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身子上的痛苦,再看着那打飞了白虎的那个人,身子里面的木属性气息大幅度的运作,一根的小尖刺在捏着我的掌缝中窜了出去,直接刺穿了那个打飞白虎人的脑袋,不过因为这我的身子是被攥的更紧了,体内带我骨头都在滋滋作响。

    这个人一直用力的捏着我的身子,我这以体内的火属性和水属性的气息都无法好好控制,这木属性的气息虽然能用,但这一直捏着我的身子也是给他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凝聚出来的尖刺还没多大就被他那发着巨力的手给挡住了。

    想想我们这后面可是悬崖啊,那么高的悬崖难道说他们都是爬上来的吗,不过看这块头要爬上来真不怎么难。

    心纯见到了我的这样子之后,顿时间也是气氛的不行,那面无表情的小脸上,大眼睛也是比平常变化了很多。

    几个巨人可能也知道他们几个根本不是这心纯的对手,一块在老远处朝着这地上就咋了下去,一道道的裂纹朝着心纯蔓延,不过此时的心纯却是突然的动了,光着脚丫一踏地面,一个银白色的影子也是朝着他们窜了过去,一跃到了空中,双手一挥一转,再次落地的时候还伴随着几颗头颅。

    看着心纯的那样子,不仅仅是这从后面上来的几个人看呆了就连我也是惊的要死,心纯那真的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的多,就说刚才的哪一动作,就犹如是一曲美丽的舞蹈,银白色的花朵旋转飞舞到了地上,红色的血液犹如是衬托一样挥洒成了雨点。

    人不一定长得好看才会使别人心动,这有才能的人总是会无时无刻吸引着周围的人去观看,这心纯长得很是漂亮,但她毕竟是我的武器,但这一幕真带我真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这身上再次的疼痛也是直接把我捏回了现实,身子里面的骨头本来就不怎么结实,在被他这样的用力下,我里面的骨头早就都已经裂开,剧烈的疼痛让我难以忍受,我不能叫,因为我的痛苦会更加影响心纯和那白虎。

    心纯绷着小脸,两手上染着两行的血迹也是朝着我们走了过来,这心纯一步步的走着,就算是这样的饿哦都能感觉的到这身后那些人的恐惧,只有这心纯的话,肯定这些人都会死,但有现在的我这个废物在,心纯却犹豫了。

    这个捏着我的人也是开口不断的威胁着心纯,最终这心纯还是在我们前面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她的小拳头也在紧捏着,但现在我的却做不了任何的事情,这累赘一般的感觉真的,真的很是难受。

    这些人用藤蔓和那些死了的人武器捏造成了一个笼子,把那受了重伤的白虎关了进去,本来心纯也是要一块进去的,但是他们是真的意识到了那心纯的恐怖,只得心纯在这旁边紧紧的跟着,捏着我控制着。

    我们这一路朝着一个方向走着,到了地方的时候却不是一个城堡,而是一个好多个用野兽皮,布匹搭成的一个个很高的房子,虽然说这不是城市,但他们这些人也是算作是这小魔域当中的一个魔域吧。

    这些的人扛上我们之后也是进了他们那应该不应该说是城主,而是一个部落的首领哪里去了,因为这巨大的帐篷也真的比旁边的那些豪华的多了。

    进到了里面之后,顿时间也是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酒池肉林的样子几个穿着很少的,一米七一米八的女子穿的很少在这帐篷的中间在跳着舞,而那个坐在最高的座位上和旁边的稍比他低一些的那个年轻人每个人身边也都有两个女的,相比于他们的身高这些女人的身高就很低了,双手还在她们的身上摸索着虽然他们眼中有着不甘不愿,单身子还要配合着他们放在自己身子上的手。

    我们几个人从这一变也是直接绕道了他们旁边,这几个人半跪说着一些我也听不懂的话语之后,那两个人的眼神才朝着我们这里看了过来。

    这两个人眼神转过来了之后也都是顿时眼睛放光,那个座位最高的男的,首领一类的人吧眼神紧紧的朝着白虎看去,而那个年轻人却是直接把自己的眼神放到了心纯的身上,脸上露出的满是淫色。

    那个首领朝着这个人说了一些东西之后,我们几个也是直接被抬到了这帐篷的中间,而那个几个开始跳着舞的女的都被赶到了一边。

    他们那最里面的两个人也是不断的再叫谈着,随后把带着我们这群人的头领叫过了过去,在旁边的大刚里面弄了桶的魔量也是直接交给他,连番的感谢之后也是把我几个都留在了这里,他们一行人走了出去,不过那头头却留在了这里。

    头头再次和他们交代一些的事情之后,把我再次送到了一个力量更加强横的人手里这才离开,只要有我在,心纯就一直都会被限制住,所以这也是根本不给心纯任何救我的机会。

    现在的这里就剩下我,心纯,白虎还有那两个类似于父子关系的人其它的也就是那来服侍端酒给他们喝的魔族女人了。

    他们一个个人都去看着自己喜欢的,你白虎关在笼子厉害还好说,那朝着心纯走过去的那个人差点被心纯一下给劈成两半,不过尽管是如此他的胸口上还出现了一大道的血痕,本想着这下他会怕,但他却反而对心纯更加的有了兴趣。

    我一个人被捏在这里,看着她们两个受着另一种意义上的侮辱也是让我无可奈何,我现在就是个累赘而已。

    他们看着这一个冲他们不断叫喊的野兽,和一个差点杀了他们的心纯,这两个显得也是没什么办法,那个首领摇了摇脑袋走到了我面前,“你把她们两个都交给我,我放你一条生路如何”,他这次说的并不是那特殊的语言,而是魔族普通的语言。

    我这使劲的扭着身子,也是在无声的说这捏着我的力道有些紧他挥了挥手松开了些我之后,我也是直接一口老血喷了他一脸,不得不说,这样真是感觉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