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有了感觉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是睁开眼睛,而是貌似是以一个魂魄的样子出现了,像转头看看自己的身子但是根本转不起来,现在的这样子存在也很是的奇怪。

    我的身子已经被压的扁的不能再扁,已经是都是血肉模糊的不行,简直都是要这四周的肉酱和为一体了。

    我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我的身子已经成了肉饼,然后我的魂魄却没事,我先在是以魂魄的方式存活,不过现在的视野也就是只有一些,但是这身上的疼痛却是连接着我的身子,挡我这刚有了些许的感觉之后,身子上面顿时间承受一股剧痛,比刚才那石棍压下来的疼痛还要疼得上百倍之多。

    我张着嘴不断地大叫着,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声音,这个的样子也许就是刚才那个人给我吃进去的那怪物黑色的东子所造成的样子的吧。

    如果说魂魄要是承受到我现在所感觉到的那些疼痛的话,那么我的魂魄早就已经变得魂飞魄散了,而现在我感到不停的丶无休无止的疼痛,但我却还没有魂飞魄散,它给我吃的那个东西未免是太过的强大了吧。

    这一天的时间就这样的过去,不过这想想也知道这应该还只是噩梦的开始,把我保存到这样的一个状态,肯定是不会那么容易的放过我了。

    这这样浑身不断承受的痛苦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清晨,这本来是一个呼吸新鲜空气,朝气满满的一天正是开始的时候,但对我来说却是迎来无休止苦难的时候。

    我的身子上面的那一根巨大的石棍也是再次带我有了动作,直接瞬间的朝着我压了下来,再一次的巨大了力量冲击到了我的身子上面,我现在的这魂魄也是直接感受到了比昨天还要疼得多的多的疼痛,真的是要比粉身碎骨还要厉害的多。

    魂魄可是人最为重要的东西,往大了说这可是人的第二条性命,这魂魄是个好东西,但也是自以为脆弱的东西,如果是实力很为强大的强者,那么魂魄也不一定会差了,但魂魄在增强的同时,还是身子上最脆弱的东西。

    到了那种的实力,不管是内脏身子,甚至是汗毛什么的,都是强大无比的存在,在所有东西提升的同时,这魂魄还是自己最脆弱的东西而我现在受到的伤害,不是来自于身子上面,而是直接冲击到魂魄上面的。

    这样的时间还没持续一会,这一根的石棍就被又提了上去,还没等我喘口气带我时间,再一次的就直接落了下来,这同样的疼痛又是再一次的承受。

    有些的疼痛是可以适应的,但这来自于魂魄上面的伤害却是根本无法忍受的,一遍又一遍,那巨石不断带我捶打到我的身子上面,这疼痛却是直击到我的魂魄上面的。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让我想起了原来一句话,不管是再苦在累的活着,总比死了要好,但这句的话在我现在看来简直就是狗屁不如,如果要我现在能死,我肯定是立刻就选择去死,根本是不带一点点的犹豫的。

    有的人有的时候活着,真是要比死了还要难受千百万倍,不然的话谁会选择去自杀呢,因为遇到的苦难真是是自己无法去解决,承受无法去承受的痛苦,这样才会去选择这去死一类的东西。

    不管是什么东西的生命都很是软弱的,就算是那最为强大的强者生命也是一样,让同样实力热强者重击几下也是会死的。

    脆弱的生命一旦变得不再脆弱,像是我现在的这样子,那么这后果根本是无法想象的,这巨大的疼痛都不止是疼痛,疼痛到了极点就是另一种的感觉,无法形容出来的感觉。

    这样的伤痛持续了几天的时间,这几天的时间里面我也是发现了一些的东西,我的这感觉是跟我的身子相连的,这也就说我现在还是跟我的身子有关系的。

    找了找那异样的感觉,微微的控制控制,发现我前几天的时候弄出去的那个靠在这最旁边的木藤还是可以任由我控制着,妈的那个人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控制着这木藤看看旁边的风袋,这袋子是软的,又不用承受着中间巨大的伤害还没什么事情的要是把这风袋放在中间,那么这风袋就算再软也是会被砸的粉碎的,而袋子一碎,那么里面的那些东西也就都别想好过了。

    除去两个最重要的香袋,我的那黑色的镯子也早早的就被我放到了里面,那风袋都没事,那么那个蓝纱的女子也就应该是没什么事了,现在的我也没想要她来救我,毕竟她的存在也应该就是一个魂魄,不过比较强大,她的处境都比我好不了多少还三番两次的救我,我那还敢再祈求着什么东西。

    没日没夜的承受着伤害,这疼痛的感觉也是有了让我这魂魄快要碎裂的感觉,现在的这魂魄也是有一定的承受伤害极限的,因为有一次剧烈的伤害我都感觉到我的魂魄都是有了要破碎的样子,不过却并没有,而一会也是又变成了原样,看来真的是要把我活活折磨死啊。

    我现在多跟心纯连着的那条线也似乎是消失了一样,也感觉不到心纯现在到底是怎么样了也无法去与她沟通,反过来也是一样的,她也沟通不到我。

    天黑了,这疼痛的感觉还是并没有离去,这一天的二十四个小时里面,也就只有最多一个时辰的时间,这不断的疼痛才会消失一会。

    映入眼帘的石美丽的夜空不得不说的是这魔族的夜空也还是很好看的,很清净,很透彻,发光的星星也都是很明亮,但通过这明亮我也是从旁边感觉到了这周围似乎也还是有着一些发着亮光的东西。

    我现在的这样子只有这一块朝着天上看去的视野,这想要往旁边转转都是梦不可及的,为什么能发先这亮光的东西,是因为我的那木属性气息弄出去的木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