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帐篷进来之后才地方很大,关着的女人也足足有几十人了,她们现在都被关在一个个的笼子里面,而在这看守他们的是三个巨人,那些冲进来的女人人几乎都倒在了这地面上。(书屋 shu05.com)

    这一个转眼看啊看的功夫,这就又一个黑影朝我飞了过来,直接撞到了我的脸上,不过这脸上传来的都是柔软。

    这飞来的其它魔族女人,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上班身子趴在我的脑袋上面,都是我现在脸顶着的地方也就是她肚子的位置,要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她朝着我扑过来的。

    伸手把这女的弄了下来,这妈的还是刚才的那个女的,不过此时的她依然昏了过去,身子里面的内脏受到的伤害也就更加的大了。

    伸手点到了她的肚子上面,木属性的气息缓缓的进入到了她的肚子里面,木属性的气息把她体内的血肉恢复,这体内的魔气就可以代替我做完剩下的事。

    把她放下来了之后也是,那几个冲进来的几个人也都不行,倒在地上的倒在地上,这站着吐血的站着吐血,反正是每一个好的,毕竟她们的力量在哪巨人的面前,还很的不是能打得过的。

    当那期中一个几人捏住了一个人脖子,连山带着满是嘲讽的微笑要下手的时候,这里面那些趴在地上的人也是大叫着,有的都哭出了声先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她们很弱。

    手伸到风袋里面掏了掏,拿出一个把两边都是刀片的武器也是直接那边扔了过去,这银品的武器附加了我的力量直接,毫不留情的直接在那个人手中间穿过了,然后直接飞到了那边的笼子上面,两根的铁棍被砍断。

    随着手臂和那个女人的落下,这现场目光也是直接转移到了我的身子上面,在场的那些女人是一脸懵逼,而那三个巨人也是一样,不过他们眼中都是愤怒,张着大嘴嗷嗷嗷的冲着我就是去一顿的乱叫,不过我也听不懂。

    双手在空中捏出了一个一米高的木人,双手的土属性气息在手上凝聚,朝着这木人的双手双腿上捏了捏,然后拿起了这木人就朝着那三个巨人扔了过去。

    看见了这木人之后,那被我砍掉了一直胳膊的巨人也是直接握着拳头朝着木人打去,不过现在的木人可比以前要强的多,伸出小手也是跟他对了上。

    这木人的力量虽然不高,但这硬度也不是开玩笑的,一拳打到了这个木人上面,顿时间也是直接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你一拳朝着一个比石头还要硬的多当然东西上打去,这手能不疼吗。

    木人落下来之后也是一脚踢到了他的肚子上面,然后接下来的就是一顿暴打,这一个人打不过,这两个人三个人也都够呛,一个个都被大的死去活来的,被打倒在了地上。

    “喂,他们任你们处置了”,我的话语说完了之后,也是直接把她们从愣神中拽了出来,一个个发了疯一样就朝着这些巨人上面攻击,这其中隐藏的仇恨可想而知。

    这一会的时间,我下面的真的女人也是渐渐的醒了,这当即就做了起来,不过眼前的一幅场景明显是给她惊的不行。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随着她的脸转了过来,还跟着的事一个拳头,这一拳的力量没多大,打在了我的脸上根本就是不痛不痒,“我说你啊,你就这样打你们的救命恩人合适吗”,我拿下了她的手也是跟她说到。

    这个人看到了我之后也是终于的松了一口气,不过这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想出了什么东西,抓着我的衣服站了起来,转头也是要朝着她们说些什么,不过被我握住了她的嘴打住了。

    “你带着我给你的这个木人去别的帐篷,这一个东西可比那一群人强多了”,我说完之后也是松开了她,她看着我半信半疑的样子,不过最后还是抱着我的那木人走了。

    我这也是懒得动了,靠在这一边的垫子上也是休息,那木人也不能离我太远,不然的话我对它的控制会变得很小然后消失,要不然的话我早就回去抱着心纯,躺在白虎那软软的毛发上面大睡了。

    这不得不说,这把一个人逼得都快疯掉的时候,这后果可想而知,那三个巨人就被她们这活活的用赤手空拳给打死了。

    一群人打完了之后,双手,还有身子上面都被那几个人的鲜血染红了,一个个转头看了半天之后才发现少了点什么,有人要出去的时候我也是开口了,“你们不用担心那个人了,她抱着我给她的东西去救其它人了,一会你们就可以团聚了”,说完我也是打了个哈欠,这几天都没好好的休息,现在也是真的想回去大睡一觉啊。

    她们这一看到了我之后也是摆出了衣服要战斗的架势,“我说你们啊,我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要没我的话,你们不是死在这里就是被玩弄死在这里”。

    她们听完了之后也是放下了心底分戒备,一个人也是走向钱抬头冲着我说“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们”,看着她那不客气的语气我也是懒得搭理她们,靠在这旁边也是继续的眯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我怠慢或是其它的原因,她也是走向前来,抓着我的衣服,一副我不说就要狠狠收拾我一顿的时候架势。

    我也没跟她争辩,就在她这咬牙,捏起了拳头要朝着我打下来的时候,我刚刚放出去的那个女人抱着木人走了进来,紧随其后的还有一群其它魔族的女子。

    那个女人看到了我之后,也是一脸高兴的跑到了我的旁边,一脸不舍的吧木人递给了我,她也是丝毫看不到我现在还被人威胁呢。

    我也没接过这木人,伸手一捏这木人也是直接碎成了木枝,这东西离开我一定距离后也就跟着下场差不了,不过这低过这木人的那个女人看我的表情也是不怎么好,一副要咬死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