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新进来的女人看到了这里的人之后,有的人也是忍不住抱在一起苦了出来,一个个人脸上也都洋溢着喜悦。

    看着这两个人的样子,也是让我有些气氛,你说这我这不止救了你们两个,还救了这里所有的人,你们两个妮子就这样对我的啊。

    身上的气势朝着这四周就放了过去,我这身上虽然不具有什么大帝之威,但这一直以来的杀戮积攒而成的杀气在这瞬间直接放出来一些,也是犹如一股冷风朝着四周刮了过去。

    这里的人实力自然不用多说,要强的话也不会落到这一副的下场,在场的厉害点的也许是什么士兵,大多数应该都是普通的平民吧,这些的实力在我这气息面前还真的是不够看的。

    这一股冷气吹了过去,对面的这些人对我的感觉顿时间也是变得恐惧起来,而我前面这离我最近的两个人,整个人都吓直了。

    伸手把他这抓着我衣服的手放了下来,直直的伸了伸懒腰,就算是她们的高度也不低,但比起我来还是要差那么一些的。

    伸出双手也是直接捏住了她们两个的下巴,看着的她们的面容上早就没了刚才的那副样子“我说你们啊,是不是因为这都活下来了,就感觉到高兴了啊”,说着在一股的冷气蔓延了下去,这一个个的人也都感觉到浑身的发抖。

    “你,你想要我们做什么”,听到这刚进来这个女人的话,我也是才把这杀气收了回来,“我想要你们所有人,在这里所有魔人的自由!”

    我这吼着冲她们吼了出去,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或许是刚才她们怠慢我的气氛,又或许是别的东西。

    我这想着这样的东西,不过我刚才的一番话却是给她们吓了个不行,一个个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讨论着些什么事情。

    松开了这前面的两个人,拍了拍手也是朝着这帐篷外面走去“以后找个差不多的城市好好呆着多学习一些能保护自己的东西,要不然可能还会有是这一副下场”,挥了挥手也直接走出了帐篷。

    嘴上虽然说是这么说的,这魔域最不缺的是什么,魔人,这生命随便就可以用魔量做出来,这些魔人的生命一点都不值钱,这些人都是最普通的魔民,想要有能保护自己的人实力,就得有魔量提升自己,而要能弄到魔量,还怎么是这一副的样子。

    走了出来也是看到了心纯和白虎玩的不亦乐乎,白虎不停的朝着心纯咬着,而心纯也是不断的躲着,这一追一闹也是乐的不行,跟心纯她们打了个招呼也是带着她们离去。

    回头看了看,幸亏那些没真的把我的话当回事,要不然她们真的追上来,我还真懒得去处理她们的安全,该怎么安排他们,这四个月的时间都过去了一多半,剩下的时间还是要老老实实的恢复恢复自己的身子的。

    我们这走了一会的时间,也是感觉这地面在轻微的震动,我加快了脚步,这后面的人也是越来越快,这一会的时间也是追了上来,“等,等一下,你刚才说的事情我们答应了,不过你要保住我们两的安全”。

    我这一拍脑门也真的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转头看了看她,再朝着后面看去也是看到了那几十个,上百人的女性队伍,“没用的,晚了,我什么因为都不想要了,你们就哪来的回到哪去就得了”,我说完也是要再次转过身,嘿,没想到这丫头还真的是黏上了我“不,我们就跟定你了”。

    就这样时间慢慢的过去,等到了下午,太阳都快落下去的时候我们也是到了那悬崖的上面,回头看了看了,那一帮的女人还继续的跟着我。

    我这伸手就想给自己两巴掌,但是下不去手啊,自己说的那一段话也真的是要害死自己了,“咳咳,你们就先去看看木头,做个房子,等两天的时间我在安排你们”,说完我也是呆着心纯走到了我搭建的那个屋子里面。

    木属性的气息在手里面运转,也是大概的把这破坏了很多的木头房子再修复了修复,隔着窗子朝外面看去,那两个女人也在指挥着那些人在砍着木头,搭着房子,看着也真的是跟着我无疑了。

    这些人都是经历一些很不好大的事情而活下来的人,而我到时候要给她们一定的安定生活,那么应该也是可以回到原来的那样子吧。

    一夜的时间慢慢过去,这白天的时候也是听到了外面有些许的动静,摇了摇脑袋朝外面走去,真的一睁眼望去也是一个个的木房子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一个木房子的旁边却在围着很多人。

    我抬脚朝人群中走去,这围着我的人看到了我之后也都给我让出了一条路,到了这里面也是看到了几个女人身上有着一大道一大道的伤口,这些的伤口有的从肚子上直接都快到了脖子,有的大腿胳膊上,反正受到的伤痛都是很严重。

    我抬脚来到了她们的旁边,那领头的女人看到了我之后也是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她们发生了什么”,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木属性的的气息给她们治疗着伤口,“她们出去狩猎而受了重伤”。

    这食物的问题真的是我疏忽了,这么多的人,有力量的人很少虽然说这下面的野兽在我眼里看来太多太弱,但在她们的眼里却太强了。

    给她们治疗完了之后我也是直接离开了这个屋子,也真的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救她们,这麻烦的事情还真的是不断啊。

    到了这树林当中之后,也是看到了我昨天看到的那两个女人在领着十几个人围着一头的野兽再攻击着,她们手里面拿的都是矛,而这旁边还躺着一头已经死掉了的野兽,但她们的样子也是很难看,每个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受了伤。

    手一捏,一团的蓝火也是直接出现在了我的手上,揉了揉蓝火,用力直接朝着那野兽扔了出去,这蓝火在这样的速度变得真的适和子弹一样,直接打穿了那头野兽的脑袋,随后这蓝火也是直接被我弄的消散在了这空气中。

    她们看到我来了之后也是松了口气,毕竟在这样打下去,杀完了这一头野兽不知又要有多少人受重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