会回去的”,跟她们说完之后也是目送她们到了我的城市,城门打开,她们也都进了去,而我也是又回到了那个悬崖的下面。

    一拳打碎了一个巨石,一脚在地面上都能留下一个深坑,开始的时候还没感觉自己的力量到了什么地步,但现在这身子里的血液都恢复,这龙凤印记回来了之后,才感觉现在真的是比以前强大了太多了。

    去这一遭,受到的伤痛很多,还差点跟去跟死神完了,但这最后还是活了下来,得到了很是强大的力量。

    脱变总是在苦难之后,这话现在理解起来真的是没一点毛病,经历了那么些,龙凤血脉又回了来,自己现在的体质比以前强大了太多太多,而且又有了土属性的加入,这五行轮环自动制造的魔气也是又快了很多。

    这一部五行阴阳诀到底是谁发明出来的,这也未免太过的天才了吧,这五行阴阳诀不仅能够持有物五种的气息,还能靠五行轮盘自己造出灵气魔气,这一部武诀真的是不亚于任何的功法,不过这些的前提是,你的血脉里面必须没有任何一种的气息才行。

    现在真的是达到了我的有史以来最高强大的时候,龙凤血脉和我这一身魔身相结合的身躯,四种的属性气息,一杆灵品就化成人的灵枪,想想我自己都有些崇拜自己了。

    躺在这野兽堆成的尸体上休息,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去面对那个东西,但是这实力增加了这么多之后,我也是完全看不出那个东西的力量,通过它看过了那枭凌之后,那家伙活的时间肯定是非常长了,有那么高的实力又需要我做成什么啊。

    四个月的时间真的是很短很短,但这么短的时间获得了这么大的力量也真是我没想到的,这剩下的时间里面我也都是在这不断适应自身实力的日子中过去了。

    这一个人诺大的森林里面,强大的怪物真的是太少太少了,这可比百兽林和魔兽山的那些怪物差的太远了,失望的摇了摇头,回首烧了掉了这一座的木屋也是朝着回去的方向走去。

    四个月的时间,现在只剩下了不到十几天的时间,虽然关系不到我自己的生死,但却影响着别人的生死,这一战我必须要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