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颗鲜红,还在跳动的心脏,微微一用力也直接捏的粉碎,拍了拍手朝着这里面的女人走了过去,她们经常在这里,那么人和虎被带到了哪里他们肯定也是知道的。(书=-屋*0小-}说-+网)

    这还没走几步,突然的感觉到身子后面有一股剧烈的风声,转身就伸出双手挡在了身子前面,不过这一股的巨力还是直接给我打了出去,撞碎了这四周的布匹也是直接飞到了外面。

    活动了手臂,着一下也是直接给我打得手臂生疼,虽然说没来的时候急用土属性气息去覆盖,当给我造成了这样的伤痛,这力量也真的是不简单。

    一个巨大的身子在哪帐篷上撕碎了一个大洞也是朝着我飞了过来,此时他的身上也覆盖起了一身的紫色铠甲,这铠甲看起来可是比那些巨人的铠甲坚硬多了,这就剩下来两颗眼睛露在了外面。

    挥舞着双手就跑着朝我奔了过来,看着他这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我不弄出点东西看来也真的是不那么好应付。

    魔气种子里面的魔气也是在大幅度的运转,渐渐的身子外面也覆盖了一层红黑色的铠甲,双拳,双脚,脑袋上的位置上也都覆盖了一层土属性的气息,火属性的气息也是燃烧在自己的身子铠甲外面,现在的我看起来这武装的比他还要猛。

    一股剧烈的撞击我们两个也会撞到了一起,火焰的温度虽然很高,但是如果我的威力不是比他大很多的话,这火焰也是对他的铠甲造成不了多少的伤害,一场的肉搏战就这样的开始了。

    我们的拳头力量不断的撞击,他的力量强大,我的这一身力量也不是吃素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这铠甲碎开了一个小口子,但并没有多大的伤害他给我了一拳,我这盔甲上也是产生了波动,但还并没有坏。

    他现在的这样子比刚开始我遇到他的时候奇怪了很多,这族的力量再过的强大,要凭空靠魔气凝聚出一个心脏,这也是非常非常难得,想想我弄出心脏的时候都还有原来的肉块,花了一段的时间才弄出来的,但那原来的功能还得慢慢恢复他这倒好,直接变成和原来没有什么样的区别,反而还要比刚才强大了很多。

    要是时间足够的话,我还真的想跟他好好的打上一场,但现在这时间上明显不允许这么做,我先在也不知道心纯怎么样了,也许晚一步,那么一切都完了。

    再次跟着他撞击到的时候,木属性的气息也是直接从我的拳头上面长了出来一个足有一米长的尖刺直接刺穿了他的手掌,硬直刺近了他的脖子里面。

    这前一次的心脏被我捏碎他还没有死,反而更加的精神,但现在这一下也是丝毫怼他没有任何的影响,他的拳头捏在了我的拳头上面,抓着我的拳头就一头磕在了我的脑袋上前,这剧烈的撞击直接把我们两方的盔甲都撞碎了,但我的脑袋上面还覆盖土属性的气息,这一下我没多大事,他的脑袋却鲜血直流。

    这一下不算完,他的脑袋还在继续的撞击着,我除了受到一些的震荡之外没有任何事,但他脑袋上的骨头都破碎露了出来,还在一直的撞。

    看着他的样子也是觉得很是的奇怪,木属性的气息在脑袋上面运转,一排排的尖刺也是直接长了出来,他每磕一下,脑袋上都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但看他的样子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他抓住了我的一只手,我的另一只手还在好好的,土属性的气息覆盖的拳头,一拳一拳直击他的胸口下巴,打得鲜血直流,打得骨头破碎,但他就像是傻了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一根根的木属性尖刺在手掌中凝聚,一根根巨大的尖刺被我插到了他的身子里面,即使身子被刺穿还没多大的反应。

    几根尖刺插到了他的腿上,双脚一用力直接踩碎了他的双腿,左手直接打碎了他的右手,拍着他的身子直接给他打到了地上。

    他现在的这样子简直是没有丝毫的感觉,没有丝毫的意识,说是疯了也没任何的区别,一根根的尖刺给他订在了地上,他还在不断的呲着牙挣扎着。

    看看他的眼中完全都变成了白色,没有一点的黑色,这样能力增强了很多,但自己也算是完全的完了,但要是不变成这样子,也许被我捏碎了心脏的那一刹那就死了吧。

    一拳打进了他的胸口,水属性的黑色液体被我注入到了他的身子里面,他也是有了些许的反应,嗷嗷嗷的直叫。

    火属性在他的身子里面凝聚,慢慢的也是开始燃烧着他的身子内部,这外面有魔气的阻挡,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但这内部就要软弱的多了,燃烧起来也没多少的阻挡。

    一会的时间,这具的尸体也是被直接燃烧了个干净,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但都被烧成灰了,这下总没办法再起来了吧。

    冲到了这帐篷中,问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这些人女人都收普通的魔族,我说的她们也都能听清楚,询问玩了完了之后我也是朝着一个帐篷跑了过去。

    风风火火的感到了这里之后,撩开了帐篷也是看到了心纯,此时的心纯并没有多大的事,身上的衣服还是完好无损的,但是哪一个光了半个身子的年轻人到是死在了床上,整个的人都被分成了两半。

    看到现在这么模样,我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什么逗比他安然无事要好的多了,她见到了我之后也是光着脚丫直接朝我扑了过来,我也瘦伸手直接把她给保住。

    摸了摸她的银白色长发,“怎么样,有没有受委屈”,听到我的话,也是抬起了小脸冲着我摇了摇头,然后也是把小脸有埋在了我的胸口,不断地蹭了起来。

    这心纯没事了,也是要去寻找那白虎了,抱着心纯也是直接走出了这个帐篷,那个人我不担心他再起来,身子都断成了两半,还怎么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