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得人所在的抵挡也不算是偏僻,但走在这里也病没听到有人大喊大叫的样子,难道说这里的人都这么不怕的吗。

    这一路的走着,见到人也就直接杀了,这里的巨人很多的,但他们喜欢的貌似都是那些的普通魔族的女人,这里巨人的女人我也见过,那大个头,那块都要比男的强壮了,这也难怪他们会喜欢普通魔族的女人。

    到了这里之后,掀开了这里的帐篷也是看到了几个人在拿着鞭子抽打我的白虎,那起初都是白色的毛发,现在都被鲜血所染红。

    白虎正在凄惨的叫着,身上一道道的伤口补满了全身,看着我那叫一个心疼,伸手把心纯放了下来,手里面攥着两股的黑水也是直接朝他们跑了过去。

    起初都没有发现我,伸手直接把手钻进了他们的后背,再拔出来的时候黑水也是直接留下了里面,他们瞬间也是自己疼得嗷嗷大叫,把那边的人也都惊动了。

    这快大有块大的好处,身子小也有身子小的好处,尽管那么些人发现了我,但我现在的速度比他们快的太多,伸手也是直接插进了他们的肚子中,大腿胳膊中,同样是惨叫,只不过惨叫由白虎换成了他们而已。

    看着这一地的巨人不断的惨叫,伸着手不停的朝着我留着黑水的地方抓去,抓的皮开肉绽,疼得痛不欲生,说是我残忍我也认了,妈的我的东西哪里说是你们说碰就能碰的。

    两手攥着这铁笼直接把这弄得粉碎,白虎见到了我之后也还嗷嗷的低吼,想要朝我走过来,或是身上的伤势,或是不停挨打的疲倦都使它站不起来。

    走到白虎的旁边,双手放在它的身上给它治疗身子上面的伤害,不过它身上一道道的伤势太多靠现在的我也没办法完全都的给它修复,前面的战斗还耗费了许多的魔气,他身上的伤势也是只能等等了。

    在这里歇了一会也是朝外面走去,白虎身上的伤虽然没完全好,但休息了一会之后,这走路还是可以的。

    这个地方的其它魔族人很多,而且还全部都是女性,在别的地方可以是当做人,但在这里她们只是玩具丶仆人罢了。

    这些人我没有义务去救,也没有理由去救,在这里的事情基本都已经干完了,找找东西也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到了那头领已经被破坏了差不多都是帐篷,那里面的女性魔人都已经离开,来到了他们头领的座子旁边后也是看到了大罐小罐,几乎都要摆满了这旁边的魔量。

    看着这些的魔量已经让我惊讶了,但这还不算完,把这些管子都装起来后,这下面的魔井也是看到了它的样子,这魔井里面还有着一大半的魔量啊,看着这些的东西,这次也真的是赚发了啊。

    抱着装着慢慢的魔量就朝着过来时候的山洞走去,这一下抢到了这么多的魔量,起初想到的也不是我自己,而我是的那座城市里面的士兵,有了这些的魔量,相信有能让他们的实力整体提高了不少吧。

    美滋滋的这样走着,白虎救出来也直接把心纯放到了它的上面,心纯那重量也没有多少斤,也不会压到现在的白虎,而且她们在一块也少不了一番的打闹。

    就当快要离开了这个地方的时候,也是直接看到了从帐篷里面逃走的那些魔族女人,开始我还以为她们都逃走了,但现在看来我是真的错了,她们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就悄声声朝着一个帐篷里面走了进去。

    看着她们的那样子,我也很是好奇,看着这样子,临走之前还要再去打劫别人一波不行,但那首领帐篷里面已经有很多的魔量了啊,也没必要在冒这么大的风险。

    我停下来想看看结果,这白虎也在我旁边停了下来,抬头朝着心纯咬去,当然也不是真咬,只是跟她闹着玩,毕竟这白虎出生应该还没有一随,这贪玩的属性和心纯都有的一拼了,而这俩家伙遇到了一块,这生活中也不在那么的无聊。

    几个女人进去了之后没一会的时间,这也听到了帐篷里面起了声响,大喊大叫的样子也分不清是其它魔人还是这里的那些魔巨人。

    一会的时间,帐篷撕裂,一个身影从帐篷里面想我这边狠狠地飞了过来,本想一巴掌拍碎这个东西,但这离近了一看之后发现是刚才进去的那些女子当中的一个。

    木属性的气息在手里运转,一小堆的木藤树叶也是出现在在了我的手上,在她飞过来的时候也是直接给她一把的抓住,有没这点的准备的话,她这要么狠狠地摔到后面生死不明,要不我这用手接住她,但这力道使他的身子再撞击到我的手上,没准还是会给她弄个粉碎。

    伸手接住了她的身子也是直接给她放下,松开了手之后这魔族女人也是直接跪在了地上狠狠地吐了两口的血迹。

    接住她的那一刹那,她身子里面的内脏已经被真碎了许多,不过这丫头也真的是不怎么怕死,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也捂着肚子再次朝着那帐篷里面走去。

    看着她的那样子,救了她一命也不说声谢谢什么的,“喂,到时候再飞出来我可不会再接你了”,我的话语传出,她只停顿了一下身子,半转过头张阵着嘴跟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又走进了那个帐篷。

    看着她那样子我也是摇了摇头,拖着这样的身子进去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心纯,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取就来”,说完了之后我也是朝着那帐篷走了进去。

    也没奔着回报的目的进去,我次的伸手没准可是能成为改变她们一生的命运,就像是枭凌一样,而且这里的人多多少少我都有些看不习惯,灭了也就灭了吧。

    走到了帐篷里面之后也是见到了这里面的场面,女性,很多的女性,都是其它魔族的女性,只不过现在的她们都没有自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