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的时间,也是抱着枭凌再次到了正门的前面,那些的士兵都还在那里守着,见到我回来了之后也是直接打开了门,而一开门便见到了枭沥她们几个。

    她们见到了我之后也是都围了上来,“有结果了吗”,我点了点头,“用幼兽的血给她浸泡十天的时间,应该就会没事了”,说完我也是把枭凌地递到了枭沥的手上便转身朝着住处走去。

    来到了住处也是直接的见到一个黑影朝我扑了过来,一把挡住了它的脸,也是直接给它挡在了地上,翻身直接上了床,那傻虎也是直接跳到了床上蜷缩在了我的一边,辛亏这床够大,要不非得给我挤下去。

    这傻虎躺在一边,一股的光亮心纯也是钻到了我的另一边,紧紧的抱着我,看着着着外面的景色也是看的出神,我这也算不算是左拥右抱啊。

    四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真的太短,要是以我估计,要是够打败那个家伙的时间,我一直不断哦努力起码也得好几年的时间,这直接给我定了个四个月的时间,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不对,不是要我的老命,而是要枭沥她们的,这一招可算是真的把我逼上了绝路了啊。

    如果说我四个月的时间到了,没打败它,它把我杀了我起码没太多的遗憾,但是我打不过她,而是要杀了枭沥枭凛她们,你说她们招谁惹谁了啊,在这无意之性命就被别人所掌握了。

    看了看自己这右手,上面都是由那红黑色相撞击的能量所组成的,这一副的身子给了我强大的实力,和坚不可破的防御力,但这也是把我改成了现在的这样子,魔族。

    我的全身都被这红黑色的能量所重铸过,这把我身上的那流淌的龙家血脉都所打掉了,虽然说我表面上,上面还都是人的身躯,但这就算是好的地方也都被那魔族的力量重铸。

    从风袋里面掏了掏,一个小袋子也是被我从中拿了出来,这一个袋子里面装的便是我那重铸的时候所留下来的骨头,来自于龙家的血脉。

    这些破碎不堪的骨头,里面蕴含的可是龙家极为强大的血脉,而且我后来又吞噬了那七彩凤凰的血液,使这血脉便得更加的具有力量,我现在如果真的要有很快提升力量的方式,我就只能把眼光放在这些骨头上面。

    要是人类的话,这把自己的骨头换成其它的骨头很难很难,但是这如果是魔族的体质这应该就会变得简单了很多,想像上次那换骨头的时候,还是那十二纹龙和那七彩凤凰一块帮我换的,有它们两个这难度降低了太多太多了,一切都给准备好了,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本去接受了,这次要我肚子给自己换骨头,这想想就疼得厉害。

    这一夜的时间慢慢过去,这到了早晨我也是收拾收拾了东西,去找枭沥她们,可能是这一夜间都没怎么睡吧,这天还是才刚刚朦胧亮的样子。

    伸手敲了敲枭沥她们那屋子的们,看着没有反应我也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这一进去倒好,这枭凛和枭沥还没起床,那枭凛剩了内衣还在床上睡觉,而那枭沥也是正在穿着衣服,我朝她们那边看去,枭沥也是看着我,她穿完了衣服也是走到了我的前面,“怎么,龙大少爷这还要来晨袭啊”。

    枭沥此时的衣服也是没有完全穿好,这衣服打在身上还是能若隐若现的看到她的身材,提了提鼻子,“枭沥我有话要跟你说”。

    跟枭沥走了出来,也是顺手把她们屋子的们给关了上,“枭沥,我可能要出去一些时日”,枭沥听到了之后也是收起了脸上的松散,“多上时间”,“四个月”。

    听到了我说的话,也不知枭沥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只能看到她脸上严肃的表情,“龙毅,你的秘密很多,我们也没有过问也没去过问,但是什么事情都别只想着自己去解决可以吗,我们现在有这么多的人,现在也没到那个真的要你肚独自去承担的地步”。

    听着枭沥说话的同时也是在看着她,讲真的,我龙毅何德何能能让那么多优秀的女人能在我的身边啊,越是看到她的样子,也就越是不想让那个怪物所说的话成真,也就越不想看到枭沥她们阴我而死。

    “这次的事情还真的要我独自去承担,枭沥我很对不起你们,因为我的一些事情,你们的生死可能都不再由你们掌握.”接下来我也是把我从开始越到那个怪物,都到这前一天晚上带着枭凌再去的事情都给她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因为我认为枭沥她们有资格知道这些事情。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真的对不起瞒了你们那么长的时间,这四个月的时间我可能说的有些短了,这四个月的时间一过,如果我到时候没有回来,你们就走,走的越远越好,帮我也告送枭凛她们,说我龙毅对不起她们”,说完了之后伸手抱了一下枭沥,我也是转头朝着城堡下面走去。

    我这还没走两步,这眼前就突然看到一个身影闪了过来,在我这愣神的功夫也是直接给我脸上来了一巴掌,这一巴掌的力道差点都给我抽飞了出去。

    “龙毅,你该死!我们这些人的性命是你说想掌管就能掌管的吗,是你一个人说背负就能背负的吗,我们姐妹能有如今不都是因为你的出现吗,如果不是你,我们姐妹在哪场战斗中也许就被人所伤害了,枭凌也是如果没有你也就不会有回来的这一切,枭凌就算不会死在那场战斗,也会当一个随时会丢掉性命的魔人,如果没有你就都没有这一切”。

    说着枭沥也是又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这一下给我抽的简直是七荤八素,刚才那一巴掌还没怎么反应,这就又来了一巴掌,我这是找谁惹谁了,不过眼瞎这情况这没几个人能够忍受,命都不被自己所保管,这生气到这程度也是在所难免。