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时间感觉很是漫长,但在时间上过得时间应该并没有多少,我的这一副肉身也是终于被修复完成了。(书屋 shu05.com)

    现在的魂魄终于是有了容身之所,这感觉也是说不出来的爽,身子里面的控制都能慢慢控制,但这要控制这离开了好几天时间的身子还是需要适应适应的。

    身子的大概虽然都完成了,但那些小的地方还是需要慢慢修复的,血管,内脏,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还是需要慢慢修复,而且还需要时间去恢复魔气,毕竟没了魔气那么一切都没了。

    我先在就这样的躺在这里,魂魄刚刚回归到身子里面还无法控制胳膊丶腿什么的,这还是都需要时间去适应。

    现在的这幅皮包骨的状态,虽然说还是很难受,但是不用再承受那么大的伤害,即使感觉不对一些,其它的感觉还都是很好的。

    慢慢的这魂魄也是都适应了这幅新的身子,微微动一动手指也是能动起来,不过我的身子上面都是血肉,虽然压不死我,但这一直被压着还是有些难受的。

    躺在这下面什么也看不到,一边恢复着自己的身子一点还要习惯自己身子的控制,脑袋里面的那跟心纯连着的线还是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想想那个男的走时候所说的那些话,等我好了之后不管怎么样都要去打死他,如果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那么就把他的魂魄从身子里面剥出来,让他试试我的黑水威力,如果他还没做的话,就给他个痛快吧。

    本以为这样好好的修复好再上去收拾他们,不过现在的们也都是不知道怎么想的,上面的那一根巨大的石棍也都是又再次的动弹了,一股强大的风声也是朝着我迅速逼来,根本不给我任何反应的机会就冲破了这一堆的血肉打在了我得脸上。

    顶着我的身子也睡再次的朝着地第下面砸去,瞬间的我的身子也是再次往下深入,土石也是被溅得和血块融合在一起了。

    这股的力道说真的,真的是不小,要不是我迅速的运用了那刚刚吸入的土属性的气息话,也许我这辛辛苦苦被重铸好的身子就又被这东西所咋坏了。

    看着自己的皮肤,上面都不像是原来的肤色,变成了和这旁边的那些石头差不多的颜色也显得有些呈现青色的状态。

    看着这新吸收进来的土属性气息还是很满意的,那石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石头,竟然可以这么的坚硬,想想到时候有了这东西的话,自己身子的坚硬程度不知大了几倍,话说这一根巨大的石棍顶着我第五双手在一直顶在我的脸上也是好难受的好不好,你还不赶快再收上去啊。

    这样等了一会,这巨大的东西也是被拉了上去,虽然说这土属性的气息救了我一命,但这也是大量的消耗了我这还没储存多少的默契。

    趁着现在的这个机会,微微起身也是朝着这一旁边的地方爬着,他们这打的地方都是这东西正中间的地方,这下面还算是听开阔的,这一根几米宽的石棍站了中间的位置外,这旁边里中间石棍所能触及到的抵挡还有着不到半米的位置,那巨人一组的人到这里这半米起不了什么作用,但对我来说我是够了。

    这石棍上去了之后也是又再次的咋了下来,这就算没咋到了我,这震出来的波浪和石头还都是震得我身子生疼,不过这总比刚才要好很多。

    这石棍朝着洗面咋下,我现在的位置也随着这东西正在往下面下降,毕竟这么大的力量砸在了这土石的地上面,这地面还是不那么好承受的。

    一直的砸啊砸啊,这落下去一定的高度的时候也是再也砸不下去,毕竟这越砸越坚实,虽然说这下降的力量越来越大,但这还有顶头的。

    着地面不再落下,也不用再承受石头的打击,虽然震动的力量还是会影响到我,但这都没多大事了野兽终于可以好好的恢复魔气了。

    这样的时间,大概是过了六七个小时的时间,现在的身子几乎都是已经完成了,就差这新鲜的血液了,在这一方面魔气和木属性的气息都帮不上多大的忙,必须得慢慢的恢复,但是这时间上却不允许我再次等下去,因为等的时间越长,心纯那妮子就可能受到伤害,虽然说她是个武器,但它和普通的女孩没什么区别,头发是软的,身子是软的,总之和人类没区别,如果她要是遭受到了屈辱,那么后果是我不敢想象的。

    当那落下来的石棍再次的声上去的时候,我也是直接的爬了上去,现在这身子上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也就说我现在的身子并没有那两样骨头插接时候的方案,但却并不知道现在的骨头是我的那副魔气铸造的骨头还是我的那副血脉骨头,虽然说这外貌和原来一样,但这里面却还并不知道。

    这慢慢的往上升,我好像还是落了一样的东西,伸手朝着这肉队里面一深,木属性的气息从手指间窜过到了这肉堆的地面,一会间一个染着鲜血的袋子也是回到了我第五手上,摸了摸也是把他挂在腰上。

    这习惯性的一挂,却忘了我先在连一件的衣服都没有,伸手进到里面摸了摸,一件衣服被我摸出来穿在了身上,虽然说上面都是血迹,但总比关着要好吧。

    我现在的身子可以说的上是我最瘦的时候,皮包骨,想想也就知道了,就算皮肤和肉都修复好了,但是没有多少血液的运转,那么一切都是空谈。

    身子随着这东西妈妈的往上面声这,这快到了上面的时候,也是有人发现了我,转头就跟着别人说了我的存在,不过因为这话语听不听,我也不知道他再说什么,不过也没什么必要,这些人反正都是要死在这里的我这些天受到的苦,可都是拜这些家伙所赐啊,仇要抱这些人也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