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傻虎难受的样子,还有着那四周的能量,我可真的不觉他他能完全色吸收掉那么说的能量,而且也得现在的它,一个弄不好还会把它撑得爆掉。

    双手一动上面也是再次浮现了红黑色的能量,控制着体内的能量在不断地运转,这全身上下也都补满了红黑色的能量。

    这颗珠子里面蕴含的能量太过的精纯,现在这傻虎四周都围绕了这些的能量,如果我就平常那样进去的话非得被这些能量所弄伤。

    带着这一身的能领朝着傻虎靠近,尽管我有这一身力量的防护,但是这到了里面,知道触碰到了那傻虎之后,这四周的能量也是在一直摩擦着我身上的那层能量,身上的皮肤也像是在经受着万般的摩擦一样,热得厉害。

    伸出双手直接把手放到了这傻虎的身上,现在唯一的办法也就是把它里面的能量全部都吸收掉,而这吸收的人明显就是我了,它那体内的能量泰太过的精纯和庞大,这都是我见过的算是最多的能量了,看到这这些能量也是根本想象不到那头巨虎强大的时候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

    想着事吸收那魔量的样子也是在吸收这那是白色的精纯能量,这些的能量吸收起来要比那么要♂好多,那魔量是极为精纯的东西,只要学会吸收就会直接进入自己的体内,而这些能量就不行了,不进要尽力的去吸收,还要承受着这能量进入身子里面的疼痛。

    这能量好不容易的吸收进了体内,还要承受着她的破坏,这要把进入身子里面的能量全都化成自己的能量,吸入到体内的那已经被魔气化的灵气种子也是并不容易,而且就算化成了自己的力量,那能量到了自己的魔气种子里面也依然会有着不适应的伤害。

    这不管是外面还是体内都不断的受着伤害,这布满全身上下的伤害也是无法去抵挡,但是要是我坚持不住了非离开这里,那么那头傻虎肯定会活不成,就算之外能量很适合它,但它活着的时间还很短,吸收和承受起来都并不容易。

    “傻虎啊傻虎,你如果到时候再不聪明点的话,非得把你给吃咯”,咧着嘴野兽朝着这傻虎笑着,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是不断的去吸收这四周的能量,这顿时间身子承受的伤害也是增加了数十倍,胸口里面有鲜血在压抑,这外面的皮肤上也背着这能量摩擦的满是鲜血。

    这样的时间不知道是承受了几个时辰,这满身的痛苦都要比那吸收黑水的时候痛苦的太多了,那时候还在想这世上没再有比那还痛苦的东西,可没想到这已经不知事第几次承受比那还强的痛苦了。

    这好几个的时辰过去,如果不是自己的这一身魔族的身子的话,那么我要许早就被那能量所碾压死了那头的傻虎也是已经昏迷了过去,不过就算是这样的它还在无意之中不断地吸收着能量,这一身吸收能量的本事,不知道是多少人类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这时间慢慢的过去,这朝外面看去已经都是黑夜了,这四周的能量雾气也是终于的变得少了一些,不管就算是这样还有很多的能存在。

    体内那魔气种子里面也差不多的适应了这种的痛感,吸收进了魔气种子里面后也感受不到多大的疼痛,不过全身的疲劳却一直袭击着自己的意识,就算身子是魔族的,但是这样的时间久了,还是有些难以承受的住的。

    眼皮在不断地想要放下,这沉重的脑袋都已经好几次磕到了这傻虎的身子上,现在的这样子依然是自己的选择,就算自己喝和这傻虎一块死在了这里也是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上天给的每一次考验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坚持下来就能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反之的话损失一些东西,甚至于生命。

    这身子越来的越坚持不不住,这身上的痛感也是不断的在外面和里面刺激着自己的痛感,眼皮都要睁不开,但也透过了这雾气见到了前面那心纯一脸焦急要朝着自己走过来,这满是能精纯的能量再把她伤到了那么我不得后悔死。

    我这想要告送她别过来,但是我先在连那力气都没有了,但这时的心纯却被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所挡住,因为这武雾气再加上这疲劳的意识也是看不清那个人到底是谁。

    她跟拉着心纯的小手,蹲下来也不知跟心纯说了些什么,心纯也是停住了脚步,看着她的那样子,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心纯能这么的听别的人话。

    那个蓝色衣服的人跟心纯说完了之后,也是转身站起朝着我这里看了过来,随着她的手一挥,一股淡蓝色的能量慢慢朝着我这里浮动了过来,透过了这四周精纯能量的雾气,穿过了我身子外面的一层红黑色的能量来到了我的前面,没有犹豫的直接钻进了我的脑袋中。

    感受到这股的能量,我没机会去反抗,也没有那个能力,不过这能量刚进入到自己的脑袋的时候,就感觉很是的温和,特别特别的舒服,这东西也是没有任何的阻挡直接在我的脑袋中消散,但却没任何的坏处,这温柔的能量反而让我的意识开始慢慢的变得清醒。

    意识开始慢慢的活了过来,疲劳的感觉顿时消散了很多,而身上的疼痛感觉也是边得小了很多,感受着这股的能量,我仿佛想起了一个人,存在于我左手黑色镯子当中的那个人。

    抬头再次朝着前面看去,这次的意识比刚才好了很多透过这雾气也是能看到哪一个人,果然是存在于我的左手镯当中的那个女人!

    现在的我只能模糊的看到她的背影,因为现在的她领着心纯朝着我所制造的那个木屋当中走去,这一次的机会又是这样的错过,这救我很多次的女人体,我却连她的面貌都没好好的见到过一次,不断地错过错过,虽然很是心痛,但是这可能还是时机未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